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图卷〕〔神相天女〕〔当世界崩坏之时〕〔过去心不可有之西〕〔木叶之死亡如风〕〔愿抛却江山如画与〕〔明末之无限兑换系〕〔红尘至尊体〕〔霸道爹地绝色妈咪〕〔崛剑记〕〔妖孽总裁的萌宝娇〕〔和安少的高甜新婚〕〔被逼成仙〕〔总裁爹地的幸孕萌〕〔陆爷的小祖宗又撩〕〔医者无眠〕〔墨唐〕〔林梓言宗景灏的故〕〔萧兮兮洛清寒〕〔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876章 沈三爷自杀了
    “咚”的一声,一团小黑影从地上一窜而过。

    程易被吓得手一抖,手电筒直接掉在了地上,碰巧照在了那匆匆跑过去的老鼠身上。

    老鼠一眨眼就跑进了墙角的洞口里。

    程易虚惊一场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幸好这一幕没有人看到,不然他一个七尺男儿被老鼠吓得浑身发抖,传出去,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江清河同样是心有余悸的压了压跳得又急又慌的心脏,注意到门口处徘徊的身影终于离开之后,她才从狭小的空间里挤了出来。

    箱子里已经恢复了平静,看来是晕过去了。

    江清河目光如炬的盯着一米高的箱子,突然间轻笑一声,“得尽快送走了。”

    夜色朦胧,波云诡谲。

    沈烽霖躺在大床上,翻来覆去,头痛的难以入眠。

    最后,他将视线落在了赵勤然放在椅子上的那只背包上。

    翌日,天色晴好。

    赵勤然如同往常那般亲自端着早餐去伺候那位大爷,今日却是连续敲了好几次门里面都没有人应。

    他不禁皱了皱眉,他们都深知沈三爷浅眠,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惊醒他,今日这爷怎么就没有声音了?

    难道他又去给那个油盐不进的小丫头送早餐了?

    赵勤然推开门,屋内窗帘还拉得严严实实,而大床上微微拱起的弧度证明着那里还躺着一个人。

    “今个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竟然还没有起床?”赵勤然忍不住揶揄道,直接将早餐放在桌上。

    他说了好一会儿话,依然没有人理会他。

    赵勤然觉得蹊跷极了,走近轻轻推了推床上没有动静的人,“老三,你醒着吗?”

    忽然间,他动作一僵。

    赵勤然忙不迭的捡起垃圾桶里的空瓶子,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里面装得可是满满一瓶子安眠药!

    “哐当”一声,原本还是艳阳高照的天,倏地响起一声惊天雷,吓得赵勤然手一松,瓶子又重新掉进了垃圾桶里。

    “老三,你别吓我,你吃了多少?”赵勤然更是用力的摇晃着床上毫无意识的人,见其真的没有半点回应,顿时紧张的不知所措。

    沈三爷自杀了?

    这个消息传出去,怕是会轰动全国吧,得震惊多少人?

    赵勤然拿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他正准备拨打急救号码,又忽然神色一凛,如果这事传开了,沈氏怕是又得遭受一番重创。

    还在背后伺机而动的沈一成,估计也会趁着这个要命时刻跳出来,如此一来,前阵子好不容易设好的局,岂不是功亏一篑?

    赵勤然冷静了片刻,将输入的急救号码全部删除,改为另一个号码。

    只是,电话还没有拨出去,一只手一把搭在了他的手腕上。

    沈烽霖声音有些哑,他翻了翻身,抬手压在眼睛上,“好不容易睡着,你闹什么闹?”

    赵勤然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置信道:“你没事?”

    沈烽霖瞥了他一眼,“你心里是多希望我出事?”

    赵勤然尴尬的放下手机,“瓶子里的药呢?”

    沈烽霖一本正经道:“洒了。”

    “……”

    “都在垃圾桶里,你心疼的话捡起来吧。”

    “……”

    沈烽霖头痛的厉害,声音有些弱,“几点了?”

    “八点了。”

    沈烽霖闻声立马坐起来,“八点!”

    赵勤然点头,“嗯,刚刚看到你的柠柠出现在一楼,又去喂那个赵舒吃早餐了吧。”

    沈烽霖掀开被子作势准备下床,只是他刚站起身又坐回了床上,浑身乏力,他捏了捏鼻梁,“你这个药没什么效果。”

    赵勤然龇了龇牙:您老人家大清早就吓得我差点跟您一块去了,现在还抱怨起我药没有效果了?

    “你这样子不像是单纯性的失眠,要不要去检查一下?”赵勤然建议道。

    沈烽霖抬眸,双眸都不带眨一下的紧紧盯着说话的男人。

    赵勤然心里直发毛,连忙道:“我说错话了,我闭嘴。”

    “你说的没错,我真该去医院检查一下。”沈烽霖道。

    赵勤然未曾料到向来一根筋死磕到底的沈三爷竟然也有妥协的时候,他忙不迭道:“那我们现在就去。”

    沈烽霖没有回复,就这么虎视眈眈的继续注视着对方。

    赵勤然的动作猛地一僵,反应过来道:“我去跟你的柠柠说,怎么能让病人一个人去医院呢?”

    一楼:

    赵舒笑得合不拢嘴,江清柠喂在他嘴里的哪里是白粥啊,明明就是掺了蜜的糖水,都快融化到他心脏里去了。

    “咳咳。”赵勤然掩嘴轻咳一声。

    赵舒面色一沉,瞪着不请自来的家伙,使了劲儿的唤疼,“哎呀喂,我胳膊好痛,我腿也好痛。”

    江清柠一时慌了,“怎么了?之前不是好好的吗?”

    赵舒委屈的举着自己的手,“江小姐帮我吹吹,太痛了。”

    江清柠放下粥碗,正准备吹,就被一人给拽着从椅子上提了起来。

    赵勤然道:“我有话跟你说。”

    赵舒一个劲的叫喊着,“你不能走,我好痛,我真的好痛。”

    赵勤然没有理会鬼哭狼嚎的家伙,执意的提着江清柠的领子往外走去。

    江清柠蹙眉道:“能等一下再说吗?”

    “老三病了,你带他去一趟医院。”赵勤然直接开门见山。

    江清柠原本还想着转回去继续照顾赵舒,在对方话音一落的瞬间,她的腿几乎是没有任何迟疑就往二楼跑去。

    赵舒还在叫唤着,“我痛,我快痛死了。”

    赵勤然咚的一声推开了门。

    赵舒的声音被迫卡在了喉咙里,他一脸惊慌的看着对自己并不友善的男人,着急道:“江小姐呢?”

    赵勤然拿起粥碗,笑道:“江小姐走了,让我留下来好好照顾赵公子,来,喝粥。”

    赵舒拒绝着他的靠近,“我不需要你,我要江小姐。”

    赵勤然充耳不闻的将汤勺塞进他嘴里,硬生生的灌了他一口粥,“咽下去。”

    赵舒被对方的气势吓得忍不住打了一个嗝,果真是听话的把嘴里的粥全部吞了进去。

    赵勤然满意的继续喂着,“喝完它。”

    赵舒这下子真的是全身都在痛了,痛不欲生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林平李静名字〕〔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