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娇娇林荣〕〔丹宫之主〕〔觅仙道〕〔重生投资大佬〕〔上门女婿叶辰〕〔玄浑道章〕〔极品透视民工〕〔贞观憨婿〕〔古代美食评论家〕〔你是我戒不掉的甜〕〔战神无双九重天〕〔极品女婿〕〔听说你很拽啊〕〔农门婆婆的诰命之〕〔大佬退休之后〕〔重生弃少归来〕〔农家相公是个娇气〕〔天降女婿〕〔狂神战云妃〕〔帅教官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19章 离世
    沈天意一路心急火燎的跑来医院,在推开病房门的时候,他反反复复的自我安慰着自己,一定是父亲夸大其词故意吓唬自己。

    只是,当他进入房间的一刹那,看到病床上蒙着白布的身影时,心里的期许一点一点的落空了。

    病床前,沈老夫人不认命的掀开了白布,她早已哭的没有了声音,就这么两眼直愣愣的看着床上无声无息的老家伙。

    他倒是睡得安详又舒服,临走前,连一句话都没有对他们任何人说过。

    这个老家伙,一辈子让人不省心,死了更是让人难过。

    沈老夫人双腿一软,就这么跪在了床边,她抬起手,颤抖着抚摸过老爷子的眉眼,眼泪一滴一滴的往外涌,她张着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妈。”蒋氏扶住了老夫人,同样是哭的梨花带泪。

    沈老夫人哽咽道:“他骗我的,他是在逗我玩的。”

    屋内,所有人都噤声了。

    沈老夫人摇着头,依旧是自欺欺人的麻痹着自己,“他肯定是串通了所有医护人员欺骗我,这个老家伙最喜欢玩这种无聊的幼稚游戏了。”

    病房外,沈娉霜面无表情的看着屋内乌泱泱的一群人,这场面,可真是壮观啊。

    想想她的静静,孤零零的离开,就连最后收尸,都只有她一个人。

    可是一想到他们所有人现在心如刀割,难受到恨不得捶胸顿足,她就心里乐开了花,这样的痛楚,真是让人刻骨铭心啊。

    沈家老爷子去世的消息,可谓是震惊了一座城。

    连带着媒体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当曝光出来的刹那,医院内外被瞬间堵得水泄不通。

    前来吊唁的,打着吊唁名头来求证的,以及那捕风捉影的媒体记者,一条路上,延绵几公里全是车。

    ……

    别墅内,江清河看着电视里滚动播放的新闻,眉头不可抑制的皱了皱。

    下一瞬,电话铃声响起。

    江夫人幸灾乐祸的声音毫不掩饰的从听筒内传来,“沈老爷子死了,这沈家可就不再是沈三爷一个人的天下了。”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氏这些年虽然一直都交由沈三爷打理,但真正的大股东可是沈老爷子,他这一走,沈氏集团,很有可能就得易主了。”江夫人沾沾自喜着,“江清柠,可就没有往日的风光了。”

    “您怎么确定沈老爷子的遗嘱里不是指定了让沈三爷继承?”

    “沈老爷子虽说一直溺爱这个老三,可是沈家大爷二爷是吃素的吗?谁愿意把到嘴的肉分给别人?沈氏一年的利益,多少人眼红?就算大爷二爷不介意,这蒋氏和陈氏,怕是也不会白白错过机会。”

    江清河对这些豪门争夺没有兴趣,准备挂电话道:“我正在准备晚饭,这些事稍后再说吧。”

    “你也得做好准备了,趁着现在带程易多回家,制造假象,让外界都知道你才是江来最喜欢的女儿。”

    “妈——”

    “听我的,明天回家。”

    江清河放下手机,刚转过身,就被身后突然出现的身影吓了一跳。

    她不知所措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程易自上而下的看了她一眼,不予回复的将手里的袋子塞进了她的手心里。

    江清河愣了愣,不明就里的把袋子打开,里面是一个盒子。

    程易解释道:“合作商送来的样品。”

    江清河打开盒子,看着那精美的项链,嘴角微扬,轻咳一声道:“很好看。”

    “随便你怎么处理。”程易倒上一杯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江清河毫不犹豫的戴在了脖子上。

    程易目不转睛的望着她的一举一动,不知是她的脖子太美,衬托着整个项链更加的熠熠生辉,还是项链太闪亮,将她的美感提升了更上一层。

    江清河喜笑颜颜,“很漂亮。”

    程易喝的有点急,被白开水呛了一口,他放下水杯道:“该做饭了。”

    江清河看他进了厨房,紧随其后,“我来准备吧。”

    程易洗干净双手,自顾自的开始切菜。

    江清河站在一旁,倒没有了用武之地,她就拿起青菜,一颗一颗的掰开。

    无声的厨房,却是有一种温馨在弥漫。

    ……

    月光朦胧,沈家大宅却是灯火通明。

    沈老夫人独自坐在书房里,两眼无神的看着桌上还没有收拾的棋盘,以及那快被翻烂的棋谱。

    这些都是老爷子的命啊,谁也不敢乱碰,哪怕自己只是动了一个角,老爷子都能像是狗鼻子一样闻出来。

    沈老夫人自嘲般苦笑一声,“我现在给你弄乱了,你是不是该跳起来指着我鼻子骂了?”

    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任何人回复她。

    “叩叩叩。”沈娉霜煮了一盅燕窝,端着推门而进。

    沈老夫人擦了擦眼角,声音干涩,“你还没有睡?”

    “嫂子今天一点东西都没有吃,你这样下去会撑不住的。”沈娉霜将燕窝放在桌上,“多少也得吃一点。”

    沈老夫人摇了摇头,“我没事。”

    “大哥如果知道你这样,肯定很难受的。”沈娉霜亦是红了眼眶,“孩子们都还在外面,你不去休息,他们也是不会休息的。”

    沈老夫人闭了闭眼,“让他们都散了吧。”

    “我说不动他们。”沈娉霜欲言又止,只得用力的握紧她的手,“嫂子,天塌了,还有孩子们在,你一定要坚强起来。”

    “我知道。”沈老夫人单手撑在额头上,“你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

    “好,你有什么事跟我说,我就在门外。”

    “嗯。”

    沈娉霜动作轻盈的关上了房门,当确定没有人注意到的时候,她嘴角是掩饰不住的狞笑。

    “姑奶奶。”

    沈娉霜倏地面色忧愁的转过身,看着身后凭空而现的沈天意,她点头,“怎么了?”

    “没什么。”沈天意准备敲门,又收回了手,转而目光凝重的看向一旁的女人。

    沈娉霜不明他为何会用这种眼神观望自己,问道:“你想说什么?”

    “姑奶奶刚刚是在笑?”沈天意一语道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