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最强搬运工〕〔斗罗之失恋就能变〕〔总裁爹地超给力萌〕〔萌宝独一:霸道爹〕〔傲娇爹地找上门〕〔仙道圣尊〕〔天才萌宝傲娇妻〕〔王者战神江南〕〔嫁给黑心王爷做药〕〔女神的上门狂婿〕〔武道神帝〕〔第一名媛凌霄盛莞〕〔盛莞莞慕斯〕〔第一名媛奈何娇妻〕〔第一名媛:奈何娇〕〔盛莞莞凌霄〕〔开局一条小舢板〕〔极品佞臣〕〔文娱泥石流〕〔从火影开始做幕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842章 他们欺负我
    “没错,我就是骗你的。”沈烽霖的话锋突转,前一刻还是一本正经,转而便是似笑非笑语气轻松,当真是像极了玩笑话。

    “咳咳咳。”赵舒此时此刻的心情,真是像极了过山车,那跌宕起伏的滋味,他快要晕了。

    沈烽霖放下咖啡杯,注意到对方那惨白惨白的脸色,道:“你回去吧。”

    赵舒有些恍惚,这个人究竟要怎样?

    自己明明都跑出去了,又被一群人给请了回来,他们请了自己回来,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后,又让自己走了?

    赵舒咬了咬牙,很想据理力争一番,但对视上男人那犀利到自带锋芒的眼神时,乖乖地闭上了嘴,默默地转过了身。

    就当做出门踩到了翔。

    赵勤然有些猜不透沈烽霖的用意,见着对方离开,他坐在了椅子上,不明道:“就这么让他走了?”

    “派人跟着,他手里肯定还有另外半颗。”沈烽霖抚了抚额,明明是疲惫到极点,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你就不想知道江小姐——”

    “不管是他捡来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都是这个中间人,只要跟着他,迟早会柳暗花明。”

    赵勤然噤声了,在沈烽霖心里,可能还在忌讳着那个结果,他很想要一探究竟,却又怕最后那血淋淋的真相。

    所以,他故意放慢了速度,故意给自己制造一种念想。

    只要谁都没有揭穿,那就还有希望,还有可能,还有机会。

    月上中天,乌云滚滚。

    江清柠听着房门外的脚步声,保持警惕的走到屋门口,小声道:“什么人?”

    赵舒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激灵,他自知自己贸贸然的出现着实是有些草率,连忙应声道:“是我。”

    江清柠蹙了蹙眉头,打开房门,“这么晚了,赵先生还有事?”

    赵舒献宝似的把盒子递上前,“我给你找回来了。”

    江清柠见着他那满口的大白牙,笑得单纯又天真,忍俊不禁的接过了盒子,“谢谢。”

    “我本来想明天给你拿过来的,可是我又是那种急性子,遇到事就坐不住了,没有打扰你休息吧。”

    “我还没有睡,谢谢你,你也早点休息。”江清柠作势准备关门。

    赵舒抬手挡住了房门,眼珠子往屋内瞄,他道:“跑了一下午,连口水都没有时间喝。”

    江清柠反应过来,松了松手,随口一说,“要不你进来喝杯水再走?”

    赵舒不是第一次进这种客房,他甚至对这种房间的布局早已是滚熟于心。

    可是今天却很不相同,他竟然有一种初次进屋的感觉,屋子里,满满的都是属于她的味道。

    那淡淡的,沁人心脾的,茉莉花香。

    江清柠倒上一杯水,“麻烦赵先生了。”

    “都怪我被钱财蒙了眼,把江小姐的东西转手就给卖了。”赵舒看着桌上静放的盒子,心里有个疑问,但他又觉得这肯定是那个男人胡说八道的。

    如果真有这么值钱,江小姐又怎么会来他们这种小镇子,怎么可能穿着几十块一件的地摊货,背着不值钱的高仿包包?

    江清柠注意到他特别醒目的眼神,问:“怎么了?”

    赵舒笑了笑,“有个人跟我说,这颗珠子值一个亿,哈哈哈,当时就把我吓傻了。”

    江清柠没有说话,可能是知道行家一看就能猜出这颗宝石的价值。

    赵舒放下水杯,还在傻乎乎的笑着,“后来那个人又跟我说他在逗我玩,你说这个人是不是有点欠揍?我当时就火冒三丈,如果不是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真想打得他满地找牙。”

    江清柠莞尔,“确实是玩笑话,如果真有这么值钱,那我还不得心疼死?”

    “所以这是能随便开玩笑的吗?”赵舒越想越气,越是愤怒自己为什么没有拿出自己十米八的气势跟对方死磕到底。

    终归是懦弱了啊。

    江清柠见他已经喝完了水,便走到房门前,“赵先生,时间不早了,你请早点休息。”

    赵舒依依不舍的徘徊在门口处,“明天我给你买早餐,你想吃什么?”

    江清柠笑而不语的把他请了出去。

    赵舒趴在门上,翘了翘嘴,“你还没有说想吃什么。”

    江清柠道:“不用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赵舒欢呼雀跃的原地蹦了蹦,“镇子上的绿豆糕很好吃,明天我给你带一点。”

    江清柠关了灯,很明确的告诉对方,自己要睡觉了。

    赵舒却是不着急离开,而是走到了栏杆前席地而坐,他双手托腮目光缱绻望着那扇门那扇窗。

    不远处,两名男子窃窃私语着。

    “要不要把他弄晕了带走?”

    “先生只让我们保护江小姐的安全,并没有说过阻止别人接近他。”

    “我觉得这个男人很危险。”

    “他没有任何威胁性,先静观其变。”

    民宿的另一边,夜色朦胧下,有一团草丛轻轻抖动着。

    同样是两个男子。

    “要不要先把这个碍事的解决了?”一人问。

    “别打草惊蛇,等他走了,再过去。”

    “差一点我们就有机会了,如果不是他突然跳出来,我们已经得手了。”

    “滴答滴答。”小雨淅淅沥沥的落下,不过片刻,便有雨珠从窗沿上滑落。

    江清柠站在窗前,看着那连绵不断的雨水,沉默中拿起盒子,她看着静放在盒子中央那颗破碎的珠子。

    只需要微弱的一点光,它便能大放异彩,甚至喧宾夺主,让所有光芒在它面前黯然失色。

    可惜,碎了。

    翌日,一夜小雨之后,天色放晴,不远处的群山间,彩虹明媚。

    “咚咚咚。”赵勤然一路小跑过来,更是不管不顾里面的人是不是同意自己的进入,直接推门而进。

    沈烽霖正在穿衣服,听着身后唐突的开门声,连头都不曾回一下,声音里透着几分起床气,“做什么?”

    赵勤然脸上是控制不住的喜悦,却又保持着那份神秘感,他道:“昨天那个男人回了一个叫西元镇的地方,今早跟着他的人拿回了一张照片,你想看吗。”

    沈烽霖对于照片上的内容不甚在意,“你清楚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林平李静名字〕〔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