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护花战神李航许沐〕〔秦羽夏晓薇〕〔七爷是个妻管严〕〔夏天周婉秋〕〔盛莞莞凌霄〕〔网游:每十小时创〕〔第一兵王〕〔在柯南世界装好人〕〔许若晴厉霆晟龙凤〕〔至尊神婿〕〔唐残〕〔叶昊郑漫儿绝世赘〕〔慕林〕〔小宝寻亲记〕〔太初符神〕〔王妃在京城当团宠〕〔木叶之贼手〕〔大国金融〕〔火种进化〕〔金刚不坏大寨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17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江清河似乎想到了什么,连鞋子都没有来得及换,就这么穿着拖鞋夺门而出。

    她拼了命的往前跑去,最后嫌弃拖鞋太磨蹭,索性直接赤脚跑在冰冷的雪地上。

    可惜,江来的车子早就不见了去向。

    她气喘吁吁的双手撑在膝盖上,抬头看着一望无际的马路,她不肯放弃的再继续往前跑了一段。

    最终,认命的放弃了。

    空荡荡的街道上,寒风瑟瑟。

    她的双脚早就冻得一片鲜红,她这才后知后觉的感受到冷,冻彻皮骨的寒冷。

    “你在做什么?”程易驾驶着车子停在了她面前,不敢置信她竟然连鞋子外套都没有穿,像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一样盘旋在街道上。

    江清河听见声音,抬了抬头,可能是太冷了,她被冻得一个劲的发抖。

    程易皱着眉把外套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不得不加重语气道:“你是故意在我面前演苦肉计吗?”

    江清河可能是真的被冻傻了,既没有反驳,又没有解释,只是一个劲轱辘着两颗大眼珠子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对方。

    程易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还没有回过神?”

    “阿嚏。”江清河一时没有憋住,喷了对方一脸口水。

    程易被她逗乐了,侧过身偷偷笑着,“上车吧,你这样子真是让我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

    江清河意识有些混沌,规规矩矩的坐在了副驾驶位上,等到车内的暖风吹散了寒气之后,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傻帽样子。

    程易斜睨她一眼,“你刚刚在做什么?”

    江清河喉咙有些发紧,她含糊道:“我爸来过了。”

    程易不明,“你爸来了跟你不穿衣服不穿鞋有什么联系?”

    “我还有些话没有说完他就走了,我出来的匆忙,忘记换衣服了。”江清河委屈的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单衣。

    程易瞧着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清澈又明亮,再加上那小家碧玉的精致脸庞,不得不说,江清河这个样子,真的是可爱极了,像是火辣辣的太阳,将他内心深处的寒冰尽数融化了。

    江清河偷偷的瞄了他一眼,“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程易笑了笑,“确实是有几分傻气。”

    “扑哧”一声,江清河控制不住的笑出了声。

    程易下意识的扭头看过去,阳光恰巧在那么一刻落在了她的眉梢间,映着她笑弯的眉眼仿佛都带着碎光,就那么不经意的一眼,恍若有什么东西悄无声息的撞上了他的心坎。

    ……

    “滴答滴答”时钟落在了正中十二点。

    江清柠提着餐盒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就见一个个医护工作着迅速的从她眼前一闪而过。

    下一瞬,沈烽霖被请出了病房。

    江清柠见状,疾步而至,不知所措道:“三哥,怎么了?”

    沈烽霖还是一脸惊魂未定,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刚刚那么一刻是怎么了。

    江清柠默默的抓住他的胳膊,感受到他不受控制的颤栗着,心里也是前所未有的惶恐。

    沈烽霖自言自语的说着,“没事,没事,别担心。”

    江清柠更是用力的攥住了他的手臂,上一秒还安慰自己没事的男人,这一瞬抖得更厉害了。

    约莫半个小时候之后,医生才面色凝重的从病房里倾巢而出。

    为首的是院长,他看着苦苦等候的家属,一时之间,如鲠在喉。

    沈烽霖竟是有些不敢上前了,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他看着面色平静,波澜不惊,但紧紧攥着江清柠衣角的那只手,早已暴露了他的伪装。

    院长每每话到嘴边,又难以启齿的咽了回去,最后在反复犹豫之中,沉重的开了口,“三爷,很抱歉,老爷子年事已高,从楼梯上摔下来很不巧的伤到了头,这段日子,我们竭尽全力的抢救治疗,效果微乎其微。”

    沈烽霖没有说话,就这么两眼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说话的男人,仿佛他的每一个字他都能听懂,可是连在一起的意思,他又恍惚间不懂了。

    院长继续说着:“今早颅内大出血,经过一番急救,暂时是稳住了伤势,但情况很不妙。”

    “还能撑多久?”沈烽霖压着声音,就这么简短的一句话,好似掏空了他的全部力气,他只有撑着江清柠,才能站稳身体。

    院长低下头,“就这两天了,手术治疗,已经没有必要了。”

    沈烽霖闭了闭眼,身体往后踉跄一步。

    江清柠红着眼扶着他,“三哥,没事的,没事的。”

    沈烽霖转过身,面朝着墙壁,“我知道了,辛苦王院长了。”

    “这事需要通知老夫人吗?”院长委婉问道。

    “我会告诉她的。”沈烽霖单手撑着墙,“希望王院长暂时封锁消息,这是我们沈家的私事,我不想让旁人过多的非议。”

    “我会尊重病人,不会透露一个字。”

    江清柠守在男人身边,餐盒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了地上,汤水尽数洒出,空气里弥漫开一股难以忽视的汤香。

    沈烽霖颤巍巍的坐在了椅子上,双手有些无处安放,他看了看自始至终都紧握着自己的小手,点了点头,“我没事,真的没事。”

    江清柠没有说话,安静的守在他旁边。

    “饭都洒了。”

    江清柠看了一眼,“你饿吗?我去重新买一份,很快就回来。”

    沈烽霖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走廊,又恢复了安静。

    沈烽霖看似木讷的坐在椅子上,两眼空寡无关,寒风呼啸着从走廊一头吹拂而来,他忽然一眨眼,一滴滚烫的液体溅在了手背上。

    就那么一瞬间,如同洪水卸了闸,他双手蒙面,不再掩饰的痛哭失声。

    江清柠站在消防通道处,听着一声一声撞击在心脏上的哭声,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

    沈三爷不会哭,可是沈烽霖会哭。

    沈三爷不会软弱,可是沈烽霖也会痛也会伤。

    江清柠指甲用力的抠着门缝,忽然间肚子如针扎般刺痛着,她还来不及反应,双腿一软就这么跪在了地上。

    冷汗涔涔,她虚虚的手掩着肚子,有什么东西拼了命的往下坠,她闻到了血腥味,也看见了红霜晕开在地板上。

    血色弥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周仙吏〕〔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