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萌植暴医〕〔总裁表示:夫人够〕〔从外卖开始的奇怪〕〔夺运之瞳〕〔七爷是个妻管严〕〔我靠回收垃圾成首〕〔神明来自地狱〕〔江雨菲〕〔厨尸〕〔顾茗唐礼琛〕〔我挂机了千万年〕〔全星际损害控制〕〔骨上生花眉间血〕〔我就这样出名了〕〔三国从忽悠贾诩开〕〔热血战神南天〕〔陆峰江晓燕〕〔吉星高照:农女的〕〔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31章 你有问我想要吗
    记者们最擅长的就是夸大其词,恨不得把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夸张到祸国殃民的份上去,生怕没有卖点,最后再绘声绘色的描述一番。

    沈家内乱,沈大爷继承沈氏,沈三爷夺权不肯退让。

    沈一成这话一出也察觉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保持沉默的准备挤出人群。

    记者们哪里肯愿意退让,一个个像小尾巴一样寸步不离的跟在沈一成身后,七嘴八舌的询问着,吵得殡仪馆比展会还热闹。

    “母亲。”沈一成走到了老夫人面前。

    沈老夫人道:“跟我进来。”

    记者们见着两人一前一后的再次进了殡仪馆,再次铺天盖地地闪烁起镁光灯,将两人同行的几秒画面硬生生的拍出了上百张照片,几乎不落下任何一个细小的动作。

    殡仪馆内,多余的声音被隐去,倒显得安宁了许多。

    沈一成微微垂眸,大概也是无颜再见父亲。

    沈老夫人走到冰棺前,看着神色安详的老头子,哽咽道:“我以为你不会再来见你父亲了。”

    “我知道我犯了一个错,我是来忏悔的。”

    “你还知道自己犯了错?”沈老夫人眼眶微红,看着对方垂首满是歉意的样子,摇了摇头,“你忍心让外面那群人来打扰你父亲吗?”

    “母亲,从三弟出世开始,您和父亲对他的宠爱,我看在眼里,您让我学会了忍让,您让我明白了退步,那时候,我可以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三弟。”

    “我没有让你忍让什么,只是想让你做力所能及的事,而不是兄弟相争这些没有意义的东西。”

    “那您有问过我想不想要这些没有意义的东西吗?”

    沈老夫人愣了愣,她似乎很少去了解她的这个大儿子,身为沈家长子,她对他最多的教育就是以大局为重。

    他从小到大确实是以大局为重,为人处事谦虚有礼,恭顺憨厚,外界评语都说沈大爷是沈家最好说话的谦谦君子,因为喜欢画画,浑身上下都没有商人的戾气,相反,有一种特别温柔的书生气。

    让人觉得这个男人很是平易近人。

    只是,她忘了,老虎生出来的崽子怎么可能会是温顺的猫?

    沈一成目光灼灼的与母亲对视而上,他说的铿锵有力,“我也想为自己努力一次,哪怕最后输的一败涂地,我也想背水一战试试。”

    “你——”

    “母亲,我从未这么渴望过得到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也许在您眼里我是在抢,可是凌华说的没错,父亲给了三弟太多信任,最后给我一点点行不行?”

    沈老夫人闭了闭眼,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掏空了,她犹如霜打的茄子愣愣的坐在椅子上,哀乐一声一声的冲击在她的脑海里,她忽然间,沉默了。

    风,肆虐的吹拂着,卷起一片片枯叶打着旋儿的分散又聚拢。

    ……

    废旧的烂尾楼里,男子的笑声还在继续,大概这是他生命中最得意忘形的时候了,几乎笑的整栋楼都在回音缭绕。

    徐萌萌的衣服被撕碎的乱七八糟,她像是一只破烂的娃娃,毫无反应的躺着,任凭男人拖着她的脚往角落移去。

    皮肉摩擦在粗糙的地面上,血迹遗留了一地。

    男子早已是等不及了,手忙脚乱的将自己的衣服裤子扔在了一旁。

    “哐当”一声突如其来的破门声吓得男子神色一凛,他下意识的回过头,还没有看清楚来了什么人,就被木棍狠狠地砸在了脑门上,倏地,眼前一黑。

    陈霆一脚将男子踹开至少三米远,心中压抑的怒火让他早已方寸大乱,他忍无可忍的再当胸踢了男子一脚。

    “都出去。”鱼贯而入的保镖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屋内的情况,便被老板一声令下,所有人忙不迭的退出去。

    陈霆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在了徐萌萌身上,小心翼翼的捧着她脏兮兮的脸,声音卡在喉咙里,他张着嘴说不出一个字,最后无力的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徐萌萌感受到了温暖,她扭了扭僵硬的脑袋,眼泪一滴一滴的顺着眼眶涌出,她道,“我好冷。”

    陈霆点头,将她抱得更紧了,“没事没事,我抱抱就不冷了。”

    徐萌萌嚎啕大哭起来,“我好冷。”

    “咳咳咳。”地上的男子缓慢的坐了起来,看着抱在一起的男女,愤怒的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他的好事,决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说着,他捡起了地上的木棍,颤巍巍的站起身,伺机偷袭。

    徐萌萌注意到地上的影子,惊恐中抬起头。

    男子兴奋的举起木棍,想着一击而中让这个破坏他好事的家伙见鬼去吧。

    只是,他的棍子还没有来得及挥下,突然大腿上传来一股难以言喻的剧痛,男子本能的低了低头,不敢置信的看着右大腿上正中的插着一把刀,血液正争先恐后的往外涌。

    “啊。”疼痛袭来,男子失去平衡的跌倒在地上,抱着伤腿痛的嗷嗷叫唤。

    陈霆抱起徐萌萌,瞥了一眼如同过街老鼠的男子,只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处理了。”

    随后,门外的保镖一拥而入。

    男子这才发觉到自己面临着什么危机,惊慌失措的求饶着:“我只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我不是故意伤害这位小姐的。”

    陈霆连看都不曾看他一眼,抱着徐萌萌就往外走。

    男子道:“你就不想知道是谁差遣我做事的吗?”

    陈霆停下了脚步。

    男子心知这事还有转圜余地,急忙说出自己的要求,“只要你答应放过我,并且给我一笔钱送我离开这里,我就把那个人的联系方式告诉你。”

    陈霆回头。

    男子信誓旦旦的保证着,“只要你给我钱,我会把这里发生的一切全部烂在肚子里,保证不会透露出去一个字。”

    “可真贱。”陈霆瞥向一旁的保镖,“处理干净了,这种人,太脏了。”

    男子一听这话,吓得浑身都在发抖,“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是谁在背后指使我吗?”

    “你觉得我需要你的帮助吗?你还不够资格。”陈霆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男子见着围上来的一群人,心脏都揪到了嗓子眼,还在求饶着,“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古斯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