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王〕〔帝尊王妃〕〔一胎多宝之奶爸的〕〔江北辰王子晴_〕〔骆风棠杨若晴〕〔狐情一世缘〕〔从水浒到洪荒〕〔顾老太〕〔顾小鱼〕〔江黎〕〔陆总〕〔全职之怪物猎人〕〔陈文泽〕〔神魂丹帝〕〔林霄〕〔浴火狂少〕〔凌天宇〕〔不会真有人觉得师〕〔超级海岛大亨〕〔史上最强练气期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59章 请君入瓮
    沈天浩说的信誓旦旦,就差再次指天立誓。

    江清柠当真是被他那为表忠心日月可鉴的憨厚样逗乐了,摆了摆手,“好,我知道了,你去喝水吧。”

    沈天浩走一步停一步,大概还是有些不放心,他又折返回来,“三叔不会也还在怀疑我的一片赤诚之心吧。”

    “我想他应该不会怀疑。”

    沈天浩虚惊一场的摸了摸自己的心脏,“果然啊,三叔还是相信我的。”

    “凭着你这脑回路,我想没有人会担心你谋朝篡位。”

    “那是当然,我对三叔的忠心,日月可鉴。”沈天浩说着说着噤声了,他忽然间犹如炸毛了鸡,怒目而视,“你在骂我蠢?”

    “我哪句话在骂你蠢了?”江清柠反客为主质问道。

    沈天浩思前想后一番,她好像也没有说什么侮辱自己的话。

    “坐着够久了,你慢慢写。”江清柠裹着毛毯回了卧房。

    沈天浩依旧在回忆江清柠说的每一句话,她似乎没有说什么贬义词,可是怎么觉得有点奇怪,拆开她的话,每一个字都是很正常的,可是合在一起,又有一种屈辱感。

    她就是在骂我!

    沈天浩恶狠狠的瞪着紧闭的那扇门,龇牙列齿了好一阵。

    算了,谁叫我大人大量,不跟你这种小女娃娃斤斤计较。

    午后:

    江家庭院,腊梅清香扑鼻。

    江夫人心情甚好的躺在椅子上晒着太阳,全然没有理会屋内传来的门铃声。

    佣人急忙打开了铁门,恭恭敬敬的退到一旁,“三爷。”

    江夫人听着越来越靠近的脚步声,不以为然的睁了睁眼。

    沈烽霖倒是毫不见外,直接坐在了一侧的躺椅上。

    江夫人保持警惕的坐起身,“沈三爷百忙之中抽空前来,着实是让我有些意外,应该不是寒暄来问候我这个长辈吧。”

    沈烽霖看向院子里那一株争相绽放的腊梅,道:“江夫人兴致不错,听着曲儿,晒着太阳,不知情的人怕是还不知道这个家里刚有人去世了。”

    “沈三爷也不必跟我拐弯抹角,像你这种身份的人,无事不登三宝殿,有话请直说吧。”

    “我有一件好事和坏事都想说给江夫人听听,江夫人想先听哪一件事?”

    江夫人眉头轻蹙,十分不解这个男人的行为,他这是唱的哪一出戏?

    沈烽霖似乎很有耐心,等着她回复。

    江夫人坐直身体,直言不讳道:“沈三爷不必跟我藏着掖着,你想说什么请直说。”

    “既然江夫人不选择先听哪一个,那我就先说好事吧。”

    江夫人心里憋着一口气,隐隐之中有一丝不祥预感。

    沈烽霖道:“其实岳父并没有车祸去世。”

    “……”江夫人噌的一声从躺椅上站了起来,更是一脸惊悚,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才说清楚一句话,“你、你这是什么话?我、丈夫没死?他真的没死?”

    沈烽霖沉默中看着女人那精彩纷呈的脸,起初的彷徨,转而又是惊喜,随后是掩饰不了的恐惧。  大概是事与愿违,心中的什么期许落空了,她想要高兴,却是怎么也笑不出来,满脸都是难以掩饰的苦涩。

    沈烽霖点了点头,“是的,岳父并没有因为车祸离世,他只是和我一起演了一出戏,打算请君入瓮。”

    江夫人身体止不住的颤抖,“沈三爷,你、你怎么能用这种事开玩笑?”

    “江夫人这是太开心所以激动到颤抖了?”

    江夫人强颜欢笑道:“我马上去医院,这老头子怎么能用这种事开玩笑,这几天可是担心死我了。”

    “江夫人先不急,我话还没有说完。”

    江夫人哪里能冷静得下来,她语无伦次道:“我太高兴了,我马上去通知所有人,这个老头子可真是把我所有人都吓死了。”

    “岳父已经去世了。”沈烽霖又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江夫人本是手足无措,但听他这么一言,浑身一颤,忽然间就冷静下来了。

    沈烽霖再说着,“岳父昨晚上被人伤害了,当场死亡。”

    “……”江夫人双腿一软跌坐在椅子上,转而又掩面痛哭起来,“你都是骗我的,沈三爷,你在骗我。”

    “是啊,这一出出戏,让人应接不暇,连我都有些措手不及。”

    江夫人抬起头,急红了眼,“是谁,是谁伤害了老头子?”

    “之前我们还没有头绪,但今早我得到了一个好消息,迫不及待就想来告诉江夫人一声。”

    江夫人心里瘆得慌,这个男人究竟在盘算什么?

    沈烽霖道:“江夫人也认识这个伤害岳父的凶手。”

    “是谁?”

    “你的女儿江清河。”

    江夫人更是控制不住情绪的站起身,怒吼道:“沈三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女儿杀了她父亲?你怎么能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江夫人觉得很意外?”沈烽霖点头,“确实是很意外。”

    “我们两母女都被你们所有人蒙在鼓里,你和江来串通演戏说什么请君入瓮,你们在怀疑什么?又在密谋什么?我们都以为他死了,只有你知道他活着,现在他真的死了,你却来质疑我们?”江夫人大笑起来,“这一切都是沈三爷在筹谋划策,我看我丈夫是被你害死的吧。”

    “仔细一听,好像是我的确有几分嫌疑。”

    江夫人盛气凌人道:“沈三爷,我们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因为车祸去世的,你如果不想把事情搞大,这件事还是就此止步吧,无论我丈夫是被人害死,还是意外去世,我都不想再追究了,我只想平平静静的过日子,不想去掺和京城里那些是是非非,最终被人沦为笑柄。”

    “江夫人觉得我来见你是没有证据吗?”

    江夫人神色一凛。

    沈烽霖把相机拿了出来,“这几日一直有个记者偷偷地跟踪着江二小姐,很荣幸的,他拍到了一些精彩的照片,江夫人想不想过目过目?”

    江夫人作势就准备抢。

    沈烽霖眼疾手快的收了回来,“我又凭什么要给你看?”

    “你、你少说那些无中生有的话。”

    “我可以帮你想个办法保全你女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万族之劫〕〔穿成权臣的心尖子〕〔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