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衣风华〕〔在野外综艺做咸鱼〕〔龙王医婿〕〔唐土万里〕〔女主夏乔男主司御〕〔没有人比我更懂修〕〔重生后变成团宠人〕〔王蜜王大山〕〔我的傻白甜老婆〕〔科技传播系统〕〔万族之劫〕〔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剑域神王〕〔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农家有女甜如蜜〕〔灾难:从开学遭遇〕〔满级大佬穿成农家〕〔十五病区手记〕〔开局变成黑色切割〕〔重启大宋:从科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872章 我也要用苦肉计
    原本还是艳阳高照,转眼间阴云密布。

    医院里,消毒水味道一如往常的刺鼻浓烈。

    程易提着早餐进入病房,房中却是空无一人,吓得他手忙脚乱的放下早餐,一阵乱找。

    忽然间,洗手间方向传来声音。

    他几乎是没有片刻迟疑,径直朝着洗手间跑过去。

    “咔嚓”一声,洗手间房门敞开。

    江清河推开门的刹那,始料未及门外会站着一人,当见到程易的时候,着实是吓了她一跳。

    程易因为着急,额头上不知不觉的起了一层热汗,他自上而下的审视了她好几眼,确信没有什么大碍之后,高悬的心脏才慢慢地放了下来。

    江清河面色惊愕道:“你这是怎么了?”

    程易摇了摇头,心虚的掩饰了自己刚刚的惶恐,他道:“肚子饿了吧,我给你买了你喜欢吃的瘦肉粥。”

    江清河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他将粥碗打开,笑容浅浅。

    程易转身,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她那虽然很浅很淡却特别迷人的微笑,说实话,江清河的美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她就这么一动不动的时候,恰似深谷中的幽兰,亭亭玉立,熠熠生辉。

    江清河轻喃道:“怎么了?”

    程易回过神,将粥碗递到她面前,“还有点烫。”

    江清河的手受了伤,刚接触到粥碗的时候,手劲就有些提不上来,一直轻颤着。

    程易连忙自责道:“是我糊涂了,忘记了你手受伤的事,我来喂你。”

    江清河羞赧的点了点头,“麻烦你了。”

    程易一勺一勺的喂着,整个病房温馨而暧昧。

    一碗粥见底,江清河笑意缱绻,“我今天可以回家了吗?”

    “嗯。”

    “你不用留在这里照顾我,我等下自己收拾好了,叫个车就能回去了。”

    程易将垃圾收拾妥善,“清河,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对不起。”

    “你不用跟我道歉,我本来就不配得到你们的信任。”江清河摸了摸还缠着纱布的手腕,“这两天我也想好了,过去是我太偏激,你放心,我不会再做傻事了。”

    “对不起。”

    “程易,你不用道歉。”

    程易转过身,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我三番四次的对你说我会相信你,却在每一次出事后都第一个去怀疑你,我不是一个好丈夫,更不是一个好男人,对不起。”

    江清河抬眸望着他,依旧是那端庄大气的微笑,“你没有做错,如果是我,我也会怀疑,毕竟我的过去,太过肮脏了。”

    程易摇头,“是我心思太狭隘。”

    “那我们拉钩,以后都不许再这样了,我不做傻事,你不要怀疑我。”江清河举起右手。

    程易想都没有想,直接勾上她的小手指,“好,如果我再怀疑你,你拿刀子戳我。”

    “好。”

    两只手缠绕在一起。

    阳光挤开厚厚的云雾,千缕万缕洒下。

    西元镇:

    依旧是钟楼上。

    赵勤然有些哭笑不得,最近他家老三似乎特别钟情在这个位置俯瞰芸芸众生,难道就因为这是整个镇子最高的地方吗?

    沈烽霖双手紧紧的握着栏杆,嘴里的话几乎都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他道:“那个赵舒竟然妄想着让柠柠去照顾他。”

    赵勤然掩嘴轻咳一声,“你知道了?”

    沈烽霖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你这话的意思是你早就知道了?”

    赵勤然犹如被抓住了小尾巴,他苦笑道:“我昨晚上本来要和你说的,是你让我不用去过问别人的私事。”

    “你昨晚上就知道了?”

    赵勤然越发觉得自己被猛兽盯上了,这种感觉,心里莫名的有些发毛,他道:“昨晚上路过那对夫妻门前时,听着他们在讨论要请江小姐过来照顾赵舒。”

    “这对夫妻可真是异想天开。”沈烽霖重重地拍了拍栏杆,“他们真以为我会坐视不管自己的媳妇儿?”

    “前妻。”赵勤然提醒道。

    沈烽霖斜睨他一眼。

    赵勤然自知语误急忙闭上嘴。

    沈烽霖看向钟楼下时不时会路过的居民,道:“看来我也得用一点苦肉计了,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柠柠去照顾那个瘪犊子。”

    赵勤然瞠目,见他双手撑在栏杆上,随后纵身一跳,这么一下,他的心脏都直接蹦出了嗓子眼,他几乎是冒着同归于尽的危险扑上前,一把将准备做傻事的沈三爷给抱住了。

    沈烽霖本想着从这个位置掉下去应该也能摔断胳膊腿,只是刚一动,身后蛮力一扯,他被迫着往后一仰。

    赵勤然心有余悸道:“老三你疯了吗?”

    沈烽霖渐渐的冷静了下来,大概也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犯傻到用这种愚蠢的方法。

    赵勤然虚惊一场的望了望钟楼下,这可是有七层楼高,掉下去,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沈烽霖单手撑额,轻咳一声,“这件事别让任何人知道。”

    赵勤然看破不说破:您老人家也知道丢脸啊。

    日上三竿,临近正午。

    秦姵得意洋洋的拿着全村签好字的同意书大摇大摆的进了村长家。

    村长连看都不曾看一眼,“秦姵,我知道你的心思,这件事你别想了,刚刚我去过赵家,赵舒昨晚上摔伤了,必须要留下那位江小姐来照顾他。”

    秦姵摊开所有人签字的同意书,“村长,这可是你当初立下的规矩,只有村子里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同意,这项决定就可以即时生效。”

    “赵舒现在也受了伤,这事就算是扯平了,也当做是给李希亦一个交代,更何况,李希亦都没有追究,你有什么资格替她做主?”村长反问。

    秦姵语塞,磕磕巴巴道:“您是知道李家压不过赵家,他们肯定不会去追究赵舒,可是这事都是因江清柠一个人起,只要她离开了,我们镇子就会恢复以往的安静。”

    “我们镇子向来都很安静,倒是有人唯恐天下不乱,非得制造麻烦。”村长目光犀利的落在依依不饶的秦姵身上。

    秦姵蹙眉,“村长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村长轻哼一声,“现在投资商还在我们镇上视察,我不想把事情闹大,你最近最好安分守己一些,别动那些小心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