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丹〕〔陆爷的小祖宗又撩〕〔孙猴子是我师弟〕〔大奉打更人〕〔全能大佬又被拆马〕〔女总裁的第一高手〕〔邪王,你家王妃不〕〔三个姐姐砍我升级〕〔高考失利,回到山〕〔我的女团爆红了〕〔徒儿她总想改邪归〕〔我的绝美冷艳总裁〕〔灵魂冠冕〕〔神秘复苏〕〔桃源山村〕〔最强医圣林奇〕〔第五浩劫〕〔我在大唐开酒馆〕〔巨星从退伍开始〕〔闪婚甜妻:慕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798章 我会听话的
    翌日,天色昏昏沉沉,好似随时都会大雨倾盆。

    程家别墅,一大早便是门铃声震耳欲聋。

    江清河看着来者不善的程家城,心里莫名的咯噔了一下,他气势汹汹的样子,明显是来兴师问罪的。

    程家城面无表情的进了屋子,连正眼都不带瞧一下表现的唯唯诺诺的江清河,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江清河恭恭敬敬的倒了一杯温开水放在他面前,在老爷子未开口前,她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将大家闺秀的端庄演绎的入木三分。

    程家城冷哼一声,“你江家最近发生的一桩桩一件件事,可真是热闹啊,我在国外都能听得轰轰烈烈,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江清河仿佛被人说中了伤心处,又是情不自禁的梨花带泪,她声音一度哽咽道:“让您费心了。”

    “我只是觉得太丢人,我们程家向来是本本分分的商人,可没有闹得这么人尽皆知的时候。”程家城沉着脸色越发难看,“我不管是因为什么事,我都不喜欢因为你连累了我程家的安静。”

    “是,我会尽快处理好的。”

    程家城嫌弃的瞥了她一眼,“果真还是露西懂事。”

    江清河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我自知自己不如露西小姐,我会努力的向露西小姐学习。”

    “有些人是骨子里带出来的气质,是你望尘莫及的,你以为自己学得像,无非就是东施效颦,自欺欺人罢了。”程家城漠然的站起身,“我今天过来,只是提醒你一句,别把你家里的破烂子事搅合到我程家来。”

    “对不起。”

    “我不稀罕你的对不起,你规矩一点,稳重一点,我程家不想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话。”

    言罢,程家城连头都不带回一下高傲的离开了。

    江清河望着老爷子离开的背影,久久的不曾动一步,恍若被定身了那般,岿然不动的站在屋子中央。

    忽然间,她笑了一声。

    昏暗的地下杂物室,只有一盏昏黄的灯泡摇摇晃晃着。

    冰冷的地上躺着一个人,女人浑身褴褛,膝盖上更是血肉淋漓,远远的看去,着实是有些触目惊心。

    江清河搬来一张椅子,就这么坐在露西的面前,笑靥如花的打量着她的狼狈和不堪。

    露西奄奄一息的睁开了双眼,她害怕到浑身颤栗,嘴里有话呼之欲出,却又被对方的眼神给硬逼着咽了回去。

    江清河莞尔道:“露西小姐好像很害怕,你别担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我求求你,放了我。”露西卯足了劲儿的往女人面前爬去。

    江清河点头,“刚刚程易的父亲来了,他对我说了很多话,句句不离露西小姐,在他心里,你可是唯一被认可的儿媳妇啊。”

    露西惊慌中否认道:“我以后、以后会离程易远远的,我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了。”

    “露西小姐这么说可就不对了,老爷子只稀罕你这么一个儿媳妇,你怎么能放弃程易呢?我也算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明白强扭的瓜不甜,你如果心仪程易,我完全可以放手让给

    你。”

    露西苦苦求饶着,“我知道错了,我不会再缠着程易了,真的,你放过我好不好?”

    江清河弯下腰,离她近了一分,“露西小姐,你真的不再缠着程易了?”

    露西点头如捣蒜,“我保证再也不会出现在程易面前了。”

    “如此,我就相信你。”江清河站起身,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大松一口气好像看见了生路的女人。

    露西一心以为她会放过自己了,撑着一口气艰难的坐起了身。

    只是她还没有完全坐稳身子,一股难以言喻的疼痛又一次从头上袭来,她瞳孔一张,甚至都来不及呼救一声,就这么如同被人遗弃的废纸轻飘飘的倒在了地上。

    江清河更是用力的握紧手里的铁棍,轻笑一声,“既然是你自己说的不再缠着程易,我就送你上路,只有死人,才会老老实实的停止那些荒唐的想法。”

    她举起手,正欲再用力一击。

    “咚咚咚。”一连串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江清河诧异的回过头,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声音,保持警觉的将昏迷中的露西丢进了箱子里。

    程易看见了地下室的微光,疑惑中走过来。

    江清河拿着抹布蓬头垢面的推门而出,一脸受惊不已的望着凭空而现的男人,大概是被吓坏了,以至于她一时半会的连句话都说不出来。

    程易同样是被吓了一跳,惊愕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江清河拍了拍上蹿下跳的心脏,说着:“昨天听见这里有老鼠声音,我就来打扫一下,你怎么下来了?”

    “前阵子买了一辆自行车,放在了地下室,我来拿上去组装一下,打算这周末去林山越野。”程易半信半疑的打量着小花脸的江清河,她最近确实是有些奇怪。

    江清河擦了擦脸上的灰尘,“我这样子是不是很难看?”

    “以后有老鼠就找捕鼠公司,别自己逞强,这东西咬人的。”

    江清河帮他抬着箱子,“我知道了,可能是我听错了,下来找了一圈,什么都没有找到。”

    程易刚准备离开,突然身后传来什么掉落声,他警惕的回过头,“什么声音?”

    江清河神色一凛,几乎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她伪装镇定道:“我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啊?怎么了?”

    程易放下箱子,“你别进来,我去瞧瞧,有可能真的是老鼠。”

    江清河眼见着男人推门而进,越发难以掩饰镇静,她东张西望一番,时间迫在眉睫,她容不得多想什么,大喊大叫着,“老鼠,老鼠在这里。”

    程易连忙返回去,“在哪里?”

    江清河惊慌失措的指着尽头处,“刚刚跑过去了,好大一只。”

    程易拿出手电筒,“你别乱动,我过去看看。”

    江清河望着虚掩的地下室门,她仿佛透过那道门缝看见了里面正苦苦挣扎却又无能无力的女人,她绝望的眼神里只剩下死亡的惊恐以及胆怯。

    江清河勾唇一笑,默默的将那道门缝合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古斯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