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薄川〕〔重生后我成了护夫〕〔隆武大帝〕〔暴君的鲛人崽崽三〕〔秦芷芯陆慕白〕〔总裁夫人不省心〕〔苟仙人〕〔庆荣华〕〔萌宝助攻爸比这是〕〔总裁的淘气小娇妻〕〔快穿之说好的只是〕〔宫里有位小霸后〕〔穿越星际妻荣夫贵〕〔长夜余火〕〔全世界只有我知道〕〔我在1994〕〔大小姐她又A又飒〕〔我有一座无敌城〕〔掌家娘子的团宠日〕〔王爷,王妃又去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839章 阴差阳错
    沈烽霖依然沉默不语。

    经理额头上都是冷汗涔涔,她当真没有想到这开门迎接的第一个客人就这么不善沟通。

    “查出来了,就是这家店。”赵勤然一路疾行而至,将目光投掷到一旁莫名有些冒汗的经理身上。

    经理被注视,心里咯噔了一下,不安道:“是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吗?”

    赵勤然直言不讳道:“你们昨天是不是收了一枚十一世波绿宝石?”

    经理愕然,见着两人似乎是冲着那枚绿宝石来的,在威压下,点了点头,“确实是,但很遗憾,那枚宝石碎了,我们也只拿到了一半。”

    “碎了?”赵勤然下意识的看向旁边始终不吭一声的男人,心情更是起伏不定。

    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说碎就碎了?

    “能拿给我们看看吗?”赵勤然竟是有些结巴了。

    经理拿出保险柜钥匙,“请稍等片刻。”

    沈烽霖坐在了椅子上,全程一言未发。

    赵勤然压低着声音,“碎了也不代表是不好的消息,可能是有什么原因。”

    经理的动作极度小心,大概是知道这件工艺品十分脆弱,自己稍稍大力一些,这仅有的半颗也会破碎。

    沈烽霖只消看了一眼,便确定这是江清柠带走的那一颗,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抖了抖,哪怕是面不改色,一如既往的镇定,但微颤的手,已经出卖了他的伪装。

    赵勤然问:“还记得是谁送来的吗?”

    沈烽霖抬头望了望四面墙上的监控,只言简意赅的说了两个字,“监控。”

    赵勤然明白他的意思,将目光再次投掷到经理身上,“能让我们看一下监控吗?”

    经理为难道:“这怕是不合规矩。”

    言罢,她准备将珍贵的珠宝收回去。

    沈烽霖按住了托盘一角。

    经理诧异的直视了对方一眼,说实话,纵然她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也被眼前这个自始至终不善言辞的男人吓了一跳。

    他的眼睛里,好像藏着什么致命的东西,对视上的刹那,她承认,自己心脏都停了好几秒。

    经理几乎是下意识的缩回了手。

    沈烽霖拿起珠子,反复的研究了一下,“摔破的。”

    经理如鲠在喉,“你们究竟想要买什么?”

    “麻烦开单。”赵勤然将黑卡放在桌上,“多少钱,我们都要了。”

    经理僵硬的转了转脖子,虽说这是十一世的珠宝,但毕竟是个残破品,已经失了收藏价值,他们公司原本是打算收购回来,经过处理之后,重新装上一个底托,然后再售卖。

    现在,他们就买了?

    赵勤然见对方没有反应,再次开口道:“开单。”

    “是,是。”经理回过神,双手接过黑卡,“你们是知道这颗珠子的宝贝程度,价格可能会——”

    “黑卡没有限额。”赵勤然重新坐回了椅子上,“我会派人过来把监控拿回去,然后全城搜找,今天之前,会有消息。”

    “已经、已经弄好了。”经理甚至连看都不再多看一眼一声不吭的男人,略显有些颤抖的把黑卡递回去。

    赵勤然站起身,面朝着唯唯诺诺的女人道:“稍后会有人再来。”

    经理大概还没有听懂对方的意思,就见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

    门口处,赵舒连锁车都没锁,放下头盔就一路小跑着进店,更是差点撞在了出门的顾客身上。

    沈烽霖看了一眼毛毛躁躁出现在视野里的男子,并没有过多的理会,坐上了车。

    赵舒趴在柜台上,气喘吁吁的问着:“我昨天拿来的那颗珠子,我能买回去吗?”

    经理还有些出神,没有注意到出现的赵舒。

    赵舒不得不加重语气,“你好,有听见我说话吗?”

    经理恍惚一下,回过神,他看着大汗淋漓的赵舒,立马职业化的微笑示人,“你好,有什么为你服务的吗?”

    “我昨天拿来的那颗珠子能还给我吗?“”

    经理这才想起为什么他这么眼熟。

    赵舒满目期盼的望着她,“我不该卖的,这是别人的东西,我要拿回去还给人家。”

    “不好意思,那颗珠子已经有人买走了。”经理道。

    赵舒瞠目,“买走了?那东西都碎成那样了,谁还会要?”

    “就是刚刚离开的那两位,他们买走了。”

    赵舒一路心急火燎的追出来,哪里还有人,清晨的街道,清冷到连个活物都不见。

    日出东方:

    江清柠刚打开卧房大门,就见赵舒扑通一声跪在了自己面前,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当真是把她吓了一跳。

    赵舒背着一把扫把,嘴皮子轻微的抖了抖,他有好几次想要说话,愣是被眼前女人那善解人意的样子给逼了回去。

    他何德何能拥有这么好的女人啊。

    江清柠惊愕道:“赵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舒郑重其事道:“我是来负荆请罪的,可惜没有找到荆条,我就用扫把代替了。”

    言罢,他抽出扫把递上前。

    江清柠本能的后退一步,“你这是干什么?”

    “你打我吧。”

    江清柠哭笑不得道:“我为什么要打你?”

    “我本来想去把你的那颗珠子买回来,可是我去迟了一步,被人买走了。”赵舒委屈的眨了眨眼,“我有罪,我辜负了你。”

    “不是,你快起来,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江清柠见他还是一动不动的跪着,逼于无奈下,只有上前将他扶起来。

    赵舒拒绝道,“你打我一顿,这样我心里舒坦一点。”

    江清柠拉着他的胳膊,“赵先生,你起来再说,这样被人看见了,怪不好意思的。”

    “我不该谈钱就卖掉你的东西,我有罪,真的有罪。”赵舒摆手,不愿意起来。

    江清柠搀着他的胳膊,却被他一带,身体失去平衡,顿时往地上栽去。

    赵舒身体反射性的去抱住她。

    江清柠倒在了他的身上。

    如此近距离的对视,恍若有千万种说不出来的情愫在赵舒心里开了花。

    他闻到了她发丝中迎风飘散而来的茉莉花香。

    他看见了她眼中被塞得满满的自己。

    他仿佛都听到了结婚乐曲欢快的回荡在院子里。

    他牵上了她的手,幸福的步入了婚姻殿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真没想重生啊〕〔万族之劫〕〔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大周仙吏〕〔北玄门〕〔天官赐福〕〔麻衣神婿〕〔穿梭在轮回乐园〕〔剑来〕〔我在秦朝当神棍李〕〔飞虎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