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丹〕〔陆爷的小祖宗又撩〕〔孙猴子是我师弟〕〔大奉打更人〕〔全能大佬又被拆马〕〔女总裁的第一高手〕〔邪王,你家王妃不〕〔三个姐姐砍我升级〕〔高考失利,回到山〕〔我的女团爆红了〕〔徒儿她总想改邪归〕〔我的绝美冷艳总裁〕〔灵魂冠冕〕〔神秘复苏〕〔桃源山村〕〔最强医圣林奇〕〔第五浩劫〕〔我在大唐开酒馆〕〔巨星从退伍开始〕〔闪婚甜妻:慕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55章 瞎操心
    酒吧,热闹喧嚣。

    vip卡座,四人面面相觑。

    赵勤然:“现在老三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就如同昏庸的帝王,全然不顾王朝盛世,一心只为美人。”

    林景瑄神色凝重,“如此,就算我们急的不可开交,他怕是也不会有一分一毫的紧张担忧。”

    江城长叹一声,“果然啊,女人这种东西,只会拖后腿。”

    三双眼齐刷刷的落在江城身上。

    裴熙道:“你这话就有点以概偏全了。”

    赵勤然深思熟虑一番,“我就有些想不通,向来做事不留余地,心狠手辣的沈三爷,怎么忽然间就改邪归正了呢?竟然任凭自家大哥夺势抢走自己打下来的江山。”

    “难道是因为最近沈家和江家发生了太多事,刺激了他老人家想着及时行乐,不做缺德事了?”江城道。

    “得了得了,我们四个臭皮匠也别再这里替他这个诸葛亮操心了,沈烽霖是谁,那是能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吗?他肯定是早就做好了万全准备,其实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林景瑄信誓旦旦道。

    “确实是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每天在家里不是煲汤就是带娃,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都不敢相信商场上所向披靡的沈三爷,还是专业的育婴师。”赵勤然扶额,大概也是放弃了。

    “我觉得我们走错了方向。”裴熙拿起酒杯小酌一口,“我们不应该一昧的去逼老三重整旗鼓,我们应该从他背后的女人入手。”

    “去找江清柠?”江城摇了摇头,“现在江来刚刚去世,这个时候去找她,我怕到时候万一言重把她刺激了,老三会宰了我们几个。”

    “这明显就是死局啊。”林景瑄后背靠在沙发上,仰头望着星空顶,“忽然间想要一醉方休解千愁啊。”

    “得了,你那点酒量还是不要勉强这些好酒了。”

    夜风袭来,林景瑄趴在酒吧大门口的石狮子上吐得七荤八素。

    赵勤然揶揄道:“还敢逞能吗?”

    林景瑄哭笑不得道:“你们为什么不拦着我?”

    “行了,我给你找个代驾,你别乱跑,老实的坐在这里。”赵勤然拢了拢外套,夜风下,他也有点不清醒了。

    林景瑄靠着石狮子迷瞪着,突然身前多了一道身影。

    他迷迷糊糊的抬了抬头,视线忽明忽暗,人影忽远忽近,他很努力的挤了挤眼睛,酒精就像调皮的小鹿,一个劲的在他脑子里蹦着跳着,让他越发的不清醒。

    许晟毅弯下腰将他从地上搀扶起来,“你喝了多少?”

    林景瑄听出来了对方的声音,一把戳开他的脑袋,“你是那个讨人厌的许晟毅?”

    “讨人厌?”许晟毅轻哼一声,“我好像没有对你做什么不妥的事。”

    “哼,一天到晚惦记我家雪儿,欺负我家雪儿年龄小,你这个大尾巴狼,少在我面前装无辜,我一眼就看穿了你的阴谋诡计,以后离我家雪儿远一点。”林景瑄摇摇晃晃的将对方推开。

    许晟毅忍俊不禁道:“我可从来没有僭越仁义道德欺负林小姐。”

    林景瑄打了一个酒嗝,“少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我要撕破你的伪装。”

    许晟毅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家

    伙就上手了。

    林景瑄举着两只手左右捏着许晟毅的脸,卯足了劲的拉扯着,“快露出你的真面目,你这个伪君子。”

    “是吗?既然你想知道我在想什么,好,我成全你。”

    夜风呼啸而过,卷起一地的残叶。

    赵勤然送走了喝的一醉不起的江城,重新走回酒吧前,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都不见醉意醺醺的林景瑄。

    他不禁皱了皱眉,“这家伙是自己走了吗?”

    夜,沉的像是压上了一块大石头,压抑的让人快要喘不上气。

    医院里:

    江清柠听着门外渐行渐远的脚步声,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总算是走了。

    她就是有些可惜自家三哥炖煮了好几个小时的鸡汤,白白浪费了。

    “爸,您也躺累了吧,我替您松松绑。”江清柠忙不迭的掀开白布,只是自己的手刚接触到江来皮肤的刹那,蓦地一僵。

    江来的手,不仅很冷,而且有点硬。

    江清柠试着推了推熟睡不起的父亲,她轻唤一声,“爸,您是睡着了吗?”

    江来的脸色灰败的不似正常人。

    江清柠慌乱的往后退了退,犹豫中她还是伸出了手。

    手指停放在江来的鼻息间。

    “啊。”江清柠踉跄着跌倒在地上。

    门外,保镖们听见异响,急忙推门而入,“夫人,怎么了?”

    江清柠颤抖着指着床上没有呼吸的人,“医生,叫、叫医生。”

    保镖们互相看了彼此一眼,大概是没有想明白去世的人为什么要叫医生?

    沈烽霖赶来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江清柠就缩在角落里,犹如无家可归的流氓猫,因为寒冷,瑟瑟发抖着。

    沈烽霖生怕自己的脚步声过重会惊吓住她,小心翼翼的蹲在她面前,轻轻地握上她的手。

    房间里,医生早已离开,偌大的病房,只剩下她一个人孤苦无依的蹲着。

    沈烽霖抱着她,“别怕,没事的。”

    “他们跟我说,爸死了,死了有好长一段时间了。”江清柠大概还有点懵,她有些怀疑之前那一切是不是都是她幻想出来的,江来早在几天前就因为车祸离世了。

    这一切,都是她自己欺骗自己幻觉出来的。

    沈烽霖看了一眼床上面如死灰毫无动静的江来,更是用力的抱紧了她瘦弱的身体。

    “三哥,我是不是在做梦,我梦到你跟我说爸没死,之前发生的事都是你们计划好的,我们还在一起有说有笑,他还跟我说想喝汤,我还给他拿了一盅汤过来,你瞧啊,保温盅还在那里。”

    “那不是梦。”

    江清柠眨了眨眼,眼泪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可是爸死了,他真的死了,我刚刚叫了他好久,他都没有应我,他的身体好冷,他的心脏不会跳了。”

    沈烽霖轻轻地擦拭掉她的泪痕,“我会查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岳父不可能平白无故就离世了。”

    “所以说之前不是梦,现在也不是梦,我爸真的不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古斯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