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锦鲤加持〕〔云城保帝建筑工地〕〔我叫唐幺幺〕〔时代狂流〕〔我从来都不主动〕〔时空斗甲行〕〔妖女哪里逃〕〔我给时空打补丁〕〔冷艳总裁的超级狂〕〔王爷,王妃又去打〕〔我的白富美老婆〕〔贞观憨婿〕〔万世最强帝尊〕〔黎玖〕〔足球符咒系统〕〔替嫁医妃是大佬〕〔穿成暴君的和亲小〕〔末世时代开启〕〔至尊龙帝牧童听竹〕〔重生归来之蔓蔓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75章 困局
    “扑哧。”江清柠忍俊不禁的掩嘴笑了起来,“你就这么想的?”

    “不得不承认,赵律师的一番话太有感染力,连我自己都有些义愤填膺想要狠揍那个沈三爷一顿了。”

    “律师不愧是律师,知道怎么避重就轻,知道怎么颠倒黑白。”江清柠情不自禁的后背发凉,如果照着事态这么发展下去,怕是他们真的要被京城里一人一口唾沫星子给活活淹死了。

    “柠柠,幸好你丈夫很聪明。”

    江清柠诧异的看着他,“三哥,你这是备受打击过重,有点不正常了。”

    “你为什么这么说?”

    江清柠眨了眨眼,“沈三爷是不会说这种自卖自夸的话。”

    沈烽霖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身为一个合格的丈夫,他不能让自己的妻子因为那些流言蜚语而忧愁而难受。”

    “那你是有办法了?”江清柠莫名的有些期待。

    “快想到了。”沈烽霖说的言之凿凿,似真有那么一回事的样子。

    江清柠嘴角抽了抽,越发不敢相信眼前不着腔调的人就是自家神圣到不可侵犯的沈三爷,她半信半疑的抬起了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体温正常啊。

    沈烽霖捏了捏她圆乎乎的小脸蛋,“秦妈做好了一桌子饭菜,肚子饿了吧,咱们先吃饱饭再好好想办法。”

    江清柠当真是被他逗乐了,“三哥。”

    “嗯。”

    “你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沈烽霖牵起她的手,“变成了什么样子?”

    “以前像仙人,高不可攀,现在像凡人,懂得七情六欲。”

    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卧房。

    沈天浩坐在轮椅上,仰望着从缝隙处渗漏进来的阳光,他正在思考着,很严肃,严肃到他有预感接下来的事有可能会改变他的命运。

    “大公子,吃饭了。”秦妈唤了一声。

    沈天浩坐在餐桌前,眼角余光一一从两人身上巡视而过,他倍感揪心,都快食不下咽了,然而身为当事人的两人呢?他们竟然吃的津津有味。

    “你不吃饭看我干什么?”江清柠擦了擦嘴角的油渍,抬头,两两四目相接。

    沈天浩直言不讳道:“你还吃的进去?”

    “我为什么吃不进去?难道秦妈今天做的菜味道不对?”说着,她又尝了一口。

    沈天浩摇了摇头,“果然是缺心眼啊,你是不上网看看舆论走向吗?现在门外那些记者都快把十四院大门给挤破了。”

    “嗯,确实是挺麻烦的。”江清柠夹起一块猪蹄,“今天的蹄筋炖的很烂,一咬就断,好吃。”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沈天浩单手扶额,他为什么有一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感觉?

    “话说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江清柠自上而下的审视他一番,“现在你三叔已经离开了沈氏,你也没必要再留在这里了。”

    沈天浩下意识的瞄了一眼气定神闲吃着饭菜的三叔,急忙表明态度道:“我怎么可能离开?我生是三叔的人,死是三叔的魂,三叔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你这是有投敌的倾向啊。”江清柠打趣道,“大哥身强力健,我想再生一个也不迟。”

    “你现在还有心思来担心我?你怎么不好好想想你该怎么办?”沈天浩反问。

    “沈天浩,你有些奇怪啊。”

    “我、我哪里奇怪了?”沈天浩不解道。

    “你好像很关心我们?”江清柠反问。

    沈天浩尴尬的低下头,“谁会关心你,我只是不想因为你的破事而毁了我三叔的清誉。”

    “如果是以前,你肯定会指着我的鼻子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外面传言的我欺负的人可是江清河啊,你心尖儿上的公主啊。”

    “咳咳。”沈天浩轻咳道,“我就算再喜欢清河,我也得实事求是的说话,这件事,我相信跟你无关。”

    “今天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你别跟我一天到晚还笑嘻嘻的,你就没有半点压迫感?”沈天浩觉得都快火烧眉毛了,反观这丫头呢,吃嘛嘛香。

    江清柠无奈的耸耸肩,“我是有口难言啊。”

    “你跟我顶嘴的时候,怎么就不是有口难言了?我瞧着你这嘴皮子挺溜的。”沈天浩分析着:“咱们一点一点解决,先捋顺江董事长——”

    “沈天浩。”江清柠突然打断他的话。

    “嗯?”

    “谢谢你。”江清柠埋下头继续吃饭。

    沈天浩当场懵了,她刚刚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谢谢?

    沈烽霖夹起一块猪蹄放在了沈天浩碗里,“多吃点,别瘦了,免得又传言我亏待了自己的侄子。”

    沈天浩犹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问:“三叔,我是说多了话吗?”

    “没有,你说的很对。”沈烽霖与他相视一笑。

    沈天浩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噤,自家三叔为什么要对他露出这么一个、一个别有居心的笑容?

    夜色朦胧,别墅外,路灯一盏接着一盏相继被打开。

    江清河站在窗户边,目不转睛的望着楼下那渐渐枯萎的梅花,可能是少了人打理,花朵落了一地。

    “二小姐,麻烦您在遗嘱上签个字。”赵律师准备好所有东西,把文件一字摊开。

    江清河回过头,她的双眼又红又肿,脸色也比之往日苍白了许多,她走回了沙发前,逐字逐句的把所谓的遗嘱看了一遍又一遍。

    “对于江夫人的意外,我很难过,但还请您节哀顺变。”赵律师递上笔。

    江清河道:“我妈出事前去找过您,对不对?”

    “嗯,江夫人确实是来找过我。”

    “她都跟您说了什么?”

    赵律师叹了一口气,“那一天江夫人有些奇怪,她好像早就料到了会有今天,特别郑重其事的跟我说没有人会怀疑遗嘱的真实性,哪怕沈三爷知道是假的,他也无法揭穿。”

    “她是想好了退路。”江清河自嘲般苦笑了一声,“现在真的没有人会怀疑是我们伪造了遗嘱。”

    “江夫人对您真的是倾尽所有。”

    “我知道,我一定不会辜负她。”

    “请您节哀顺变,无论如何,都要照顾好自己,这样您母亲才会没有遗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