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洛青羽〕〔安宁王〕〔华夏守护战〕〔这皇帝实在太阴险〕〔开局直达元婴期巅〕〔厉司珏〕〔逍遥战神江策丁梦〕〔走在为爱奋斗的路〕〔醋精Boss从不掉线〕〔逍遥战神江策〕〔废柴王妃是块宝〕〔逍遥战神江策丁梦〕〔修仙从钻木取火开〕〔根在东方〕〔骆风棠杨若晴〕〔凌天宇〕〔龙血战神萧辰姜诗〕〔叶思诺〕〔师傅不要逃之女修〕〔天禄星今天又在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54章 夜闯
    医院外,花坛前,女子的哭声凄凄厉厉,乍一听时,当真是有几分瘆人感。

    程易注意到灯光下若隐若现的身影,任凭他百无禁忌不信鬼神这种荒唐的事,但在医院这种阴气最盛的地方,难免还是有一点不安感。

    哭声还在继续,在夜深人静的午夜,确实是让人后背发凉不敢靠近。

    “你在哭什么?”程易认出了对方,虚惊一场的摸了摸自己上蹿下跳的心脏。

    江清河倏地抬起头,她大概也是没有想到会有人在她身后,来人更是他,在面对他的刹那,她满眼都是惊慌和失措。

    程易蹲下身,蹙眉道:“你这是怎么了?”

    江清河擦了擦眼泪,摇着头道:“没事,真的没事。”

    “你这样子不像是没事,究竟出什么事了?”

    江清河轻咬红唇,“我妈跟我说算好了日子,就这两日下葬,我想着再去见一见我爸,可是姐姐派了人守在门外,我进不去。”

    “还有这种道理?”程易牵起她的手,“我带你去。”

    江清河卑微的摇了摇头,“姐肯定是有自己的打算,我还是不去了。”

    “你也是女儿,清柠没有道理阻止你去见你的父亲,走吧,跟我来。”程易执意的拉着她往电梯间走去。

    午夜,静的人心惶惶。

    江清柠提着鸡汤趁着没人的空隙本打算给父亲送点吃食,却不料刚出电梯就见到了最不想见到的人。

    江清河小鸟依人的站在程易身后,可能因为哭过,眼睛有些轻微的泛红,但远远的看去,竟是更多了几分美感。

    程易来势汹汹的想要推门而进,却在接触到门把手的刹那,被两名保镖一左一右的拦住了。

    保镖道:“三爷交代过,除了他以为,现在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程易瞥了一眼说话的男子,轻哼一声,“滚开。”

    “请您离开。”保镖一如既往像一尊山那般屹立不动的挡在门口处。

    江清河轻轻地扯了扯程易的衣角,“算了,我不想打扰爸爸,我们走吧。”

    “沈烽霖这是什么意思?他要防谁?他有什么资格阻止我们进去?”程易吼道,“都给我滚开。”

    保镖充耳不闻他的河东狮吼,依然岿然不动。

    程易作势就打算硬冲。

    保镖们身强力健,自然比起坐办公室的程易强悍不少,轻轻一推,便将他掀翻在地。

    程易摔倒在地上。

    江清河忙不迭的扶住他,“你有没有摔伤?”

    程易咬牙切齿的站了起来,“沈烽霖可真是好大的本事,这是欺负我程家没人吗?”

    言罢,程易就拿出手机,看那样子,也是准备叫人了。

    “表哥。”江清柠见状,不得不走了过来。

    程易闻声,回头,“清柠,你来的正好,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江清柠道:“不是不让你们进去,只是有些想不通你们这大晚上的跑来这里做什么?”

    程易愣了愣,转身看向江清河,大概也是没有想明白她大晚上的跑来医院干什么。

    江清河抽泣道:“我梦到了父亲,他说他很痛苦,我看着他难受的样子,我害怕极了,就想来看看他。”

    “你这借口可真牵强。”江清柠打断了她那些一听就是瞎编乱造的话,直接拒绝道:“你还是回去吧,你这样大吵大闹,不就是摆明了想要爸死了也不安宁吗?”

    “姐,我求求你,就让我见见爸吧,我就远远地看他一眼,不会上前打扰他的。”江清河激动的抓住了江清柠的胳膊。

    江清柠甩开她的手,却因为弧度过大,一把将手里的保温盅也甩了出去。

    啪的一声,汤盅掉在地上,汤水瞬间涌出,流满了一地。

    浓郁的汤香萦绕在四周,让人难以忽视。

    江清河明知故问道:“姐,你提着汤水来这里做什么?”

    江清柠支支吾吾了好一阵,尴尬的把保温盅捡了起来,“我做什么不需要跟你汇报。”

    “清柠,清河也是女儿,你没有资格阻止她进去见她的父亲。”

    江清柠收拾好保温盅,看着哭得梨花带泪一脸委屈的江清河,再看向势在必行的程易,如果再这么闹下去,怕是更惹人怀疑。

    思前想后一番之后,江清柠道:“你就在门口看一眼就行了,别哭哭啼啼的扰了爸清静。”

    保镖们推开了一丝门缝。

    江清河趴在门口处,隔着远远的距离望着里面面如土色毫无生气的身影,单手掩着口鼻,整个身体都在轻微的颤抖,就像是难受极了,眼泪大颗大颗的往外涌。

    保镖们有些于心不忍,默默的给她递上一张纸。

    江清河哽咽道:“谢谢。”

    江清柠生怕被她瞧出什么端倪,立马挡在门口,“好了,现在也让你看了,可以走了吧。”

    “姐,你说爸离开的时候是不是很难受?”江清河突然问道。

    “你还想说什么?”

    江清河低下头,“他心里会不会有很多话想要跟你说,跟我说,跟所有人说?”

    “你别在这里疯言疯语,回去吧。”江清柠转身进了房间,准备关门。

    “姐,妈已经找人看好了日子,明天殡仪馆的人会来接爸。”

    江清柠握着门把手的手骤然一僵,她道:“在事情真相没有调查清楚之前,爸不会下葬。”

    “可是爸已经走了,难道你就让他一直躺在这里?”

    江清柠回头,两两四目相接,“有人自然是盼着他早点入土为安,企图掩藏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姐这话是在怀疑谁?”

    “我在说什么,你心里很清楚,就如同薛妈那件事,我不会让她白白枉死。”言尽于此,江清柠懒得再听她废话,哐当一声关上了门。

    江清河被挡在外面,眼眶又红又肿,她略显无力的看了看旁边的男人,挤出一抹强颜欢笑,“姐还在怀疑我,怀疑我母亲,怀疑我们所有人。”

    程易如鲠在喉,他又何尝没有怀疑过眼前这个女人,可是见她一哭,那水盈盈的大眼睛里,仿佛全是委屈,说实话,他动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万族之劫〕〔穿成权臣的心尖子〕〔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