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锦鲤加持〕〔云城保帝建筑工地〕〔我叫唐幺幺〕〔时代狂流〕〔我从来都不主动〕〔时空斗甲行〕〔妖女哪里逃〕〔我给时空打补丁〕〔冷艳总裁的超级狂〕〔王爷,王妃又去打〕〔我的白富美老婆〕〔贞观憨婿〕〔万世最强帝尊〕〔黎玖〕〔足球符咒系统〕〔替嫁医妃是大佬〕〔穿成暴君的和亲小〕〔末世时代开启〕〔至尊龙帝牧童听竹〕〔重生归来之蔓蔓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850章 你敢赌吗
    江清柠觉得他话里有话,却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就见他一个人乐呵乐呵的好像很开心。

    日出东方,骄阳似火。

    宾利轿车停靠在路边。

    司机躬身打开车门,“三爷,到了。”

    沈烽霖本是闭目养神,听见声音抬头望了望眼前的这栋建筑物,他的眼神定定的落在别墅的某一间窗户上,似乎看见了隔着玻璃正细细打量自己的人。

    陈霆似笑非笑的打开了大门,倚墙而站,等候着不请自来的沈三爷。

    沈烽霖一路目不斜视的进入屋内,径直坐在了沙发上。

    偌大的客厅,霎时落针可闻,静默的人心惶惶。

    “沈三爷需要喝点什么吗?”陈霆出声打破了宁静,“听说沈三爷最喜欢红酒,可惜了,我这里没有什么上等品,否则,我一定邀沈三爷好好喝一杯。”

    “陈先生客气了。”沈烽霖表情淡淡,双眼一眨不眨的落在对方身上,整个氛围,着实诡异。

    陈霆倒上两杯咖啡,放在桌上,“沈三爷无事不登三宝殿,想必是有什么话要和我商量,不然也不会这一大早就出现在我家门前。”

    沈烽霖轻抿一口咖啡。

    陈霆再道:“沈三爷眼底黑眼圈挺重的,看来近日是没有休息好。”

    “这还是拜陈先生所赐,我不得不亲自上门道谢。”

    陈霆不敢居功,嘴角微扬,“沈三爷言重了,我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我竟然不知道陈先生这般闲散,连别人的家务事都喜欢插上一脚。”沈烽霖目光倏地犀利,整个屋子,气氛更是一触即发。

    陈霆倒是毫不畏惧对方的威胁,笑意更浓,“沈三爷今天更像是来兴师问罪的。”

    “我的目的,从我进门开始,陈先生不就知道了吗,大家都是聪明人,不必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可是有旁敲侧击过沈三爷,只是想必沈三爷前几日心烦意乱,未曾好好细想过我说过的话。”

    “这还得怨我自己没有领悟陈先生一番好意了?”

    陈霆单手撑在额侧,“沈三爷也不必耿耿于怀自己的一时大意,在这段时间,我会替你照顾好江小姐,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伤害她。”

    沈烽霖站起身,气势冷冽,“看来我还得好好感激一番陈先生的好意,今天这人情,我欠下了,往后有机会,我一定奉还。”

    “沈三爷太客气了,你这是不打算坐了?”陈霆明知故问,“听说今天西元镇有个挺热闹的活动,沈三爷现在赶过去,可能还有机会热闹热闹。”

    沈烽霖转身即走。

    “沈三爷既然已经知道这事有我掺和,就该也调查到了西元镇里还有另外一拨人的存在,只是不知道这群人是敌是友了。”陈霆说的漫不经心,甚是悠哉的喝着咖啡。

    阳光渐浓,虽是二月,却有了炎热的气势。

    江清河提着包包刚从别墅内走出,便见一辆车朝着她横冲直撞而来。

    那车速,似乎想着要和她同归于尽似的。

    任凭江清河如何的冷静,也被吓得花容失色,双腿不受控制的往后退。

    “嗞。”车子急刹停住。

    两侧轮胎白烟滚滚,可想而知,驾车的人用了多快的时速。

    江清河心有余悸的瞪着车内的人,渐渐的,她看清楚了是谁想要撞死她。

    沈烽霖双手握着方向盘,目光如炬。

    江清河双腿有些发软,她尝试着走下台阶,确定对方没有动作之后,才谨慎道:“沈三爷这是什么意思?”

    沈烽霖打开车门,脸上竟是浮现一抹微笑,看的人心里直发怵。

    江清河猜测不到他的用意,但她知晓来者不善。

    沈烽霖关上车门,锃亮的皮鞋反射着阳光,每走一步,好像都带着刺眼的光芒。

    江清河有些稳不住镇定,磕磕巴巴的说着:“沈三爷这大早上的,并不像是路过。”

    “你应该知道蒋家的下场。”沈烽霖道。

    江清河心虚的低下头,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如果沈三爷是来跟我炫耀最近的丰功伟绩,我想你找错了人,我一个女人,还不够分量。”

    “你觉得单凭一个江家,有能力跟我斗吗?”沈烽霖问。

    江清河转过身,“沈三爷莫不是想着把我父亲留给我的资产抢过去?你如果想要,我给便是了,你不用抢。”

    “江小姐也是聪明人,不应该跟我玩这种幼稚的文字游戏,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你心知肚明。”

    江清柠用力的捏紧了包包,“我好像还有东西落下了。”

    说完,她便急匆匆的打开铁门,准备回去。

    “江小姐如果再自作聪明,蒋氏的现在就是你的未来,你认为你够资本陪我玩这场游戏吗?我之所以沉默,不是因为我赌不起,而是不屑一顾你们这种低级游戏,敢跟我赌,你只会赔的血本无归。”

    江清河头也不回的就往别墅内跑。

    沈烽霖不疾不徐的继续说着,“江小姐可得想好了,程易保不住你,江家更不是你的底牌,你如果想要一无所有,大可以继续我行我素。”

    江清河关上了大门,双手脱力的撑在膝盖上,她不认命的咬紧牙关,就算这是一场必输的局又如何。

    我哪怕赔上所有,也不能让你们如愿以偿!

    江清河目光阴鸷的看着身前的镜子,镜子里的人,周身仿佛散发着什么恐怖的阴寒之气,让人望而生畏。

    她重新整理了一番着装,再次推开门时,阳光依然那么明媚,空气那么清新,一切仿佛都在自己的掌控之内。

    只是,很快,她笑不出来了。

    程家成一路疾行而至,更是目眦欲裂的瞪着她。

    江清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程家成给一巴掌打懵了。

    程家成怒不可遏道:“对面别墅的监控拍到了露西失踪当日出现在这里,你还敢撒谎说没有见过她?”

    江清河捂着火辣辣疼的发烫的脸,目光躲闪,很明显,她不打自招了。

    程家成更是恼羞成怒,“是不是你杀了她?”

    江清河抬头,泪光闪烁,“伯父,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伤害露西小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