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最强搬运工〕〔斗罗之失恋就能变〕〔总裁爹地超给力萌〕〔萌宝独一:霸道爹〕〔傲娇爹地找上门〕〔仙道圣尊〕〔天才萌宝傲娇妻〕〔王者战神江南〕〔嫁给黑心王爷做药〕〔女神的上门狂婿〕〔武道神帝〕〔第一名媛凌霄盛莞〕〔盛莞莞慕斯〕〔第一名媛奈何娇妻〕〔第一名媛:奈何娇〕〔盛莞莞凌霄〕〔开局一条小舢板〕〔极品佞臣〕〔文娱泥石流〕〔从火影开始做幕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08章 问遗嘱
    赵勤然没有再说什么,就这么目不转睛的望着对方那莫名有些朦胧的背影,或许这只是他心里的一些期许,明知是自欺欺人,还依旧自我欺瞒着。

    “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吧。”沈烽霖转身,抬步上了台阶。

    赵勤然跟在他身后,话到嘴边,又被迫咽了回去。

    沈烽霖看出了他的欲言又止,开口道:“你还想说什么?”

    “老爷子的情况真的很不好吗?”赵勤然面色严肃,少了往日的玩世不恭,倏地凝重起来。

    沈烽霖按了按电梯键,“能不能醒,只能等。”

    “他真的只是失足从楼上摔了下来?”赵勤然有些不相信,这好端端的一个人,也没有老眼昏花,怎么会出现这种意外?

    沈烽霖看着正在下降的电梯数字,“你觉得呢?”

    赵勤然不敢说,但又不吐不快,“你家那位姑奶奶嫌疑太大了。”

    “家里的监控,她离老爷子至少有五米距离,她很完美的避开了嫌疑。”

    赵勤然诧异道:“所以说不是她做的?”

    “连你都在怀疑,你认为我不会怀疑吗?”

    电梯敞开,沈烽霖踏步而进。

    赵勤然站在外面,一知半解道:“你现下就打算按兵不动?”

    沈烽霖微不可察般点了点头,随后按了一个数字,电梯渐渐合上了。

    江清柠趴在床头处,昏昏欲睡,却又强提着意识,时不时的留意一下紧闭的房门。

    下一刻,房门当真敞开了。

    江清柠立马如同被泼了鸡血瞬间清醒过来,她嘴角轻扬,带着一丝温婉的微笑双目一眨不眨的看着进入视线的男人。

    沈烽霖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小脸蛋,“怎么还没睡?”

    “等你。”江清柠抱着他的腰,依偎在他怀里,“这么晚了,累不累?”

    “睡吧。”

    沈烽霖躺在床头,夜色很深,周围很静,怀里的小丫头已经浅浅入眠,而他却是辗转反侧。

    江清柠听见了声音,睡意惺忪的睁开眼,“三哥?”

    “嗯,睡吧。”沈烽霖搂着她。

    “你还没有睡?”江清柠坐起身,担忧的抚摸着他的眉眼,“是睡不着吗?”

    沈烽霖向来给人的感觉是哪怕天塌了,他都会面不改色,而如今,他却满眼忧愁,像极了误入死胡同的小童,找不到出路,又寻不到退路,茫然,无措。

    江清柠握上他的手,这才发现他手心都是汗。

    沈烽霖低着头,声音竟是有些哽咽,“柠柠,现在该怎么办?”

    江清柠疑惑道:“三哥,你怎么了?什么该怎么办?你是在担心老爷子吗?”

    “我好像突然间懦弱了。”

    “不会的,没事的,你不要想那么多。”

    “沈家散了,我最不愿意见到的局面,就这么血淋淋的变成了现实。”

    江清柠抱着他的头,安抚着,“没有散,沈家怎么会散?都是外界胡说八道的,我相信大爷和二爷不会做这些事的。”

    “秦律师告诉我,今早大哥二哥都去见了他。”

    江清柠瞠目,“见他做什么?”

    “遗嘱。”

    “……”

    沈烽霖疲惫的摇了摇头,“爸还没有死,他们就迫不及待的去问了遗嘱。”

    “会不会是误会?”

    沈烽霖陷入了迷惘,愣愣的坐在床边。

    江清柠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三哥,我们应该相信老爷子会撑过来的。”

    翌日,天色阴沉无光。

    江清柠刚走出医院,一辆宾利轿车停在了她身前。

    司机恭敬的打开后座车门,沈一成夫人蒋氏穿着高级貂绒笑逐颜开的走了出来。

    蒋氏道:“弟妹,你这身子也不方便,还是少来医院这种地方,以后爸这边就交给我负责了,你好好养胎。”

    江清柠看着她那虚伪的笑容,直言不讳道:“大嫂你是来医院探望病人的,不是去参加宴会,没有必要穿的这么……这么雍容华贵。”

    “这也算是我最朴素的一件衣服了。”蒋氏将怀里的猫咪放回了车上,“弟妹慢走。”

    江清柠本是不打算再纠缠什么,只是还没有来得及离开,另一辆车子又闯入了视线。

    同样是宾利轿车,沈二乘夫人陈氏穿着中规中矩的长款外套,不施粉黛的从车内走了出来。

    江清柠看着不期而至的两人,这是上赶着来尽孝啊。

    陈氏瞥了一眼不远处光鲜亮丽的贵妇人,啧啧嘴,“大嫂,你这身行头可真耀眼啊,怕是不了解情况的人,还以为你是不是从某个高级宴会上抽空赶来的。”

    “弟妹可真会开玩笑,你手指头上那些珠宝,可顶我这全身上下十套行装了。”蒋氏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

    “我这就算再高调在旁人眼里也看不出什么奢华,可比不上嫂子那毫不掩饰的贵妇气息。”

    江清柠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好不热闹,也没有想过引起他们的注意,默默的转身打算离开了。

    “三弟妹,一大早就在医院,估计是彻夜未归吧,这孝心可真是感天动地。”陈氏将目光投掷到一声不吭的江清柠身上,忽然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江清柠听着她那尖锐的笑声,头皮都在发麻,这女人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蒋氏道:“你笑什么?”

    陈氏掩嘴,满眼的嘲讽之意,无处掩藏,她道:“我就是觉得缘分这种东西可真是太玄乎了,嫂子和弟妹,差一点就成了婆媳关系,现在平起平坐,成妯娌了。”

    蒋氏瞬间沉了脸色,“你这是还嫌我们沈家的笑话不够,打算锦上添花让大伙再笑笑?”

    “嫂子这是生气了?”

    蒋氏怒目,“我们也没有感情深厚到忘乎所以的聊天,之前无非都是演戏,现在都没有人,也没有必要再虚情假意的互相恶心了,都散了吧。”

    “嫂子这话是打算跟我们撕破脸?”陈氏冷笑道:“爸还没死,你这就想拿出大房的架势耀武扬威了?”

    蒋氏轻哼了一声,“你又何尝不是在跟我拿腔作调。”

    江清柠瞧着一拍两散的两人,心里一阵一阵揪得慌,她似乎明白了三爷口中的散了是什么意思?

    就算大爷二爷不争不抢,这两个嫂子背后的家人,也不会不闻不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林平李静名字〕〔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