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敖雨辛〕〔男人三十林端沈箐〕〔港综1986〕〔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我在大唐开酒馆〕〔超级神医女婿〕〔大魏影帝〕〔剑仙在此〕〔大佬被美人所困〕〔高天策高微微〕〔萧天策高薇薇最新〕〔萧天策高薇薇〕〔萧天策高微微〕〔肖天策高微微〕〔肖天策与高微微的〕〔娱乐超级奶爸〕〔布衣宁北〕〔道祖,我来自地球〕〔霸婿崛起〕〔御魂者传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807章 你有今天,是我让的
    程家城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他道:“你刚刚的行为确实是有些唐突了,江清河再混账也不至于在你眼皮子底下藏着一个大活人。”

    程易自责的低下头,“是我一时糊涂了。”

    “得了,看你这样子也是不知道露西在什么地方,我得赶紧去趟警局。”

    程易望着父亲离开的背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他回头再看了看紧闭的仓库大门,越发用力的砸了砸自己的头。

    他这是在做什么?

    小雨淅沥,雨水湿透了泥土,一双脚疾步而过,不小心的沾染上大片泥土。

    沈一成正坐在书房中,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捧着一本书,正细细品读中。

    咔嚓一声,书房的大门从外被人粗鲁且野蛮的推开了。

    沈一成看着擅自闯进来的男人,不以为然的放下了手里的茶杯,道:“三弟回来了?”

    沈烽霖面无表情的将房门关上,因为隐忍着怒火,用力之大,几乎是将房门砸上的。

    嘭的一声响,沈一成闻声不可抑制的皱了皱眉,他看向来势汹汹的沈烽霖,不得不加重语气道:“三弟这是什么意思?”

    沈烽霖双目一瞬不瞬的盯着跟自己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兄长,从小到大,他敬他尊他,却从未想过有一天兄弟反目形同陌路。

    沈一成明知故问道:“三弟这像是来兴师问罪的。”

    沈烽霖一步一步的朝着沈一成走去,脚步声略显的有些沉重,铿铿铿的回荡在屋子里。

    沈一成被如此气势下的沈烽霖威压着,仿佛有一种矮人一头的既视感,他越发走近自己,沈一成便越是稳不住自己的气势,被逼着想要后退。

    沈烽霖道:“大哥为什么要对柠柠说那些话?”

    沈一成轻笑一声,“三弟原来是为了弟妹的事才会这般杀气腾腾的闯进来,也对,红颜祸水,果真名不虚传。”

    沈烽霖手一拂,桌上的茶杯噼里啪啦的碎在了地板上。

    沈一成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他看向地上支离破碎的杯子,蹙眉道:“弟妹目中无人随意冤枉她大嫂,现在连三弟都忘了礼数吗?这是想要来教训我这个兄长了?”

    “柠柠是我的女人,无论她犯了什么错,大哥可以责备我,可以教训我,但请你离她远一点。”

    沈一成冷哼道:“三弟真是用情至深啊。”

    “柠柠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如果她和孩子出了什么事,我和大哥的关系也就止步于此了。”

    “你——”沈一成一脸错愕,“你说什么?江小姐离开的时候还是好端端的。”

    “大哥好自为之。”言罢,沈烽霖转身准备离开。

    沈一成怒吼道:“站住,你现在这是什么态度?”

    沈烽霖斜睨他一眼,“我现在还能和和气气的站在这里和大哥说话,已经算仁至义尽了,大哥如若不想闹得太难看,以后请谨言慎行。”

    “这个家里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教训我了?”

    沈烽霖视若无睹他的龇牙裂齿,声音比之方才更冷漠了几分,“大哥得记住一点,你能坐上今天这个位置,是我让给你的。”

    “嘭。”沈一成怒不可遏的一脚将椅子踢到了对方面前,“你说什么?”

    沈烽霖轻瞥了一眼落在自己脚边仅离他不过两公分的椅子,道:“大哥如果再有下一次,那我也便不再念及兄友弟恭。”

    “你、你——”沈一成怒火攻心,他右手死死地抵在心口处,大概是被气得快要心脏病发作了。

    如果是以往,沈烽霖肯定早已是松了口,可是今天,他却是不闻不问,站在原地,岿然不动,任对方被气得直喘粗气,好似随时都有可能晕过去。

    “这是怎么了?”蒋佳华听见吵闹声,早已是按捺不住,破门而入。

    沈一成明显的出现的气短现象,他靠着蒋佳华摇摇欲坠的站着,抬起手颤巍巍的指着说尽狠话的三弟,道:“沈三爷可真是好大的架势。”

    蒋佳华替他顺着气,“三弟这是做什么?你不知道你大哥心脏不好,你说了什么话这么刺激他?”

    沈烽霖的态度不冷不热,他道:“大哥让柠柠好自为之,我今天也便劝大哥好自为之,言尽于此,大哥应该懂得孰轻孰重。”

    “三弟你这是什么话,你别忘了,他是你大哥。”蒋佳华怒斥。

    沈烽霖摔门而出。

    沈一成气急攻心,差点晕过去。

    蒋佳华撑着他,“我给你找药。”

    沈一成两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那扇轻晃的房门,嘴里的话几乎是从牙关处蹦出来的,“我这个三弟可真是了不起,我有今天还真是要好好感谢他拱手相让。”

    夜风徐徐,吹得树叶哗哗作响。

    医院里,消毒水味道又浓又刺鼻。

    沈天意坐在椅子上,被冷风吹得瑟瑟发抖。

    沈烽霖一路疾步而至,“柠柠醒了吗?”

    “三叔。”沈天意从椅子上站起身,“三婶在您离开后醒了一会儿,现在又睡了。”

    沈烽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看向脚踝处被雨水侵湿的裤脚,他急忙擦了擦,确定身上没有带着寒气之后,才慎重的推开了病房门。

    屋子里,落针可闻。

    江清柠听见脚步声,睡意惺忪的睁了睁眼。

    沈烽霖半蹲在床头,温柔的轻抚过她的眉眼,“我在这里,别担心,好好睡觉。”

    江清柠看着他憔悴的面容,指腹轻轻地摩挲着他的眼底,“三哥,你累不累?”

    “我不累。”沈烽霖莞尔,“好好睡一觉,明天就会好起来了。”

    “他们都让我离开你,可是我——”

    沈烽霖捂住她的嘴,双目灿若星河,仿佛在他深不可及的眼中,所见所望都是她的影子。

    “以后谁若是对你说这种话,我撕烂他的嘴。”

    “三哥。”

    沈烽霖抱着她,下颚抵在她的额头上,他轻喃着,“都说是你离不开我,其实错了,从始至终都是我离不开你。”

    “我爱着这个姑娘,朝也是她,暮也是她,朝朝与暮暮都是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