刚刚更新: 〔我有锦鲤加持〕〔云城保帝建筑工地〕〔我叫唐幺幺〕〔时代狂流〕〔我从来都不主动〕〔时空斗甲行〕〔妖女哪里逃〕〔我给时空打补丁〕〔冷艳总裁的超级狂〕〔王爷,王妃又去打〕〔我的白富美老婆〕〔贞观憨婿〕〔万世最强帝尊〕〔黎玖〕〔足球符咒系统〕〔替嫁医妃是大佬〕〔穿成暴君的和亲小〕〔末世时代开启〕〔至尊龙帝牧童听竹〕〔重生归来之蔓蔓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02章 有利可图
    江清柠一回家门就见到了如此其乐融融的画面,沈娉霜仿佛一夕之间真的变了一个人,那喜笑颜颜的样子,让她险些以为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

    “清柠,快来尝尝,娉霜这手艺不减当年啊。”沈老爷子看着对方,欣慰的点了点头,“只要你回来,我们还是一家人。”

    沈娉霜咬了咬唇,连连点头,“大哥,我以前不懂事,让你伤透了心,我以后一定好好改过自新,乔治这种男人,不值得我为了他放弃一切。”

    “你能看明白,真的是太好了,曾经我就劝过你,别图男人的一时好,否则等哪一天他们对你不好了,你就一无所有了。”

    “我知道了,大哥,我都知道了。”沈娉霜早已是泪流满面,“我以后一定规行矩步好好的做人。”

    “好了,坐下来吃饭吧。”沈老爷子喝了一口汤,连连称赞道:“就是这味道,大哥可是好些年没有尝到了。”

    “那你就多喝点,清柠也喝一点。”沈娉霜盛了两碗汤,放在二人面前。

    江清柠坐在席上,瞧着忙前忙后几乎是连口水都来不及喝的女人,心里隐隐约约就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但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伤心到一定境界,人就魔怔了,甚至还会间歇性的忘记那些刻骨铭心的伤痛事,突然间变了一个人!

    沈娉霜殷勤的又是剥虾又是夹菜,真真把老爷子哄的连嘴都合不拢了,一顿饭下来,笑得都快脸抽筋了。

    江清柠简单的吃了两口,便提着打包好的饭菜出了门。

    “叩叩叩。”她刚坐上车,就听见了有人在敲窗户。

    沈娉霜将保温盒递给她,“这里面有我做的蛋糕,我听大哥说过了,你现在怀着身子,有很多东西忌口,我今天饭菜口味也比较重,你肯定没怎么吃饱,路上饿了,吃点蛋糕。”

    江清柠被对方那火热的态度弄得也不好拒绝,小心翼翼的把盒子拿进了车里,“谢谢。”

    “甭跟我客气,我们是一家人,路上注意安全。”

    江清柠透过后视镜看了看还在对着车子挥手的女人,不可抑制的打了一个寒噤,越想越是后背发凉。

    她是伪装的,还是真心的?

    医院里,沈烽霖吃着饭菜,一语中的,“家里换厨子了?”

    江清柠倒上一杯水,呡了一口,“是你家姑奶奶做的。”

    沈烽霖看向那精心摆盘的食物,放下碗筷,“有几分图谋不轨的味道在里面。”

    “三哥也觉得很奇怪?”

    “人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前后大相径庭,除非是有利可图,她才不得不学会趋炎附势。”

    “你的言外之意是她故意接近沈家的?”

    “我也说不出来她这么做是什么心思,但黄鼠狼给鸡拜年,从来不安好心,以后离她远一点。”沈烽霖将饭菜一一合上。

    江清柠忙道:“怎么不吃了?”

    “她送来的食物,你以后也别吃。”沈烽霖尽数丢进了垃圾桶。

    江清柠掩嘴笑道:“三哥你这样也太谨小慎微了,她也不可能愚蠢到在饭菜里下毒。”

    “防人之心不可无,更何况她这突然阴云转晴,着实是让我不得不防。”沈烽霖握上她的双手,“特别是现在,你身体不方便,我更要谨慎一些。”

    “那我让秦妈给你做一点送来?”江清柠准备打电话。

    “好久也没有见到小宝了,让她一起带过来。”

    “孩子太吵,会打扰你养病。”

    “没事。”

    月上中天,夜风吹过,乌云滚滚。

    宁静的宅子里,突然传来开门声。

    江清河一如往常的靠着床垫休息着,在听见玄关处传来的声音之后,直接关了屋内的灯光。

    程易瞧着屋内的一抹光亮瞬间暗沉下来,扯下领带,径直朝着卧房走去。

    江清河躺在床上,心里默默的数着数,越来越近了,咯吱一声,门开了。

    程易啪的一声将房中的灯光全部点亮。

    江清河斜睨了他一眼,随后更是视若无睹般翻过身,以背示人。

    程易刻意的走到她面前,“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在欲擒故纵。”

    江清河轻扬着嘴角,“程先生既然知道我心里的算盘,又为何要跳进来?难不成你还想着告诉我,你这是在将计就计,让我自己原形毕露?”

    程易眯了眯眼,“你这副清高的样子,真是让我恶心极了。”

    “不见便不会厌了,程先生早点休息吧。”江清河又翻过身,再次背对着对方。

    程易脱下外套丢在了一旁,“这里是我家,我想在什么地方睡觉就在什么地方睡觉,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言罢,他直接躺下。

    江清河轻笑一声,很明白很直接的在嘲笑着对方的幼稚行为。

    程易关上灯光,“你睡过去一点。”

    江清河不为所动,“你自己过去。”

    “这里是我家。”

    “我是你名义上的妻子,这里也就是我的家,我想怎么睡就怎么睡,你看不惯,自己找地方睡。”江清柠卷过被子,没给对方留一个角。

    程易皱了皱眉,这个女人是故意跟自己对着干对习惯了吗?

    江清河突然笑了起来。

    程易咬了咬牙,“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控制不住,想笑而已。”

    程易翻身爬起,目光灼灼的看着身旁把自己卷成春卷的女人,一把粗鲁野蛮的将被子掀开。

    江清河从被中滚了出来,她依旧穿着那薄如蝉翼的睡衣,哪怕是昏暗的空间里,也是掩藏不住她那曼妙而性感的身材。

    程易抓住了她的手,强势的将她压在了床上,四目相接。

    黑暗里,她的眼瞳像是镶嵌了宝石,盈盈泛光。

    江清河故意挑衅道:“怎么?程先生难不成还想对我动私刑?”

    程易轻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故意在激我,你这点小伎俩,还入不了我的眼。”

    江清河笑的梨涡浅浅,“那程先生又何必动怒,大家都是互相利用互相牵制,谁也不是无辜的人。”

    “可惜了,你成功了,你让我生气了。”程易倾身而下,一口咬住了对方的耳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