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石飞〕〔冷少的傲娇萌妻〕〔巅峰赘婿〕〔最强废婿〕〔林子铭楚菲〕〔龙婿林子铭〕〔上门女婿林子铭〕〔超凡强龙〕〔我,开局复活了远〕〔山野糙汉小娇娘〕〔一胎两宝:萧少的〕〔逆天丹帝〕〔最强医圣林奇〕〔帝皇神座〕〔刘大红〕〔第一仙师〕〔林诗语〕〔千古第一圣贤〕〔不好好搞科研就要〕〔我真的只有一个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69章 江夫人的污蔑
    第769章 江夫人的污蔑

    这话里的信息量太大,弄得在场的人一个个都还在懵逼状态中。

    “清场。”沈烽霖一声令下,数十名保镖瞬间涌进。

    江夫人突然大笑起来,因为眼角还挂着泪痕,那笑容里仿佛掺进了无数无奈和苦涩,她道:“沈三爷是怕我实话实说让你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吗?”

    “我只是不想让更多的人听着你的胡言乱语。”沈烽霖用力摆手。

    报表名一拥而上,客客气气的邀请着宾客离场。

    林总不屑一顾道:“沈三爷这是什么意思?我们都是来吊唁江董事长的,你这样请我们离开,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沈烽霖,你在害怕什么?你难道是害怕我告诉所有人老头子不是因为车祸死亡的事实,是吗?”江夫人咆哮而出。

    众人听得目瞪口呆,新闻里曝光的江来死因不就是因为车祸意外吗?

    这其中竟然还有隐瞒?

    沈烽霖眯了眯眼,“你最好闭上你的嘴,我不想让岳父最后一程都走得不安宁。”

    “你当然希望我闭嘴了,不然谁会知道我家老头子出车祸是你们俩串通好的戏码。”江夫人脱口而出,“你敢说不是你和他设局故意搞出的假车祸?”

    “这、这怎么可能?”所有人不敢置信,不约而同的被江夫人这一席话惊得语无伦次。

    江夫人看向宾客,心如刀割的摇着头,“我今天就告诉你们,我家老头子和他的女婿装死欺骗我们所有人。”

    “难道、难道江董没死?”林总如雷轰顶的看向冰棺里毫无血色的人,那张灰败的脸并无一点人气的样子,这是没死?

    “不,他死了,他不是因为车祸,而是因为蛇蝎心肠的江清柠和她的丈夫,他们在医院里活活憋死了老头子。”江夫人面目可憎的指向一旁的两人,说的咬牙切齿。

    “什么?”

    江夫人绝望的趔趄一步,恍若心如死灰了那般,她声泪俱下道:“我怎么都没有想到老头子精明了一辈子,最后却被人算计,还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不、不可能啊,沈三爷为什么要伤害江董事长?”

    “对,如果他真的要伤害江董事长,何必绕这么大一圈子,直接车祸意外不是更好吗?”

    江夫人哽咽道:“我也想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心狠手辣,江清柠,那可是你父亲啊。”

    “你颠倒黑白的能力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啊。”江清柠轻笑一声,“是,我们是故意设局制造假车祸,为什么要制造假车祸,还不是因为有人真的存了杀心,爸才会用这种办法去试探她!”

    “你不打自招了,江清柠,你承认了,这一切都是你和沈烽霖串通好的。”江夫人双手紧握成拳,怒目而视,“你以为杀了你爸爸,你们就会得到江家的一切吗?你以为得到了江家的一切,沈三爷就有机会抢回沈氏了吗?人在做,天在看,你会不得善终的。”

    江清河全程沉默不语,她就像是局外人第769章 江夫人的污蔑

    一样哑口无言的看着这出闹剧。

    母亲为什么要说这些话?还要当着所有人的面,难道她的意思是想出其不意自己先揭开真相让沈烽霖措手不及,任他手里有什么证据,在先入为主的群众面前,都会显得是做贼心虚的假证吗?

    “那你得问问你女儿她在下狠手的时候可有想过在她枕头下的人是她的父亲。”江清柠目光灼灼的瞪着一旁不言不语的江清河。

    江清河轻咬红唇,眼睛又红又肿,她道:“姐姐,我竟然不知道原来你和三爷设了这么一个局,我和我母亲无依无靠,就只有父亲这一片天,只要他死了,我们母女两在你们眼里怕是连蝼蚁都不如吧。”

    “你敢当着爸爸的面再说一遍这些事跟你无关吗?”江清柠道。

    “我们都知道现在沈氏多事之秋,沈老爷子的遗嘱交代了把沈氏交给沈一成处理,沈三爷这个传说现在变成了一个尴尬的存在,我只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会为了帮助沈三爷而杀了父亲来抢江家的财产。”

    众人不敢出声打扰两姐妹之间的对峙。

    江清河声音极度悲怆,“是,江家是有点家底,可以帮助沈三爷东山再起,说不定还能更上一层楼,可是那是你父亲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你想要,我们让给你就是了,你为什么要用这种肮脏的手段去抢?”

    “清河,不说了,你爸心里清楚她养了个什么女儿。”江夫人扶着自己的孩子,摇摇欲坠,“别让大家看了我们江家笑话,今天我们就安安静静的送你爸爸最后一程。”

    “你就不想问问那天在医院里有没有人拍到你江清河进入病房做了什么吗?”沈烽霖漫不经心的问,语气甚是平常,并无半点波澜,好似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江清河下意识的抬头看向说得言之凿凿的男人,她竟是面露了一丝心虚感。

    江夫人将自己的孩子护在身后,质疑道:“沈三爷连假车祸都想得出来,自然早就想好了怎么撇清嫌弃,没关系,你要怎么污蔑我们两母女,直接说就行了,你也当着在场所有人,公开自己的那些所谓证据。”

    “江夫人这反打一耙,当真是让我不知所措。”言罢,沈烽霖拿出了手机。

    江夫人急喘着粗气,最后竟是冷静不下来,上手去抢,“沈烽霖,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想做什么脏事来伤害我们?老头子你好好看看啊,你就任由他们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吗?”

    “沈三爷,我真的是有点看不下去了,且不说整件事真相如何,但逝者为大,有什么事不能等葬礼结束吗?”薛董站了出来,语气凝重道。

    “是啊,沈三爷,今天这样的场合已经够难受了,我们这些外人也不便掺和你们自家人的事,但也不能坐视不管您欺负他们孤儿寡母,还请您高抬贵手,安安静静送江董离开吧。”李总道。

    “这么说来,还是我不合规矩了?”沈烽霖反问。

    众人噤声。

    江夫人跌坐在地上,哭得肝肠寸断,“我就想让老头子安安静静的入土为安,你们为什么还要来打扰他?连他死了都不想放过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古斯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