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护花战神李航许沐〕〔秦羽夏晓薇〕〔七爷是个妻管严〕〔夏天周婉秋〕〔盛莞莞凌霄〕〔网游:每十小时创〕〔第一兵王〕〔在柯南世界装好人〕〔许若晴厉霆晟龙凤〕〔至尊神婿〕〔唐残〕〔叶昊郑漫儿绝世赘〕〔慕林〕〔小宝寻亲记〕〔太初符神〕〔王妃在京城当团宠〕〔木叶之贼手〕〔大国金融〕〔火种进化〕〔金刚不坏大寨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97章 可怕的女人
    陈氏的眼神几乎都贴在了沈二乘身上,她来来回回看了无数遍,最后锁定在他的腰部。

    这男人,怕是肾虚了。

    沈二乘总觉得自家媳妇儿的眼神有攻击性,越发糊涂道:“你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

    陈氏长叹一声,“算了,瞧着再努力也没什么用了,毕竟机器本身就出了问题,不能指望他再造货了。”

    江清柠一时没有忍住,扑哧笑了出来。

    陈氏由心再感叹一句,“不得不承认,年轻是好一点,三弟瞧着就虎虎生威。”

    “好了,别再说这些不着腔调的话了,太不成体统。”沈老夫人瞥了一眼自家不成器的儿子,默默的把老母鸡汤递了一碗过去。

    沈二乘难掩喜色道:“这是给我准备的?”

    “嗯。”四人点头。

    沈老夫人道:“喝吧,还有很多,以后每天让家里给你准备一点,身体虚,不能怠慢。”

    沈二乘感受到浓浓的母爱,难不成是父亲离世,母亲终于开始心疼他们这些儿子了。

    夜色更深,浓雾四起。

    半夜的别墅,死寂沉沉。

    露西从昏昏沉沉中醒了过来,她第一时间还没有完全清醒,就这么两眼发怵的望着天花板,后脑勺还在一突一突跳着疼。

    忽然间,她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切,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奈何手脚都被束缚着,她动弹不得。

    杂物间,视线太黑,空间太狭隘,她拼了命的想要从这里逃出去,却是四下无路,漆黑一片。

    “咯吱”一声,木门缓缓打开了。

    露西惊恐的看着出现在门口处的身影,虽说瞧不见她的五官表情,但隐隐约约中,露西觉得这个人在朝着她笑。

    江清河关上了房门,步伐不疾不徐的走进了杂物间。

    露西想要往后爬,刚一动,就被人给一脚踩在了后背处,她吃痛的再一次倒在了地上。

    江清河伏在她耳侧,压低着声音道:“程易睡着了,你可千万不要把他吵醒了。”

    露西害怕的摇着头,嘴里哼哼唧唧的想要说什么。

    江清河捂住她的嘴,“跟你说了,别发出声音。”

    露西当真是连哼都不敢哼了,怯生生的看着恐怖到让人后背发凉的女人,求饶似的摇着头。

    江清河很满意她的安静,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脑袋,“别怕,我下手会很轻很轻的。”

    露西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女人拿起了什么东西。

    “嘭”的一声,铁棍砸在了露西的额头上。

    剧烈的疼痛让她连叫都没有叫一声就这么晕死了过去。

    鲜红的血汩汩的往外涌。

    江清河嫌弃的擦了擦衣服上被沾染上的血迹,“真恶心。”

    卧房,程易听见了什么异响,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他压了压明显快几拍的心脏,连忙中从床上爬起来。

    屋子里,昏暗一片。

    “清河?”程易出了卧室,看着还亮着光的厨房,试探性的唤了一声。

    “咚。”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程易立马警惕的跑过去,只见江清河呆呆地站在原地,她的脚边掉落了一把水果刀,刀上还染着血。

    而江清河的手指头,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像开了闸的洪水肆虐的往外涌。

    程易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上前,握住她血流不止的伤口,担忧道:“你在做什么?”

    江清河傻笑道:“我有点饿了,想吃点水果,一时恍惚,切到了手。”

    程易看着她的伤口,这可不像是恍惚造成的,那道口子,深可见骨,可想而知,她用了多大的劲儿。

    江清河大概是察觉到了疼痛,眉头微蹙,“我吵醒你了?”

    “这么深的伤口得处理一下。”程易找出了急救药箱,“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痛。”

    江清河却是没有任何声音。

    程易抬头看了她一眼,只见她两眼泪光闪闪,那梨花带泪的样子,真是让人心疼极了。

    江清河急忙擦了擦眼泪,“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怎么了?”

    江清河摇着头,“我没事。”

    程易缠上纱布,坐在她面前,四目相接,“你不必隐瞒我什么。”

    江清河哽咽道:“对不起,是我没有控制住。”

    程易温柔的抱住她,“好了,不去想了。”

    “程易,你也会离开我吗?”江清河问的小心翼翼,大概是怕极了。

    “我不会离开你的。”

    江清河更是用力的抱着他,“我现在只剩下你了。”

    程易顺着她的长发,“别想那些傻事,我们是夫妻,我不会离开你的。”

    夜风乍起,吹得树梢哗哗作响。

    私人会所,酒红灯绿,觥筹交错。

    秦氏董事长秦泓看着一路飘红的股票,早已是抑制不住兴奋,一杯接一杯,将酒水当白开水喝。

    “三爷,您说的没错,蒋峰那个老家伙连续登门拜访了好几次,都被我拒之门外。”秦泓再次倒满酒杯,“这一杯我必须敬您,感谢您让我秦氏起死回生。”

    “现在庆祝还有些操之过急,蒋峰虽然愚笨,但蒋以杰可精明着。”沈烽霖轻抿了一口红酒,“还得再助燃一把火。”

    秦泓洗耳恭听,“您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陈霆。”

    秦泓诧异道:“这、这怕是有点困难,陈霆是什么人,怎么可能——”

    “确实是有些困难,但只要他投资进来,蒋以杰必然深信不疑,怕是还会迫不及待的把那块地拿回去,生怕晚一步就被咱们开发了。”

    “可是——”

    “秦总觉得困难?”沈烽霖放下酒杯,“路我给你想好了,就看秦总敢不敢试一试了。”

    秦泓倍感压力的又灌了自己好几口红酒,“三爷这么说我就这么做。”

    言罢,他重重地放下了酒杯,像是给自己立下了一个军令状,不成功便成仁。

    沈烽霖走出包间,林栎将外套披在他的肩膀上,夜风吹拂而来,微微卷起衣角,他大步流星般走过长廊,灯光耀眼的洒下,落在他的眉梢间,自信而张扬。

    咔嚓一声,记者拍下照片。

    照片中的男人,不怒自威,气场全开,犹如神邸,不可亵渎。

    活阎王,人如其名,让人望而生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周仙吏〕〔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