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渡劫之王〕〔不灭霸体诀〕〔鲲鹏归云〕〔药香农女今天成神〕〔传奇浪潮十八年〕〔陛下每天都在套路〕〔农家小福女〕〔大唐的玩家们〕〔农夫凶猛〕〔我的白富美老婆〕〔扶摇而上婉君心〕〔老公每天不一样〕〔我真不是狗官〕〔战神少帅项少龙云〕〔渡月桥边鸢尾花〕〔教父的荣耀〕〔洛诗涵战寒爵〕〔小街包子铺〕〔毒手医妃王爷被休〕〔强化医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18章 病危
    沈老夫人颤巍巍的走近,没有出声,就这么两眼一眨不眨的看着泣不成声的儿子。

    沈烽霖突然发现身前多了一道身影,惊愕中抬起头,始料未及来人会是母亲。

    沈老夫人自欺欺人的忽视了他眼角处未干的泪痕,微微一笑道:“老头子今天情况比昨日好了许多吧,我走的时候瞧着他的气色竟是红润了不少。”

    沈烽霖从椅子上站起身,因为哭过,眼睛又红又肿,不同于往日那神采奕奕的沈三爷,今日的样貌竟是多了几分颓废感。

    沈老夫人依旧强颜欢笑着:“老头子就喜欢跟我开玩笑,这人啊,上了年龄还真是越活越幼稚了。”

    “母亲。”沈烽霖声音如鲠在喉,他强忍着那份镇定,一字一句,字字诛心,“医生、医生——”

    “你也累了,回家休息会儿,这里我来守着。”沈老夫人不想再听下去了,逃避似的往病房走去。

    沈烽霖看着老人那蹒跚的背影,嘴里本是呼之欲出的话,忽然间难以启齿了。

    沈老夫人推门而进,见到床上没有任何意识的老爷子时,伪装出来的平静瞬间荡然无存,她倚着墙滑坐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

    沈烽霖沉默中站在门外,他仿佛都能听见一墙之隔外母亲那无助又绝望的哭声,他抬了抬手,最后还是放弃的放了下来。

    再等一会儿,再过一会儿。

    时间一分一秒弹指即逝,清冷的走廊上吹拂着瑟瑟的寒风。

    江清柠提着餐盒站在了男人面前。

    沈烽霖看着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鞋子,抬头望着她,沉默中将她紧紧抱住。

    江清柠道:“吃点东西好不好?”

    沈烽霖点了点头,“好。”

    江清柠忙不迭的打开餐盒,“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吃不下去什么,给你买了点粥。”

    “你吃了吗?”沈烽霖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脸颊,“怎么出汗了?”

    江清柠莞尔,“走得太急了,怕你担心。”

    “傻瓜。”沈烽霖喝了一口粥,“很香。”

    “我听说妈来了,你告诉她了吗?”

    沈烽霖拿着汤勺的手骤然一僵,他愣了愣,没有了反应,几秒之后,他才僵硬的放下了粥碗。

    江清柠忙道:“我的嘴笨,不该问你这些话的。”

    “再等会儿吧,一时之间,她肯定接受不了。”沈烽霖声音又干又涩,像是压抑着什么,他艰难的开了口。

    江清柠安安静静的守在他旁边,走廊上好像没有了暖风,时间越久,越是冷清。

    “叮铃铃……”唐突的手机铃声回荡在医院内。

    江清柠看了一眼号码,压低着声音道:“我去接个电话。”

    医院外,江来等候已久。

    他一见到姗姗来迟的女儿,立马迎上前。

    “爸,您怎么来了?”江清柠靠着车喘着粗气。

    江来注意到她毫无血色的面颊,蹙眉道:“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江清柠摆了摆手,“就是来得有点急。”

    “你说说你跑什么?”江来扶着她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沈老爷子情况怎么样了?”

    江清柠摇头,“很不好。”

    “我听着电话里你的语气也很是不对劲,真的醒不过来了吗?”

    “可能就是这两天了。”江清柠捏紧了裤腿,“爸,您说我该怎么安慰三哥?”

    “傻孩子,他没有你想象中的懦弱。”江来拍了拍她的肩膀,“你不用担心。”

    “可是他真的很伤心。”

    江来叹口气,“家里出了这种事,肯定很难过。”

    “我觉得自己好没有用。”江清柠低下头,泪眼闪烁。

    “你照顾好自己,现在身子不同了,如果你再出事,他才会更难过的。”江来握上她微凉的小手,“怎么手也这么凉?”

    “没事的,可能是穿的有点少。”江清柠的头埋得更低了。

    江来注意到她别扭的动作,有些不放心道:“你是不是在瞒着我什么?”

    “我没有。”

    “清柠,你撒谎的时候,耳朵会红,你知道吧。”

    江清柠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耳朵。

    江来越发担忧,“怎么了?究竟出什么事了?”

    “我、我流血了。”江清柠哽咽道。

    江来诧异的站起身,几乎是不假思索道:“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能隐瞒?”

    “我不想让三哥担心。”

    “走,我带你去找医生。”

    “我找过了,医生给了药,我按时吃就行了。”

    “真的?”

    “嗯。”江清柠点头如捣蒜,“我怎么会拿孩子开玩笑?”

    江来心有余悸的坐回去,“这多事之秋,这两天沈家也不平静,要不我接你回江家住两天?”

    “爸,我现在不能离开三哥。”江清柠拒绝道,“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江来眉头紧蹙,“你瞧瞧你的样子,苍白的比你身后的墙还白。”

    江清柠连忙捂了捂自己的脸,“真的很难看吗?”

    “嗯,你这样还想瞒着谁?”

    江清柠翻找出包包里的化妆品,也是不管不顾就往脸上扑了厚厚一层。

    江来看在眼里,心疼极了,“你这是想做什么?”

    江清柠心虚的把所有东西收起来,“爸,您如果没有事了,我就先进去了。”

    江来跟着她一同起身,“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回去?”

    “没事的,您回去吧。”江清柠生怕他再多问什么,逃避似的离开了。

    江来看着孩子仓惶离开的背影,越发焦灼不安。

    江清柠一进医院,就见沈老夫人趴在门口处,声嘶力竭的哭喊着,那一句一句,仿佛就像是在凌迟着她的心脏,痛不欲生了。

    沈烽霖扶着母亲,阻止着她进去,苍白而无力的安抚着:“爸会挺过去的,他会撑过来的。”

    沈老夫人魔怔般的解释着,“他刚刚明明就已经醒了,为什么他们跟我说他走了?他都睁开眼看我了,就差和我说话了,他明明是好转了啊。”

    “是啊,爸醒了,他已经醒了,他很快就会没事了。”

    沈老夫人不顾形象的跌坐在地上,声音断断续续,“他是在骗我吗?这个糟老头子这个时候了还存了心逗我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