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殿萧天策〕〔第一女婿〕〔唐朝林轻雪〕〔你是我的万千星辰〕〔万族之劫〕〔江小北沈清瑜〕〔无敌天王归来〕〔张诺李世民〕〔我在大唐开酒馆张〕〔厉爷,团宠夫人是〕〔医鸣惊人:残王独〕〔王的女人谁敢动〕〔掌权人〕〔夏天周碗秋〕〔先锋〕〔首席继承人陈平〕〔夏天周婉秋〕〔我真要逆天啦〕〔九叔的掌门大弟子〕〔天王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83章 你在怀疑我
    程易沉默中走到了她身后,温柔的将她抱在了怀里。

    江清河一脸错愕的抬起头,屋内没有灯光,她就借住着月光那朦胧的光线望着他的眉眼,不禁潸然泪下。

    程易压低着声音,“没事的,天还塌不了。”

    “赵夫人死了。”江清河哽咽道。

    程易神色一凛,“你说什么?”

    “赵叔叔的妻子被姐姐杀了。”江清河仿佛不敢接受这个时候,哭的越发的难以控制。

    程易瞠目,“你说谁被谁杀了?”

    江清河显得痛苦极了,浑身无力的跌坐在椅子上,她颤巍巍的把手机递上前,“就在刚刚被传出来的新闻,姐姐在槟华酒店和赵夫人发生冲突,一不小心伤了她,送到医院不治身亡了。”

    程易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新闻,从最初的震惊渐渐地冷静了下来,他坐在床尾处,神色凝重道:“这不可能,清柠不会做出这种事。”

    “我也不愿意相信是姐姐做的,她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赵夫人不会这么凑巧就被人杀害了,一定是有人栽赃陷害。”

    江清河更是泪水磅礴,那大颗大颗的眼泪哗哗往下掉,无论是谁见了,怕是都得心疼一二。

    程易忙道:“怎么了?”

    “我昨天才去见了赵夫人,她对我说了很多话,我之前还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说这些话,现在想想,可能是她知道自己知道的太多,肯定会被什么人惦记上。”

    “她对你说了什么?”

    “我不能说出来。”江清河转过身,刻意的避开他的追问。

    程易不放心,绕到了她面前,“清河,现在事态紧急,你不能隐瞒什么,不然很有可能也会惹上杀身之祸。”

    江清河大概是被吓住了,原本毫无血色的一张脸更是变得憔悴和苍白,她道:“我答应过她不能告诉任何人。”

    “我是你丈夫,我有权利知道你的所有事情。”

    江清河双手掩面,“她对我说有人匿名给她发了一封邮件,让她主动承认之前公开的遗嘱是伪造的,不然她学校里的儿子就会受到牵连。”

    “真有这种事?”

    “对方还约她今早去槟华酒店,她会安排好记者。”

    程易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说的言之凿凿的女人。

    江清河注意到他眼底的质疑,更是梨花带泪的说着,“我也不相信有人会在光天化日之下敢说出这种话,可是赵夫人把邮件给我看了。”

    “邮件给你看过了?”

    江清河点头如捣蒜,“她还让我拍照留着,万一她出了什么事,这就是证据了。”

    程易半信半疑的伸出手,“给我看看。”

    江清河把手机递上前。

    程易打开相册。

    江清河还在小声哭泣着,可能是真的受到了不小惊吓,她连哭都不敢大哭出来。

    “这件事你不觉得太奇怪了吗?”程易反问。

    江清河不明他的言外之意,“什么好奇怪的?”“她为什么宁愿告诉你这个外人,也不愿意报警?这份邮件太刻意的,压根就不需要追查,就知道是沈烽霖发给她的。”

    “她可能是怕——”

    “现在舆论都很同情她,只要她把被人威胁这件事放出去,这个人就不敢贸然对她一根头发,沈烽霖不是傻子,他不可能会在这风口浪尖上搞出这种一目了然的蠢事。”

    江清河支支吾吾的站起身,“你怀疑是赵夫人自导自演。”

    “这倒不是。”程易将手机放回床上,“有些戏演的过头了,就显得假了。”

    “你是在怀疑我?”江清河自嘲般苦笑道:“你竟是在怀疑我?”

    “赵律师的死亡本身就有蹊跷,沈烽霖没有理由会杀他,相反杀了他,自己倒会惹上一身麻烦,那些记者无非就是不嫌事大,但道理大家都懂,沈烽霖不可能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傻事。”

    江清河直视着说得有理有据的男人,好似他心里已经认定了答案,只是在陪她演戏而已。

    程易脱下外套放在床侧,“赵律师死的不明不白,本身就惹人怀疑,现在赵夫人也被人杀害,哪怕清柠就在现场,大家都不会相信是她做的。”

    “所以你就怀疑我?”

    “清柠怀着孩子,她不可能会轻易而举就杀害了身体健康的赵夫人。”

    江清河绝望的转过身,“我父亲去世了,我母亲也不在了,这个世界上无论有没有我的位置也不重要了。”

    程易眉头轻蹙,“我不是在怀疑你。”

    “你信不信没关系,我但求问心无愧。是,这些事很有问题,我也不知道赵夫人为什么要告诉我那么多,可能是看在我们同命相连吧,她失去了天,我也一无所剩了。”

    程易走到她面前,两两四目相接,“我不该说那些话,你别想那么多,好好睡一觉。”

    “你是我丈夫,我以为你会对我深信不疑。”江清河一眨眼,泪水淌下。

    程易轻轻地擦去她眼角的泪痕,“嗯,我相信你。”

    “程易,我真的很累,你说的没错,没有人愿意相信沈烽霖会做出这种混账事,可是我真的失去了所有,我一闭上眼,我妈就从楼上掉在了我面前,血肉淋漓,死不瞑目,而我却不能让逼死她的人血债血偿,我无颜面对。”

    “岳父岳母的死我会调查清楚的。”程易保证道。

    江清河悲观的摇着头,“对不起,对不起。”

    程易感受到她身体一软,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就将她抱住。

    江清河晕倒在他怀里,眼角还挂着泪痕,在月光的反射下,晶莹剔透。

    月上中天,蒋家大宅却是灯火通明。

    蒋父面色凝重的看着刚刚被曝光出来的新闻,一时之间,睡意全无。

    蒋以杰喝了一口咖啡,倒没有父亲那般严肃,语气平平道:“这有可能只是秦氏为了自保故意放出来的假新闻,沈烽霖现在自身难保,怎么可能跟他们合作?他拿什么资本去合作?”

    蒋父双手搭在下巴上,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电脑屏幕,“无风不起浪,秦氏那个老狐狸不可能会发出这种假新闻制造噱头。”

    “就算这样,沈烽霖这只没有了沈氏的纸老虎,也不足畏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