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石飞〕〔冷少的傲娇萌妻〕〔巅峰赘婿〕〔最强废婿〕〔林子铭楚菲〕〔龙婿林子铭〕〔上门女婿林子铭〕〔超凡强龙〕〔我,开局复活了远〕〔山野糙汉小娇娘〕〔一胎两宝:萧少的〕〔逆天丹帝〕〔最强医圣林奇〕〔帝皇神座〕〔刘大红〕〔第一仙师〕〔林诗语〕〔千古第一圣贤〕〔不好好搞科研就要〕〔我真的只有一个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49章 她威胁我
    第749章 她威胁我

    江清柠刚开始还没有听出是谁的声音,猛地想起,试探性的叫了一声,“薛妈?”

    “是我,是我,大小姐是我。”薛妈难以掩饰喜悦的连连点头,“大小姐,我有件事要和你——”

    江清柠还没有听清楚对方说了什么话,突然一阵尖锐的刺耳声从听筒内传出,随后,便是一阵噼里啪啦的破碎声。

    “薛妈,薛妈?”江清柠叫了几声,对方毫无回应。

    最后,通话声中断。

    泊油路上,一阵风吹过,落叶翩跹而至,一片又一片的覆盖在躺在地上毫无生气的女人身上。

    女人的手边,七零八落的散着手机零件,她不甘心的想要把手机捡起来,却是无能为力。

    驾驶而过的车子停靠在了路边。

    江清河踩着高跟鞋漫步朝着女人走来,看着她头破血流意识不清的躺着,蹲下身,离她更近几分。

    薛妈提着一口气想要抓住江清河的衣角,刚抬起一两分,又无力的垂了下去。

    江清河瞧着奄奄一息的女人,摇了摇头,“你别担心,我这叫救护车,你会没事的。”

    薛妈的意识越来越昏沉,渐渐的,她听不见任何声音了,窒息感袭来,她浑身难受极了。

    江清河双手对方的口鼻处,确信她不再挣扎之后,才慢慢的松开了对她的钳制。

    “清河,这是怎么回事?”一辆车停在路边,程易着急着从车上跑了下来。

    江清河手上还沾着薛妈的血,她哭的梨花带泪,“程易,我、我撞到人了。”

    程易忙不迭的蹲下身,检查了一下薛妈的伤势,“叫救护车了吗?”

    江清河手忙脚乱的把手机拿出来,因为紧张,拨打了好几次号码都没有成功。

    程易看着她哆嗦不已,握上她的手,安抚道:“我来打,你先冷静一下。”

    江清河害怕极了,蹲在一旁,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膝盖,“她会不会有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突然就窜出来,我刹不住了。”

    程易看见了不远处那长长的一道刹车痕迹,可想而知当时的事态有多么紧急。

    江清河紧张道:“我该怎么办?”

    “你别怕,我来处理,你先冷静一下。”程易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又一个号码。

    江清河缩在角落里,望着地上已经没有了呼吸的女人,在没有人注意到的地方,露出了一个讳莫如深的诡异表情。

    医院里:

    江清柠不敢置信的看着已经宣布死亡的薛妈,她不忍心的替她蒙上了白布。

    医生解释道:“病人受到剧烈撞击,肋骨断裂刺破了肺部,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死亡了。”

    江清柠转身看向肇事者。

    江清河犹如受惊的小鹿躲在了程易身后,因为惊吓,她整张脸都苍白的不成样子。

    “薛妈跟我说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和我说,碰巧这个时候就被你撞死了,江清河,你告诉我,这只是凑巧吗?”江清柠问。

    江清河一个劲的摇着头,大概是还没有从薛妈的死亡震惊中清醒过来。

    江清柠吼道:“你少在这里跟我装无辜,现在是你害死了人,一条活生生的生命,你别跟我装聋作哑一声不吭。”

    “清河现在需要冷静,你先让她静一静。”程易感受到江清河那止不住的颤抖,这完全不像是演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抑制不住的慌乱,她肯定是比谁都害怕。

    江清河早已是哭泣到不能言语,她死死的咬着下唇,咬到嘴皮都破了,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涌。

    程易担心她情绪激动伤害自己,急忙捧住她的脸,小声安抚着,“别怕,你别怕。”

    “够了江清河,你少在这里跟我装无辜,我一定会调查清楚的,我不会让薛妈平白无故的被人伤害。”

    “清柠,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可是出了这种事,清河心里比谁都难受,你不要再逼她了。”程易护着江清河坐在了椅子上。

    江清柠冷笑一声,“表哥,现在她撞死的可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

    “我知道,这只是意外,不怪她。”程易继续道,“岳父出了事,这几天清河魂不守舍,她不是故意的,更何况我们会补偿薛妈的家属,他们要多少,我们给多少。”

    江清柠不敢相信这种话会从向来正义凛然的程易嘴里说出来,她失望的退后一步,与他们两人拉开距离,“真是财大气粗的程家太子爷啊。”

    “我只是就事论事,已经出了这种事,我们谁也改变不了结局,唯一能做的就是弥补。”

    “薛妈死的不明不白,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一定会调查清楚,整件事究竟是故意还是无意!”

    江清河依然还在发抖,不知是冷的,还是被吓的。

    程易看着离开的背影,松开了对江清河的拥抱,“好了,人走了。”

    江清河听着他前后不一的态度,抬了抬头。

    程易道:“你也不用再演戏了,我都看到了,是你撞死了薛妈。”

    “……”江清河一瞬不瞬的看着对方,他竟然早就知道了,为何还要陪她演这么一场戏?

    程易轻笑一声,“你现在是不是也想把我斩草除根了?”

    江清河神色一愣一愣的,可能是压根就没有想到对方会三言两语就揭穿了自己的真面目,以至于她还没有想好对策。

    “我隐瞒事实真相不是为了保护你,我只是想看看你怎么把这一出戏演下去。”

    “你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江清河也不打算继续装傻充愣了,抬眸,四目相接。

    “我一点也不关心你草菅人命的借口。”

    “她要挟我。”江清河话一出口便是泪流满面,那大颗大颗的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涌,任谁见了都会疼惜几分。

    她哽咽着继续说:“她留着我被伤害时的录像,她要挟我给她钱,给她儿子女儿好工作,知道我爸死后遗产分配肯定会留给我很多东西,所以她不择手段要求我把遗产分一半给她。”

    “……”

    “我没有答应,她转眼就想着把这些录像都交给江清柠,威胁我说如果不答应她,就让我一无所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古斯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