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韦恩明叶雪榕〕〔太荒吞天诀〕〔一世独尊〕〔女神的上门豪婿(又〕〔重生之最强人生〕〔穿越成女生后的若〕〔玄傲轮回〕〔安公主〕〔我真的是女帝夫君〕〔怪物合成大师〕〔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穿越后加错点怎么〕〔教授你老婆活了千〕〔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古第一龙〕〔重生农门小福妻〕〔我被五个反派爸爸〕〔被大佬们团宠后我〕〔老祖宗她又美又飒〕〔裴先生娶了个200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837章 有消息了
    江清柠嘴角抽了抽,着实是有些心疼的捡起了玻璃渣子。

    赵灵这下子连大气都不敢喘,不是说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吗?

    江清柠深吸一口气,回过头,莞尔道:“没事,就是普通的珠子,碎了就碎了。”

    赵灵如释重负的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傻笑道:“我还在想,如果很贵重,我就算砸锅卖铁也要赔偿给你。”

    江清柠苦笑着低下头,怕是卖了整家民宿都赔不起啊。

    这可是十一世传承下来的绿宝石泪眼,有市无价,是她出嫁的时候江父特意拍卖回来的嫁妆,听说花了一亿左右。

    一亿就这么碎了。

    江清柠心疼的把所谓的玻璃渣子放回了盒子里。

    赵灵不知是不是错觉,为什么觉得江清柠满脸都是一种心疼的感觉?她那小心翼翼装盒子的动作,仿佛在她手里的就是无价珍宝。

    江清柠重新将盒子放回了箱子里,“你不必有负担,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不用赔。”

    “毕竟也是我毛手毛脚摔破了,我得赔,你给我报个价。”

    “没事。”江清柠莞尔,抱起孩子,“小宝身上脏了,我先给他洗个澡。”

    赵灵自责的低下头,两只手来回的搓着裤腿。

    “你这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就跟死了爹似的。”赵舒靠着门,打趣道。

    赵灵瞥了他一眼,“你又来这里做什么?”

    赵舒提着打包盒笑意盎然的走了进来,“玩了好一会儿,江小姐肯定饿了,我给她买了馄饨。”

    赵灵看见地上隐隐有个反光点,蹲下身,把遗落在地上的一小半玻璃珠子捡了起来。

    赵舒凑上前,“什么玩意儿?”

    “我把江小姐的东西打碎了。”赵灵眉头微蹙,她看向还笑得出来的家伙,道:“江小姐口头上虽然没有责备我,但我心里不踏实。”

    赵舒拿过她手里的东西,“这没什么,我照着去买一颗回来就成了。”

    “你知道哪里有卖的?”

    赵舒胸有成竹的点了点头,“这个东西像是工艺品,我去街上问问就知道了。”

    “那你赶紧的。”赵灵将他连拉带拽的赶了出去。

    赵舒慌忙道:“我还得送馄饨。”

    “我帮你送给江小姐,你去城里问问。”

    赵舒啧啧嘴,“你这像是求人的态度?”

    “你如果再说话,我马上去把你骗江小姐的事告诉她。”

    赵舒神色一凛,“我骗她什么事了?”

    赵灵嘴角轻扬,“孙家的店——”

    “我去,我现在就去。”赵舒咬牙切齿的瞪着给自己设套的女人,“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带回一颗一模一样的珠子。”

    黄昏,夕阳的红将整个苍穹染得像是被人泼了血,壮丽却又凄凉。

    “叮咚……”

    秦妈听见门铃声,刚打开门,赵勤然便是一路疾行至紧闭的卧房前。

    “叩叩叩。”他敲了敲门,没有理会里面的人同不同意自己的进入,直接推门而进。

    沈烽霖站在窗口处,夕阳的微风轻轻的撩起窗帘,整个屋子,显得死寂而沉闷。

    赵勤然大步流星般走到了他身后,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听得他自言自语的说着。

    沈烽霖道:“樱桃花开了,柠柠喜欢吃樱桃,我得让秦妈好好照顾。”

    赵勤然没有回复。

    沈烽霖抬头望了望那绚丽多彩的夕阳,“你这么着急过来,蒋峰出院了?”

    赵勤然摇头。

    沈烽霖斜睨了他一眼,“沈氏股价跌了?”

    赵勤然还是摇头。

    沈烽霖似乎喜欢上了这个猜谜语,他自顾自的说着,“我大嫂又来找茬了?只是一个女人闹事的话,你也犯不着这么十万火急的过来。”

    “你就没有想过另外一个可能性?”

    沈烽霖好像刻意在避讳什么敏感话题,他继续猜测着:“难道是我母亲醒了?不对,我母亲醒了,医院会第一时间通知我。”

    “我有消息了。”赵勤然知晓他在转移什么注意力,主动开门见山。

    沈烽霖眼神有一丝丝彷徨,他转过身,双手看似无意的搭在了窗台上。

    赵勤然眉头微蹙,“你就不想知道什么消息?”

    “只要没有消息,我就可以自欺欺人的等下去。”

    “是死是活,你就真的不想搞清楚?”赵勤然走到他跟前,“你之前让我们注意的东西,出现在三成县,那颗珠子,是昂贵的绿宝石,c国拥有者屈指可数。”

    沈烽霖的声音有些颤抖,“是什么人?”

    “传回来的消息有些模糊,只说是一个男人拿过来的。”

    “男人?”沈烽霖背影微微有些佝偻,不是她拿去的。

    “我已经派人过去了,很快就会有别的消息传回来。”

    “安排飞机,我要亲自过去。”沈烽霖双手紧紧地抓着窗台,力气之大,手背上的青筋赫然可见。

    “我觉得你还是别过去,我替你过去看看情况,如果、如果——”赵勤然有些欲言又止。

    那颗珠子是江清柠唯一带走的东西,是江来留给她的嫁妆,这么贵重的东西,她不可能随随便便交给一个男人,除非、除非……

    赵勤然不敢想下去,有可能是被偷了,有可能是被抢了,他不敢往那方面想,也不能这么想。

    “我要亲自去确认。”沈烽霖站直身体,因为长时间的失眠,他的眼窝深深凹陷,完全不同于往日意气风发的沈三爷,瞧那样子,真是颓废极了。

    “我知道了,我会安排最快的飞机,我和你一起过去。”赵勤然拿出手机,走出了卧房。

    沈烽霖依旧目不转睛的望着院子里那棵花开簇锦的樱桃树,喃喃自语着:“我来接你回家,我们回家。”

    江家:

    宁静的黄昏,厨房里香气弥漫。

    江清河瞧着灶上炖煮的色香味俱全的晚餐,欣然一笑。

    “叮铃铃……”客厅里,手机响起。

    江清河看了一眼号码,按下接听。

    “您要追查的东西出现在三成县。”

    江清河嘴角微扬,笑意盎然,“我姐可真会藏,跑去那么偏远的小镇,难怪连沈三爷都找不到踪迹。”

    “需要跟踪那个男人吗?”

    “我能查到,沈烽霖肯定也查到了,你得加快速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林平李静名字〕〔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