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五之尊〕〔墨景修秦暮晚〕〔错婚密爱:穆少心〕〔穆总的天价小新娘〕〔慕少心思不好猜 〕〔叶灵〕〔叶玄〕〔剑临诸天叶玄〕〔叶玄叶灵〕〔剑尊完整〕〔剑尊叶玄叶灵〕〔乔安好陆子熠〕〔剑尊〕〔陆子熠〕〔九五之尊最新章节〕〔狂少〕〔都市全能奶爸〕〔萧破天盖世战神〕〔太子爷今天又被逼〕〔韩三千苏迎夏全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56章 你能不能懂事一点
    第756章 你能不能懂事一点

    医生办公室:

    主任从未经历过如此事态紧急的时候,面对一言不发的沈烽霖,他更加坐立难安。

    长时间的沉默,让沈烽霖喉咙又干又涩,他目光犀利的看着三番四次欲言又止的主任医师,似乎迫切的想要从他嘴里得到一个答案。

    主任被盯得头皮发麻,他战战兢兢道:“初步判断,江董事长是因为窒息导致的死亡。”

    “一个好端端的人,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你现在告诉我他是窒息死亡,这是突发疾病,还是人为因素?”沈烽霖目光如炬,言语更是咄咄逼人。

    主任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道:“我检查过了,江董事长不是因为疾病原因。”

    “所以这是人为?”沈烽霖站起身,步步靠近胆战心惊的主任,“门外有保镖守着,连只蚂蚁都遛不进去,你告诉我,一个大活人怎么进去?”

    “我派人调查了监控,碰巧坏了,这不可能是巧合。”

    “你这言外之意是告诉我,我岳父的死亡跟你们医院和你们这群医生没有牵连?是门外那些保镖不作为擅自放了人进去,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把我岳父给弄死了?”

    主任越听这话越是滑稽,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更何况精明的沈三爷。

    这不是故意逗他玩吗?

    “可是一个人不可能平白无故就窒息死亡了。”

    “你是医生,你来问我?”沈烽霖斜睨他一眼。

    主任被吓得虎躯一震,“是,是,是,我会立刻调查清楚江董事长的真正死因。”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主任偷偷的擦了擦满头的冷汗。

    沈烽霖道:“进来。”

    “三爷,我询问了今晚的当值人员,他们很确定没有任何人进入房间。”来人汇报道。

    沈烽霖又将目光投掷到不再吭声的主任身上,似乎还想听他解释。

    主任如芒在背,整个人都如同紧绷的弦,僵硬到动弹不得。

    “可是有一点很奇怪,他们说九点左右听到了一连串的脚步声,他们去调查的时候,发现是一只录音笔。”

    “脚步声?”沈烽霖反问。

    “是的,他们离开了大概有五分钟时间左右,回来后一切如常,他们便没有及时报告给我。”

    主任恍若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忙撇清关系道:“会不会是这期间有人进去过?”

    “按理说岳父的事只有屈指可数的人知情,对于已经死亡的人,谁会大费周章的冒险再来处理一次?”沈烽霖觉得这个说法漏洞百出。

    无人言语。

    “让当值的人来见我。”沈烽霖坐回沙发上,疲惫的捏了捏鼻梁。

    李成可能这辈子都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摊上这样的麻烦。

    他畏畏缩缩的进了办公室,不知是办公室的暖风太低,还是他心里发虚,不由自主的缩紧了脖子。

    “我记得我说过,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两个人不能同时离岗。”沈烽霖指尖一搭一搭的叩着膝盖。

    李成闻言,更是心慌意乱,他迫切解释道,“当时情况太诡异了,我们也是鬼迷心窍被吓傻了。”

    “朗朗乾坤,除非是人为,否则那一切蹊跷的事都是无中生有的事。”

    “我们也只是离开了几分钟,真的只有几分钟。”

    “过后还有谁来过?”

    “对了,还有那位江二小姐和她的丈夫,他们大闹了一场,夫人让江二小姐在房门前看了一眼江董事长就让他们离开了。”

    “江清河?”沈烽霖脱口而出这个名字。

    “那位江二小姐很伤心,哭了好一阵子。”李成又道。

    “她为什么要这个时候来见她父亲?”

    李成不敢接话,老老实实的低着头。

    夜雾更浓,笼罩着医院上上下下。

    江清柠从梦中惊醒过来,她望着空荡荡的房间,满头虚汗的坐起身。

    这里不是医院?

    “夫人,您醒了?”秦妈听见声音从沙发上站起身。

    “我什么时候回来的?”江清柠单手撑在额头上,她不是在医院吗?

    “三爷送您回来的,医院里人多眼杂,还是家里适合静养。”

    江清柠急忙掀开被子。

    “夫人,您这是要做什么?”秦妈制止着,“医生千叮咛万嘱咐您要卧床休养。”

    “我要回医院。”

    “三爷交代过了,您好好的养着,他会处理好的。”

    “我要回医院。”江清柠执意道。

    “夫人。”秦妈压制着她的手,加重语气道:“夫人,您懂事一点好吗?”

    江清柠愣了愣,大概是没有想到向来温和知礼的秦妈一句吼懵了。

    秦妈自知言重,放缓语气道:“三爷好几天没有休息了,您难道忘了老爷子也刚刚去世吗?他现在全凭着一股毅力在撑着自己,既要奔波江董事长的事,还要照顾你,更要面对即将召开的沈氏董事会,他比谁都累都难,您能不能好好的听他的话,就待在家里?”

    江清柠眼泪不停的往外涌,她无望的用双手掩面,痛哭失声,“对不起,我太任性了,对不起。”

    “夫人,我知道您心里很难过,江董事长突然离世让您一时难以接受,可是人死不能复生,您还得为三爷好好考虑考虑,他现在腹背受敌,举步维艰,他更需要您默默的撑着他,而不是跑在前头让他再分身乏术。”

    “对不起。”

    “您应该相信您的丈夫,他会处理好的,他是那么厉害的人物,一定会把所有事都解决的。”

    江清柠点头如捣蒜。

    “现在外面有多少人盼着他沈三爷倒下,墙倒众人推,人心寒凉,夫人您是知道的。”

    “我知道的,我会安安静静的在家里等他,不再添乱。”

    秦妈掖了掖被子,“你身体虚,还得多休息,好好躺着,等天亮了,三爷就回家了。”

    江清柠躺回床上,却是难以入眠。

    窗外的天,还是死寂沉沉,黑沉的像是个无底洞,她仿佛看不见黎明曙光正在朝着她走来。

    清晨,阳光破晓。

    西城公寓:

    凌乱的大床上一双腿从被子里伸了出来,腿上还遍布着乱七八糟的伤痕。

    床上的人睡意惺忪的睁了睁眼,还有些迷蒙的环顾了一圈房子。

    陌生的墙,陌生的窗,还有那满地的狼藉,一桩桩,一件件,似乎都在阐述一个中心思想:他酒后乱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