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逆袭为龙〕〔缘来爱情只为你〕〔帝医霸婿〕〔入赘为婿〕〔护花战神李航许沐〕〔楚天江花瑾婷_〕〔穿越到斗罗的我成〕〔盛世狂妃:傻女惊〕〔妻不厌诈:娄爷,〕〔国师又又又想篡位〕〔宴先生缠得要命〕〔末日拼图游戏〕〔反派天天想和离〕〔十方乾坤〕〔重生之最强人生〕〔威震九州〕〔都市最强狂婿〕〔国民闺女五岁啦〕〔重生小妻甜又暖〕〔大魔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860章 我不会让你太痛苦的
    赵勤然这句话刚一出口,便觉得整间房子温度骤降,恍若自己就突然间置身在冰天雪地当中,冷得他瑟瑟发抖。

    沈烽霖沉着脸推门而出,一路走一路嘀嘀咕咕的说着:“柠柠的眼睛还不至于一下子就瞎了,就算她要转投他人怀抱,那个人也不可能会是这种乳臭未干的小青年。”

    “柠柠第一眼就看上了我,她眼光那么高,就算是生活所迫,也不会所迫到放弃自己的底线。”

    “怎么可能会是爱,她才离开几天,爱也不会爱的那么快。”

    赵勤然偷偷的从房中猫出半个身子,瞧着朝着反方向越走越远的身影,他犹豫着要不要提醒他走错了地儿。

    但一想到惹急了活阎王的下场,他还是默默的闭上了嘴,关上了门,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

    沈烽霖倏地抬起头,望着自己身前那一堵墙,急忙转过身,整座客栈静悄悄的,应该是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走错了。

    黄昏,夕阳落幕。

    昏暗的地下室,有脚步声铿锵铿锵的回荡开。

    江清河打着手电筒,走过满是积灰的走廊。

    程家成昏昏沉沉的睁开了眼,他原本还没有注意到自己所处之地,当听到外面传来的脚步声之后,他才恍然醒悟过来。

    他好像被什么人给打晕了。

    程家成剧烈的挣扎着,手脚都被绑着,他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推到了困住自己的箱子。

    箱子掉在地上,因为惯力,他从里面滚了出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江清河推开门的刹那,碰巧就看到了这一幕。

    程家成力竭的趴在地上,他注意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双脚,惊愕中抬起头。

    江清河用着手电筒直射着对方的双眼。

    程家成被逼着闭上眼睛,他怒吼一声,“江清河,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江清河不疾不徐的打开了地下室的灯光,擦了擦手上的灰尘,“伯父不是想知道露西小姐经历过什么吗?我现在原封不动的让您也尝试一遍,这样您肯定就能深有体会了。”

    程家成不敢置信,“真的是你伤害了她?”

    江清河似笑非笑的转过身,“这怎么能叫做伤害呢?顶多是教训,我只是很不喜欢被人质疑,偏偏她说了一些让我倒胃口的话,我不得不给她一点教训,让她知道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你这个女人,太可怕了。”程家成企图挣脱绳子,却是越缠越紧。

    江清河蹲下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落魄又无助的老人家,叹口气,“您最好别乱动,否则我为了让您安静,怕是会做出一些很不友好的事。”

    “你究竟要做什么?”

    江清河双手托腮,笑意盎然道:“我只是不想让人破坏我现在的幸福,为什么你却那么执着的想要让我离开程易呢?我明明那么爱他,您怎么能让我放弃他呢?”

    “你这个疯子,你最好放开我,否则程易知道了,不会原谅你的。”

    “我不会让他知道的。”江清河站起身,扭了扭手腕,“好久没有运动了,怕是下手有点生疏,伯父您放心,我不会把您弄得很疼的。”

    程家成瞪直了眼睛,看着她手里握着的铁铲,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他惶恐道:“程易迟早都会发现你的恶行的,如果我失踪了,他第一个就会怀疑你。”

    “你说的没错,他肯定会怀疑我,就算你失踪的事跟我没有关系,他也会怀疑我,这是我早就想到的事。”

    “他不会原谅你的,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江清河,你会不得好死,你会不得善终,你会——”

    江清河捂住他的嘴,摇了摇头,“别再说这些话了,我都听腻了。”

    程家成承认自己害怕了,遇到像疯子一样的女人,他怎么可能不害怕?

    江清河安抚着他紧张的情绪,轻喃道:“伯父您别怕,我会尽量让您痛苦少一点,闭上眼睛,我不会让你太难受的。”

    程家成剧烈的挣扎着,“放开我,你放开我。”

    “叮咚……”门铃声响起。

    江清河厌恶的回头望了一眼,这些人可没有一个眼力见,偏偏在这要紧时刻来破坏她的兴致。

    程家成惊恐的瞪着女人的后脑勺,包括她手里那把好像还染着血的铁铲。

    门铃声还在继续。

    江清河站起身,将铁铲扔回了角落里,“伯父,我晚一点再来看您,您好好休息。”

    程家成再次被她塞回了箱子里,他躲在黑漆漆的空间里,浑身都在发软,额头上的伤口一跳一跳的疼痛着,他的意识和力气,一点一点的溃散。

    江清河打开了房门,看着眼前的陌生人,温婉从容的笑着问,“您找谁?”

    “你是程先生的儿媳妇吧,他之前来过我家看监控,拜托我把上周的监控信息剪辑一下,我已经弄好了,给他送过来。”邻居递上一只u盘。

    江清河双手接过,“我父亲有事先离开了,我等下交给他,麻烦您了,太感谢了。”

    “你客气了,那我就先回去了。”邻居走了一小段路,又返回来,“我忘了,程先生交代过,这个监控得亲自交给他,交给谁都不可以,能麻烦你先还给我吗?”

    江清河点头,“当然可以,这本来就是您的东西,您请收好。”

    “真是太抱歉了,瞧瞧我这记性。”邻居接了回去。

    江清河目送着女人离开,夕阳的红霜落在她眉宇间,明明是淡淡的微笑,却隐隐中有一种可怕的阴寒在她脸上蔓延,不经意一瞥,竟是不寒而栗。

    女邻居走过了马路,忽然一阵阴风拂面而来,她抬起手挡了挡眼睛。

    落叶翩跹坠在了她的脚边,她不知为何,有一种如芒在背的即视感,她本能的朝着江清河的方向望了望。

    江清河微露皓齿,笑得仪态端庄,只是双眼瞳孔幽深如墨,对视上的刹那,女邻居心脏猛地一抽,恍若被什么脏东西给捏住了,她倒抽一口凉气。

    这种感觉,像极了死神盘旋。

    女邻居如同见鬼般加快脚步,连忙关上自家大门。

    江清河抬头看了看苍穹上夕阳红霜,多么璀璨艳丽的颜色,像是被人泼了血,太壮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周仙吏〕〔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