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染南辰读天才双〕〔女主宁染男主南辰〕〔南辰〕〔宁染南辰〕〔林辛言宗景灏_〕〔蚀骨前妻太难追林〕〔总裁诱妻成瘾〕〔总裁诱妻成瘾一见〕〔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你是我的风景〕〔穿成小可怜后我被〕〔仙武大帝〕〔重生之宠妾要上天〕〔宗景灏林辛言〕〔农门小厨娘:夫君〕〔重回七零:老公大〕〔我可以点化诸天〕〔嫡女贵嫁〕〔超强狂婿〕〔玄清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47章 他骗了我们
    第747章 他骗了我们

    沈烽霖没有回答她,执意将她抱着出了病房。

    走廊上的风,又冷又寒。

    僻静的角落里,一道身影默不作声的从楼梯间走出来,阴测测的看着渐行渐远的两人。

    江清河左右环顾一圈,确信并无闲杂人等之后,谨慎的跟了上前。

    江来依然停放在三楼的某一间病房里,门外两侧都有保镖驻守,甭说大活人了,连只蚊虫都怕是飞不进去。

    “三哥?”江清柠注意到了沈烽霖带她来的地方,不明就里的喊了一声,“你这是要做什么?”

    “你进去就知道了。”沈烽霖点头示意保镖开门。

    病房里,死寂沉沉。

    江清柠躲在沈烽霖怀里,不敢再去确认父亲离世后那毫无生气的面容。

    沈烽霖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怕,走近一点。”

    “三哥,你要做什么?”江清柠抬头,两两四目相接。

    沈烽霖知道接下来的一幕可能会吓坏这个小丫头,但事到如今,他只得实话实说了。

    江清柠闭上双眼,父亲的脸苍白到像是被人粉刷了厚厚的一层粉,除了白,并无半点血色。

    “睁开眼睛,好好看看。”沈烽霖拉着她的手,掀开了那薄薄的白布。

    江清柠颤抖着双手,白布从指缝间脱落,她睁开眼看向床上的刹那,床上的人也碰巧睁开眼和她对视而上了。

    说实话,任凭江清柠心理承受力有多么的强大,在见到如同诈尸一样睁着眼的江来时,她的腿一软,差点就跪了下去。

    她没有感受到惊喜,只觉得惊吓迫使着她心脏加剧,差点又是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沈烽霖眼疾手快的抱住她,“没事没事,你再仔细看看。”

    江清柠被吓得直发抖,死命的闭着眼,不看不听。

    “岳父没死,他真的没死。”沈烽霖安抚着受惊不已的小丫头,顺着她的头发。

    江清柠死死的拽着他的衣角,不敢再看。

    江来觉得自己尴尬极了,他也没有想到沈烽霖会一声不吭的就把女儿带过来,以至于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就和她面对面了。

    沈烽霖轻声道:“别怕,你爸爸还活着,他有呼吸的。”

    江清柠半眯着眸子,偷偷地瞄了一眼床上还睁着眼的父亲,就这么一眼,她又胆战心惊的闭上了双眼。

    沈烽霖忍俊不禁道:“还是不愿意相信?”

    江清柠挺着胆子朝着江来伸出手。

    江来不明她这缺根筋的女儿又想做什么,鉴于手脚都被固定在床上,他也无法阻止对方进一步检验自己是否还活着的真相。

    江清柠颤巍巍的伸手到了江来的鼻子处,感受到他呼吸出来的热浪之后,才犹如触电般的缩回了手。

    江来苦笑道,“能不能先帮我把绳子解开?”

    沈烽霖弯下腰将固定住江来的绳子一一解掉。

    江清柠站在一旁,可能是还没有完全回过神,她父亲是诈尸了,还是真的还活着?

    江来动了动僵硬的手脚,“再这么躺下去,我这把老骨头怕是得废了。”

    “你们这是——”江清柠只觉得自己的喉咙一阵一阵收紧,硬是说不出一个字。

    江来道:“为了避免我睡着之后翻身吓坏你们这些家属,所以我要求把我绑起来。”

    “我不是问这个,我是问——”江清柠也不知道怎么说,她总不能说你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活着?

    江来笑道:“把你吓坏了吧。”

    江清柠紧张到舌头都在打结,“所以说从一开始都是你们俩串通好的?”

    “嗯。”

    江清柠见着不约而同点头承认的两人,一个是她父亲,她不能打,一个是她丈夫,她也不能打。

    最后,她忍无可忍的一巴掌抽在了自己的脸上。

    沈烽霖忙不迭的抓住她的手,“柠柠,你这是干什么?”

    江清柠委屈巴巴的瞪着他,“我就觉得我这几日白伤心了。”

    沈烽霖被她逗乐了,“是我不好,不应该瞒着你。”

    江清柠越发糊涂,“你们这是做什么啊,为什么要开这种玩笑,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

    江来低下头,声音沧桑,“我就想看看是谁在惦记我江家的产业。”

    病房外,同样是幽静的角落里,一道身影若隐若现。

    两名保镖东张西望一番,一人开口道:“三爷在里面,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出来,我烟瘾蠢蠢欲动,你要抽一根吗?”

    另一人道:“三爷说过门前不能离人。”

    “那你就守在这里吧,我抽完回来。”

    另一人犹豫之后,跟了上前,两人推开楼间隔门。

    江清河走到了病房前,从那扇小小的玻璃窗面两眼一眨不眨的望着屋内的情形。

    真是好一出父慈子孝温馨又甜蜜的画面啊。

    江来那毫不掩饰的慈爱笑容,如同锋利的刀一遍又一遍的凌迟着她的心脏。

    江清河往后趔趄一步,身体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她死死的咬着唇,不让自己发生任何声响。

    她以为自己改过自新了,哪怕外人嫌弃辱骂,她也可以毫不在乎。

    只是,她从未想到,有朝一日她的父亲会用这种残酷又血腥的方法来试探她们两母女!

    江清河自嘲般冷笑一声,扶着墙颤巍巍的往来时的路走去。

    保镖抽完了烟,刚从楼梯间走出来就见一道身影从自己眼中一闪而过,他惊愕道:“好像有人。”

    另一人紧张兮兮的张望四周,“我怎么什么都没有看到?”

    男子疑惑中揉了揉眼睛,他傻笑一声,“我有可能看错了。”

    “你这话有点瘆人,还是在医院这种地方,你知道有多吓人吗?”

    两人同时保持沉默。

    夜色朦胧,一轮圆月当空而照。

    江夫人心情甚好的听着音乐,仿佛知晓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江夫人即刻关掉音乐,在这敏感的时刻,她可不能自露马脚让人看出什么端倪。

    江清河推门而进,“妈。”

    “你怎么回来了?”江夫人喜笑颜颜的握上她的手,“程易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江清河愣愣的看着她,不言不语。

    江夫人眉头一蹙,“孩子,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