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键盘有点萌〕〔重生之创业人生〕〔惊世古医叶不凡〕〔剑临诸天叶玄全本〕〔野人启与叶清心〕〔我的帝国无双〕〔叶清心的野人老公〕〔武谪仙〕〔叶玄叶灵〕〔从秽土转生走出来〕〔三国之蜀汉中兴〕〔他的小祖宗恃宠生〕〔收了那个琢玉郎〕〔剑尊〕〔金钏逐波江水遥〕〔今夜星辰似你〕〔我真不是亮剑头号〕〔修仙种田有点钱〕〔上门狂婿韩三千〕〔大唐首席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834章 你骗我
    沈烽霖脱力般的松开了对他的钳制,身体止不住痉挛的往后退。

    沈一成靠着墙,笑声还在继续,“是我派人解决的,我实在是看不惯她辜负三弟后还能潇潇洒洒的离开,我这是在替你报仇啊。”

    沈烽霖摇着头,一个劲的摇着头,大概是完全没有听清楚对方在说些什么。

    沈一成兴奋的抬起手,“三弟你也别太难过了,这种女人,配不上你,身为大哥,我理所应当替你出谋划策解决后顾之忧。”

    沈烽霖闭上双眼,面色平静,语气亦是波澜不惊,他道:“别以为你随口说两句,我就会相信你的话,连我都找不到,你怎么可能找到她?”

    “这是她的戒指吧。”沈一成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枚戒指,灯光下,熠熠生辉。

    沈烽霖伪装的镇定瞬间支离破碎,他下意识的去把戒指抓回来,却见对方手一缩。

    沈一成看着他,只笑,不说话。

    沈烽霖机械似的摇着头,“不可能,这不是她的,这不是她的。”

    沈一成跌跌撞撞的坐回了沙发上,“你信或不信,我也没法,醉了也好,那些纷纷扰扰,都与我无关。”

    沈烽霖失去冷静的将自家大哥从椅子上提了起来,“你对她做了什么?你究竟做了什么?”

    沈一成笑声朗朗,“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吗?傻弟弟,别等了,这个人,你一辈子都等不回来的。”

    沈烽霖只觉得胸口处血气翻涌,他踉跄着往后退,“你骗我。”

    “你既然不信,可以当做我骗你,继续找,给自己一个念想,也挺好的。”

    沈烽霖看着他又举起了酒瓶,继续大口大口的灌着自己,不知为何,天旋地转。

    沈一成放下酒瓶,望着佝偻着离开的背影,更是放肆的大笑起来。

    蒋佳华全程目睹了整个过程,她上前道:“你为什么要骗他?你就不怕他不顾你这个大哥情面为江清柠报仇吗?”

    “他大可以杀了我,你觉得我现在活着还有价值吗?”沈一成自暴自弃的扔下了那杯戒指。

    蒋佳华从地上捡了起来,她不禁回忆起那天和江清柠在洗手间碰面的情景。

    这枚戒指静静的被放在盥洗池边,像极了阴差阳错的巧合。

    沈家别墅外,林栎正靠着车门抽着烟,见到由远及近的沈烽霖之后,忙不迭的踩灭烟头。

    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打开车门,就见对方身体一晃,竟是直挺挺的朝着他倒了过来,当场吓得他魂飞魄散。

    沈烽霖也不知自己怎么了,就是很累很累,累到心脏都不想再跳起来了。

    医院:

    赵勤然一个头两个大,他也不知道自己围着病床转了多少圈,转到自己都快吐了,还是停不下来了。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晃了?你不晕,我都想要晕了。”林景瑄蹙眉道。

    赵勤然走得气喘吁吁,却依旧执着的走来走去。

    “你有话说话,别闷声不响的只顾着绕圈子行不行?”林景瑄挡在他面前。

    赵勤然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指着病床跟他们装死的男人,道:“他明明就醒了,却还是半死不活的躺着,你让我说什么?”

    林景瑄欲言又止。

    赵勤然咬了咬牙,“真想把他从床上拖起来。”

    林景瑄轻咳一声,“老三肯定是遇到什么事了,不然他不会这么自暴自弃的。”

    “有什么事可以跟咱们兄弟商量,一个人一声不吭吓唬人玩吗?”赵勤然搬来一张椅子坐在了沈烽霖面前。

    林景瑄尴尬道:“你冷静一点。”

    “柠柠不见了。”沈烽霖的声音很弱,细弱蚊音,低不可闻。

    赵勤然尽量的让自己保持冷静,他道:“我们知道她不见了,我们会帮你找回来的。”

    “大哥跟我说,是他逼走了她。”

    “哪怕是天涯海角,我们都给你找回来。”赵勤然指头朝天,“要不要我给你立个军令状?”

    “找不到了。”沈烽霖翻身有意想要把自己藏起来。

    赵勤然嘴角抽了抽,他为什么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在跟他们耍无赖?

    “老三,你别闷着自己了,我们会替你找到的。”林景瑄轻声安抚着,怎么会有一种哄小孩的既视感?

    赵勤然用力的掀开被子,“你知道你现在这样有多么幼稚吗?像个懦夫,更像个逃兵。”

    林景瑄低下头一瞧,瞠目道:“老三,你哭了?”

    赵勤然同样凑上前,“我、我知道、知道自己语气重,你、你也不至于——”

    “柠柠,死了。”沈烽霖像是无家可归的孤儿,举目无亲的游离的陌生的环境里,他的声音,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恐惧,他意图让自己站起来,却是浑身无力,甚至心灰意冷。

    赵勤然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好端端的人,怎么可能死了?

    “老三,你别吓唬我,江小姐只是离家出走了,她怎么会——”

    “她死了。”沈烽霖喃喃自语着,心口处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停的往上涌,他一吐,枕头上晕开一大片红色的血,刺眼灼目。

    赵勤然手足无措的按响了传唤铃,最后自己像个木偶一样被医护人员请出了病房。

    林景瑄还有点发懵,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手心处沾染上的血迹,一个大喘气,猛地回过神。

    他们倏地才发现,无坚不摧的沈三爷不是懦夫,也不是逃兵,他只是……不想活了。

    两两面面相觑一番,大概都是被自己这个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江清柠,真是他们的命中克星啊!

    ……

    宁静的村镇,突然被尖锐的女人声音打破。

    孙母来势汹汹的闯进了民宿,更是不管不顾就开始砸桌子椅子,大概也是想复制一下自个家的惨状。

    “你给我住手。”赵舒一把将野蛮粗鲁的女人推开。

    孙母指着不懂规矩的赵舒,吼道:“你给我滚开,我今天不是来找你的。”

    “我知道你想找谁,你家客栈是我砸的,冤有头债有主,你有事冲我来。”赵舒并不打算周旋什么,直接开门见山的承认了。

    这话一出,不光是前来闹事的孙母愣住了,连带着附近看戏的一众人也跟着惊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真没想重生啊〕〔万族之劫〕〔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大周仙吏〕〔北玄门〕〔天官赐福〕〔麻衣神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在秦朝当神棍李〕〔剑来〕〔飞虎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