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薄川〕〔重生后我成了护夫〕〔隆武大帝〕〔暴君的鲛人崽崽三〕〔秦芷芯陆慕白〕〔总裁夫人不省心〕〔苟仙人〕〔庆荣华〕〔萌宝助攻爸比这是〕〔总裁的淘气小娇妻〕〔快穿之说好的只是〕〔宫里有位小霸后〕〔穿越星际妻荣夫贵〕〔长夜余火〕〔全世界只有我知道〕〔我在1994〕〔大小姐她又A又飒〕〔我有一座无敌城〕〔掌家娘子的团宠日〕〔王爷,王妃又去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53章 江来已经死了
    第753章 江来已经死了

    医院:

    走廊上传来一声声有条不紊的脚步声,在夜深人静的晚上,着实是有几分惊悚感。

    守在病房前的两名保镖互相面面相觑一番,大概也是被这突然响起来的脚步声吓了一跳。

    保镖东张西望一番,周围不见人,却能听见清晰的声音,忽然一股寒风吹来,吹得两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噤。

    “我怎么觉得有些瘆得慌?”一人道。

    另一人吞了吞口水,“这朗朗乾坤,别说那些胡言乱语自己吓唬自己。”

    “可是没有人啊。”

    保镖心虚的伸长脖子往走廊一头看去,白炽灯依旧亮堂,脚步声还在继续,可是始终不见来人。

    “要不过去看看?”一人建议道。

    “你去。”另一人推脱着。

    “一起去。”

    “你说说你胆子怎么这么小。”

    两人就这么一同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说来也奇怪,明明没有风口,他们却是不约而同的感受到了阴风阵阵,吹得他们头皮都在发麻。

    “咚咚咚。”脚步声此起彼伏。

    江清河瞧着离开的两人,推开了病房门。

    屋内,病床上静静的躺着一人,不知是灯光太暗,还是屋内墙壁太白,将床上的江来衬托的更加的苍白,确实是有几分像死寂沉沉没有半分生气的样子。

    江清河独自走到床边,理了理盖在江来身上的白布,她道:“母亲算好了日子,就这两天就会送您入土为安了。”

    床上的人没有反应,周围静悄悄的。

    江清河笑了笑,像极了有苦难言的无奈和悲怆,她道:“从小到大您很疼我,我以为在您心里,我才是您最喜欢的女儿,原来我错了,在您心里,姐姐才是最重要的。”

    “你瞧啊,您死后的遗嘱把所有都留给了姐姐,其实我早就该明白的,我犯了那么多的错,我还敢奢求什么?”

    “可是爸,我还是有点不甘心,就算我什么都不如姐姐,但都是您的女儿,我现在已经改过自新了,你们为什么还是不肯相信我?”

    病房很静,静的仿佛都能听见两道心跳声在跳动。

    江清河忽然靠近床上的人,同样是笑了笑,但笑声不同于方才,她带了几分讥讽和诡异,她道:“我之前还在想您去世这么多天,为什么不送去殡仪馆,我现在明白了。”

    江来不受控制的动了动眉睫,他能感受到女儿离他很近,她的呼吸全部喷洒在了自己的脸上。

    江清河沉默中朝着对方伸出了右手。

    指尖触碰到的刹那,江来噌的一下子睁开了双眼。

    如果是普通人,这个时候怕是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

    然而,江清河却是一瞬不瞬的望着死而复生的父亲,更是笑意盎然的迎接着他的苏醒。

    她道:“爸,您可真是调皮,竟然和我们开了这么一个玩笑。”

    江来如鲠在喉,他怎么觉得江清河早就知道他没死的事?

    江清河叹口气,“现在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你江来意外去世了,如果你突然活过来了,岂不是让我们江家成为笑柄?这可真是滑稽。”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江来尝试着动一动胳膊,这才想起自己的手脚还被绑着。

    江清河莞尔,“我什么时候知道的,不重要,就是我想不通你设局想要套牢谁?”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回去吧。”江来闭上双眼。

    “爸,您想试探谁?试探我还是试探妈妈?”

    “你心里不是有答案了吗?”

    “为什么?”江清河再问。

    “你母亲做了什么事,你还需要来问我吗?”江来摇了摇头,“我对你们还不够仁至义尽?”

    “妈只是一时想错了,她已经后悔了,这段日子她一直都在忏悔。”

    “是吗?”江来冷笑,“如果她真的后悔了,为什么还要去威胁赵律师?”

    “您原来都知道了。”

    “你现在可以去阻止你母亲继续犯错,但事已成定局,我不会原谅一个企图杀了我的妻子。”江来语气强硬,并不打算留有半点余地。

    江清河不怒反笑,“我想到了。”

    江来眉头轻蹙,“你还笑的出来?”

    “爸,我是来通知您的,妈已经算好了日子,就这两日下葬。”

    江来不明她的言外之意,“你这是什么意思?”

    “已经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是时候让您入土为安了。”

    “你这是想要做什么?”江来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江清河拿起了枕头直接罩在了他的头上。

    江清河一点一点的施压着力度,她感受到枕头下不停挣扎却无从反抗的父亲,笑着说:“您放心,我们会为您举行最隆重的葬礼,让您风光大葬,不会让您失了江董事长的尊严。”

    江来卯足了劲的想要挣脱开江清河的压制,却奈何手脚都被绑着,他拼了命的摇晃着头,却依旧无能为力。

    窒息感越来越强烈,他的摆动弧度也是越来越小。

    江清河越到最后越是咬牙切齿的说着:“我们江家是最注重信誉的家族,怎么可能用生死来开玩笑,江来已经死了,早在几天前就意外死亡,他不可能还活着。”

    “唔,唔……”江来的手紧紧地抠着床单,硬是抠出两个洞。

    江清河笑意更浓,“您安心的上路吧,以后江家我们会替您好好经营下去,对了,您说的没错,留给姐姐的东西,我会一件不落的全部拿回来。”

    江来渐渐的失去了挣扎,紧扣着床单的手也慢慢的松开了。

    江清河目视着前方,眼中好像有星星在闪烁,她道:“赵律师的遗嘱已经做好了,您要听听吗?哦,我忘了,死人是听不到的。”

    病房外,两名保镖哭笑不得的把录音笔扔进了垃圾桶。

    “是谁在大晚上开这种玩笑,这不是故意吓唬人吗?”

    “刚刚是谁抓着我的手哭天喊地的说要回去的?瞧瞧你那点出息。”

    “我、我这不是想着安全为大吗?这里本来就是医院,阴气最盛的地方,难免遇到什么脏东西。”

    “得了,别再疑神疑鬼了,好好的守着,刚刚耽搁那么长时间,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进去?”言罢,保镖推开了病房门,确定了一下屋内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真没想重生啊〕〔万族之劫〕〔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大周仙吏〕〔北玄门〕〔天官赐福〕〔麻衣神婿〕〔穿梭在轮回乐园〕〔剑来〕〔我在秦朝当神棍李〕〔飞虎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