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逆袭为龙〕〔缘来爱情只为你〕〔帝医霸婿〕〔入赘为婿〕〔护花战神李航许沐〕〔楚天江花瑾婷_〕〔穿越到斗罗的我成〕〔盛世狂妃:傻女惊〕〔妻不厌诈:娄爷,〕〔国师又又又想篡位〕〔宴先生缠得要命〕〔末日拼图游戏〕〔反派天天想和离〕〔十方乾坤〕〔重生之最强人生〕〔威震九州〕〔都市最强狂婿〕〔国民闺女五岁啦〕〔重生小妻甜又暖〕〔大魔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63章 是我杀了他
    江清河不以为意,更加靠近江清柠一分,“我可以如实告诉你,父亲不是车祸死亡,他是被我活活憋死的。”

    “……”江清柠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置信的扭头看着笑靥如花的女人。

    江清河笑容更深,“所以你要报复的人,是我,别找错了对象。”

    “你、你刚刚说什么?”

    江清河不介意再重复一遍,“我可以给你描述一下整个过程,我用枕头捂住了他的头,这还得多亏了三爷想出来的办法,把爸爸的手脚绑起来,免得他挣扎,他就在我的手底下一个劲的摇着头,却无能为力摆脱我。”

    江清柠往后踉跄一步,身体重重地跌坐在沙发上。

    江清河居高临下的瞪着她,“他怕是到死都没有想到会是被自己的女儿给活活憋死的,真是太可惜了,他可能还没有给你留下只言片语。”

    江清柠急喘着呼吸,心口处好像有什么东西裂开了,她好像看见了最后一幕,父亲无力的抠着床单,企图挣脱开江清河的压制,却在挣扎中,慢慢的失去了生命。

    江清河啧啧嘴,“姐姐很伤心对不对?没关系,熬过去就好了。”

    “你该死,江清河,你真该死。”江清柠失去冷静,抓起桌上的水杯愤怒的砸过去。

    江清河侧身一躲,直接躲开了水杯,她突然阴沉下来,道:“江清柠,你最好别动我母亲。”

    江清柠喘着粗气,怒瞪着还在威胁自己的女人,“我偏要动她,我就要让你跟我一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入土为安!”

    “你敢。”

    “我失去的,你也一样不配得到,我没有父母了,我也让你跟我一样再无娘家。”

    江清河作势就想着扑上前。

    秦妈听见客厅里传来的吵闹声,连忙跑出去,幸得她眼疾手快的拦住了失去冷静的江清河。

    江清柠扶着沙发站起身,“你给我滚,滚出去。”

    “你敢动我母亲一下试试。”江清河推开了拦住她的秦妈,目光如炬,“我不会饶过你。”

    江清柠没有理会她的河东狮吼,颤抖着身体从沙发上站起来,“你会不得好死的,江清河。”

    江清河目眦欲裂,“逼急了我,我会让你跟我一样一无所有,我反正都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可是你呢?江清柠,你肚子里还有一个!”

    江清柠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戒备的望着瞪得两眼充血的女人,想必她是被逼急了才会这般语无伦次。

    江清河最后被秦妈给推出了家门。

    秦妈心有余悸的直接将大门锁上,“这位江二小姐太可怕了,需要告诉三爷吗?”

    江清柠愣愣的坐在沙发上,她好像听见了耳边传来了父亲的轻声叮咛,唤着她的小名,抱着她的小身子转着圈圈。

    可是,当她仔细一听,认真一瞧时,所有景象都如同海上泡沫见到阳光就破裂了。

    “夫人,您怎么了?”秦妈抬起手轻轻的在她眼前晃了晃。

    江清柠回过神,有些心不在焉的摇了摇头,“没事。”

    sp; 西城律师事务所,一如往常的人来人往。

    一辆宾利轿车停靠在马路牙子边,司机躬身打开车门。

    沈烽霖一路目不斜视的进入了事务所。

    事务所内,所有员工皆是不约而同的看过去,沈三爷气场太过强大,强大到让人难以忽视。

    赵律师听着助理汇报,先是一愣,随后手忙脚乱的收拾了一下凌乱的办公桌,还没有来得及收拾干净,就听见办公室大门咔嚓一声被人推开了。

    沈烽霖径直入内,毫不见外的翘腿坐在了椅子上。

    赵律师被来势汹汹的沈烽霖吓得脑门直冒汗,毕恭毕敬的亲自端上一杯咖啡,“三爷。”

    沈烽霖旋转了半圈椅子,俯瞰着落地窗外的车水马龙,似笑非笑道:“赵律师这办公室外的景色很不错。”

    “这可比不上沈氏的地段。”赵律师心里七上八下直打鼓,大概是知道沈烽霖百忙之中前来肯定是来者不善。

    “现在沈氏也不是我当家做主了。”沈烽霖指尖轻叩着椅子扶手,“赵律师也不必对我这般恭敬,坐下再说。”

    “沈三爷亲自上门,是有什么法务上的事需要咨询我吗?”

    “确实是有些私事需要麻烦一下赵律师。”

    赵律师正襟危坐,“您请说。”

    “岳父去世的第二天听说赵律师来过医院见过我夫人?”

    赵律师顿时如芒在背,“是。”

    “我夫人说岳父的遗嘱只需要告诉她一人就可以了。”

    “那是我工作上的失误,江董事长去世必须要遗嘱受益人全部当场才应该宣布,是我心急火燎忘了规矩。”

    “赵律师这话有些前后不一啊。”

    “可能是这两日没有休息好,精神方面有些欠佳,出现这种致命性的错误,是我的过失,我会亲自向大小姐道歉。”赵律师心虚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赵律师这言外之意是告诉我那日的遗嘱作废了?”

    “不不不,是我看错了,江董事长一共立了两份遗嘱,其中最后一次更改是在上个月前,我交由大小姐的那份是两年前他立下的,确实是我工作上的失误。”

    沈烽霖瞥了一眼说的断断续续明显就是还没有打好草稿的男人,开口道:“赵律师这是把我当成傻子一样哄骗了?”

    “沈三爷,您误会了。”

    “或许是赵律师知道我现在在沈家也是无权无势,毫无威胁,所以可以肆无忌惮的欺负我夫人了吗?”

    赵律师越发的汗如雨下,“三爷,您真的是误会了,我是律师,我不可能知法犯法,那天去见大小姐是我忧心过重才会出现致命性的错误。”

    沈烽霖站起身,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跟自己玩文字游戏的男人,道:“我希望你记住今天说的话,我沈烽霖可以忍受你们在我面前玩心计,耍小聪明,但欺负我背后的女人,就是在挑战我的底线。”

    “三爷——”

    “赵律师是聪明人,应该权衡清楚得罪了谁更难收场,更容易留下祸患,我沈烽霖从来都不是纸老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周仙吏〕〔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