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染南辰读天才双〕〔女主宁染男主南辰〕〔南辰〕〔宁染南辰〕〔林辛言宗景灏_〕〔蚀骨前妻太难追林〕〔总裁诱妻成瘾〕〔总裁诱妻成瘾一见〕〔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你是我的风景〕〔穿成小可怜后我被〕〔仙武大帝〕〔重生之宠妾要上天〕〔宗景灏林辛言〕〔农门小厨娘:夫君〕〔重回七零:老公大〕〔我可以点化诸天〕〔嫡女贵嫁〕〔超强狂婿〕〔玄清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14章 老爷子的遗嘱
    “你这话的意思是说你大哥没有本事?”蒋氏嘲笑一声,“你这话可真是敢说啊。”

    江清柠摇头,“我这话虽说难听了一些,但沈氏不是小门小户的小企业,如此大的规模,凭着一腔热血,是管理不好的。”

    蒋氏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瞪着敢跟自己唱反调的小丫头,漠然道:“沈氏元老无数,一个个都是精英,就算大哥本事不如三弟,但手底下有这么多人出谋划策,还怕他管理不善?”

    江清柠莞尔,“这人心隔肚皮,谁也猜不准对方心里在想什么,连亲兄弟都要一一算计,更何况那些无血缘关系的外人。”

    “你这话是在含沙射影说我不念兄弟情?”蒋氏眯了眯眼,“江清柠,我可是好言好语跟你分析,你可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沈家还轮不到你在背后嚼舌根。”

    “我自然明白我是什么身份,我是沈家儿媳,沈三爷的合法妻子。”江清柠同样站起身两两四目相接,“倒是嫂子,你也别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蒋氏沉下脸色,“你又想胡言乱语什么?”

    “你已经嫁给了大哥,便是沈家的人,而非蒋家,蒋家要图什么,你心里很清楚,你这是宁愿帮着外人吞了自己丈夫的一切,也不愿意帮助丈夫和外人撇清关系。”

    “你、你少——”

    “我话可能有点重,也有点多了,大嫂听听便是,别当真了。”江清柠转过身,看向那一桌子的礼盒,“这些东西还劳烦大嫂拿回去,我这个人体虚,虚不胜补,承受不住大嫂的一番好意。”

    “不知好歹。”

    清风习习,吹过湖面,波光粼粼。

    西城事务所,气氛空前的紧张严肃。

    秦律师倍感压力的泡了一壶好茶,正襟危坐在沙发上,甚至都不敢多看一眼对面的男人。

    沈烽霖气定神闲的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言语还算亲和,他道:“秦律师破费了,上好的雨前龙井。”

    秦律师抹了抹额头上的热汗,笑道:“三爷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坐坐?”

    “听说我大哥二哥大嫂二嫂都来过了,我寻思着我身为沈家人,也应该来这里坐坐。”沈烽霖放下茶杯,目光幽幽的落在对方身上。

    秦律师瞬间汗如雨下,他连忙解释道:“大爷二爷确实是来过,但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秦律师是在害怕什么?”沈烽霖见他满额的汗,贴心的递上一张干净的纸巾。

    秦律师双手接过,心里阵阵发虚,抑制不住镇定的颤抖着。

    “你放心,不该问的事我不会过问。”

    秦律师吞了口口水,点头如捣蒜,“三爷您也放心,不该说的话我是一个字都不会透露出去的,老爷子的遗嘱,是在他百年之后才可以公开,现在还不是公开的时候。”

    “我以为秦律师会告诉我。”沈烽霖目光倏地犀利。

    秦律师面上表情一滞,不敢相信傻愣住了,他千想万想当真没有想到沈三爷也是来关心遗嘱内容的。

    沈烽霖见对方一动不动,继续道:“我爸向来一碗水端平,我想遗嘱内容我们三兄弟或多或少都猜测到了。”

    秦律师默默的擦了擦汗,“三爷说得对。”

    “但也保不准我爸喜欢捉弄我们几兄弟,或许他临到头突然改变了,咱们也说不准。”

    秦律师这下子连笑都不敢笑了,仿佛被人掐住了喉咙,他稍稍一动弹,就得当场毙命。

    沈烽霖单翘起一腿,语气不轻不重,不疾不徐,“秦律师这副表情,看来是被我猜中了七八。”

    “三爷可真会开玩笑。”

    “你也别急,我对遗嘱内容,不曾感兴趣。”

    秦律师长吁出一口气。

    “但这东西的存在本身就是多余的。”沈烽霖突然站起身。

    秦律师不敢马虎,一同站了起来,“三爷?”

    “我爸心里想什么,我大概能够猜到一二,但这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相反会是最不妥的。”

    秦律师如鲠在喉,他可能是除了老爷子唯一一个知道遗嘱内容的人了。

    沈烽霖将目光投掷到他身上,眸深如墨,他道:“秦律师是个聪明人,比我们都明白现在的形势不利于什么。”

    “我尊重老爷子的意见。”

    “沈家向来和睦,不应该为了一点利益而兄弟反目。”

    秦律师沉默了片刻,“三爷的言外之意——”

    “我爸从来都是公平的人,一碗水端平,不会亏待了谁。”

    秦律师犹豫片刻,最终还是走到了右侧壁画前,沉默中将藏于画中的保险柜打开,慎重的将老爷子的遗嘱拿了出来。

    沈烽霖将老爷子私章递上,“麻烦秦律师了。”

    秦律师眉头紧皱成川,“您确定要这样?”

    沈烽霖微不可察般点了点头。

    阳光明媚的照耀在窗户上,办公室外突然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

    下一瞬,来人径自推门而进。

    沈烽霖闻声回了回头,看着心急火燎赶来的大哥,从容淡然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大哥,你怎么来了?”

    沈一成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三弟怎么又在这里?”

    “可能是和大哥的意图一样,都很好奇爸会立下什么遗嘱。”沈烽霖言语随意。

    沈一成倒没有他表现的那般云淡风轻,他面色严肃的看了看一旁噤若寒蝉的秦律师,那小心翼翼的样子,让他都有些心疼。

    怕是在三弟的气场下,差点就规规矩矩的把遗嘱交出来了。

    沈烽霖双手搭在裤兜里,用着漫不经心的慵懒语气说着:“我话也说的差不多了,我先走了。”

    “三弟就走了?”沈一成诧异道。

    沈烽霖点头,“该问的都问完了,看着秦律师挺忙的,我也不好多多叨扰。”

    “你问了什么?”

    “大哥想知道?”

    沈一成连忙摇头,“我再坐会儿,三弟你慢走。”

    秦律师同样毕恭毕敬的倒上一杯好茶,语气比之前一刻,倒是放松了不少,他说着:“大爷想问什么也不必再问了,老爷子自有自己的打算。”

    “以我对我爸的了解,我用脚底板都能想到遗嘱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