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百川〕〔天启预报〕〔龙神丹帝〕〔我不会武功〕〔万界仙王〕〔雄爸天下西风漂〕〔妃常难搞:魔尊又〕〔王爷天天奉旨相亲〕〔塔防战略〕〔我在西游开酒店〕〔请叫我馆主大人〕〔美食小当家〕〔返回1998〕〔孙猴子是我师弟〕〔全民轮回只有我开〕〔猛卒〕〔全职公敌〕〔校草殿下太妖孽〕〔我真的只有一个老〕〔我的头发能创造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62章 所以,他该死
    江清河从母亲的眼里看出了无助,她越发坐立难安,忙道:“妈,您快告诉我,究竟怎么了?”

    江夫人坐回了沙发上,屋内灯火通明,照耀在她身上时,任谁都能一眼看穿她在强颜欢笑。

    江清河忙不迭的坐在她身旁,“沈烽霖对您说了什么话?”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爸没有车祸死亡?”江夫人不答反问。

    江清河眉头一蹙,眼中一闪而过一丝彷徨。

    江夫人摇了摇头,“你这个傻孩子,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沈烽霖跟您说了爸没死的事?”

    “嗯,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们将计就计,故意设局,大概就等着下葬那天让我原形毕露。”江夫人苦笑道,“二十几年的夫妻啊,他竟是如此怀疑我。”

    “所以,他该死。”江清河咬牙切齿道,“我以为我改过自新了,哪怕全天下的人都可以怀疑我,唯独他不可以,他是我父亲,我血浓于水的至亲,他不能怀疑我。”

    江夫人捧着孩子的脸,细细摩挲,“就算如此,你也不应该做这种傻事。”

    “沈烽霖告诉您了,他对您说是我杀了爸爸?”江清河大笑起来,“他就算把嘴皮子说破,这世界上也没有人会相信他的鬼话,比起我的嫌疑,他更有动机不是吗?”

    “他有证据。”

    江清河神色一凛,“不可能,我不可能留下任何证据。”

    “虽然我不知道他手里有什么证据,但我不能冒险,不能让你身陷漩涡。”

    江清河诧异道:“妈,您要做什么?”

    “这件事必须要尽快结束,不能任其发展,否则到最后只会两败俱伤。”

    “我不怕。”

    “可是我怕啊,孩子,程家到现在都没有接受你,如果再传出任何不利于你的流言蜚语,你和程易还有未来吗?”江夫人握上她微凉的小手,“答应妈,什么话都不要再说。”

    “妈,您别做傻事,沈烽霖不可能会有证据的,他就是用话来炸你而已。”江清河思忖片刻,“他制造舆论,我就不会制造舆论吗?我们可以先发制人抹黑他借江家去夺沈氏。”

    “有用吗?”

    “有用的,现在外面窃窃私语的声音都是在讨论他沈烽霖怎么拿回沈氏,凭着他的心狠手辣,是不可能白白把自己的江山拱手让人,他一定会想办法哪怕不择手段也要夺回来。”

    “没有用的,你也说了他心狠手辣怎么可能会任人牵着鼻子走?”

    “我会想到办法的,妈,您相信我,他沈烽霖拿我没辙的,他手里的证据无非就是嘴上说说,没有任何威胁性。”

    “可是——”

    江清河捂住她的嘴,“您现在去洗个澡好好休息,明天阳光破晓,一切黑暗都会散去的。”

    江夫人半信半疑的站起身,“孩子——”

    “妈,我只有您一个亲人了,您也是我最后的善良,如果没有了您,我不会放过他们任何一个人。”

    翌日,阳光明媚。

    “叮咚……”门铃声响起。

    p;  秦妈看着门外不请自来的江清河,犹豫中要不要让她进来。

    江清柠捧着水杯朝着玄关处望了望,“秦妈,是谁来了?”

    “江二小姐。”秦妈如实道。

    江清柠看向落地窗前刚刚初升的太阳,这一大早的,怕是来者不善啊。

    “叮咚……”门铃还在继续。

    “让她进来吧。”江清柠走下台阶,坐在了沙发上,等候着对方进入。

    江清河一夜未眠,神情稍稍有些憔悴,她看向沙发上举手投足间都彰显大方得体的姐姐,笑意盎然的走上前,轻声唤道:“姐姐。”

    “别说那些咱们都相互恶心彼此的话,你直接开门见山吧,你这一大早的,也不像是闲着没事做。”江清柠喝了一口牛奶,抬头,四目相接。

    江清河倒是也不客气,径直坐在了沙发上另一侧,“姐姐今天的气色不错,我还以为爸的离世对你打击过重,仔细一瞧,也没有伤心过度的样子。”

    “是啊,你都还笑得出来,我如果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样子?”江清柠轻哼一声,放下水杯。

    江清河环顾四周,“沈三爷一定是特别喜欢姐姐,不然外面早已是乱作一团,而整个十四院呢,却是一片安宁,我可真是羡慕极了。”

    “以前我就说过,能被抢走的,都是垃圾,我还得感谢你的无私奉献精神,把沈天浩这个玩意儿从我身边清理干净,否则我也遇不到堂堂沈三爷,更是有幸成为三爷夫人。”

    江清河脸上的虚情假意挂不住了,隐下了那虚伪的笑容,她轻哼道:“我也得感谢姐姐啊,如果没有你的放手,我怎么有机会嫁给程易这种好男人,哪怕我三番四次的欺骗,他依旧对我深信不疑。”

    “你以为我表哥真有那么糊涂?他对你,无非就是一种试探,时间久了,你觉得他还会相信你吗?”

    江清河恍若被人一语揭穿了伤疤,静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不由自主的紧握成拳,“可惜了,我这个人别的长处没有,但演戏,称得上专业,以前能哄的男人团团转,现在也能,以后更能。”

    “你也只能得到这种泡沫婚姻。”江清柠站起身,“话不投机半句多,你还是回去吧。”

    “原来说了半天,我们还没有说一句正话,也怪我,总喜欢寒暄两句。”江清河同样起身,慢慢的朝着江清柠走去。

    江清柠戒备着她的靠近,不着痕迹的往后移。

    江清河笑道,“姐姐不用害怕,这可是你家,我还能对你做什么?”

    “你可以走了。”

    江清河摇头,“我是有正事才来找姐姐的。”

    “你究竟还想说什么?”

    江清河看向窗外灿烂明媚的朝阳,笑道:“瞧啊,春天快到了,日子也越来越暖和了,姐姐也不想寒冬凛止,再受一次彻骨的寒,是吧。”

    江清柠注意到对方那犀利到几乎接近杀意的眼眸,不知为何,心脏位置有点发麻。

    江清河压低着声音,似鬼魅,“我奉劝姐姐一句,不要动我的母亲,她是我最后的善良。”

    江清柠一眼剜过去,“你们在伤害父亲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也是我最后的善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林平李静名字〕〔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