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北王霸刀〕〔蚀骨危情:爹地,〕〔霸道娇妻超有钱〕〔我全家人设都崩了〕〔大佬白月光归来后〕〔战龙临门〕〔开局签到送封号斗〕〔宿主今天也很甜〕〔天啊!我变成了龟〕〔从山寨npc到大BOS〕〔契约甜妻:偏执总〕〔天衍乱纪〕〔林云王雪〕〔从灵气复苏到末法〕〔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娱乐一夏〕〔爆萌团宠:我给反〕〔精灵侦探社〕〔我真没想当好大哥〕〔命之奇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877章 生病了?
    二楼:

    江清柠徘徊在屋外,刚刚上来的又急又喘,现在冷静下来,又觉得自己来的太过唐突。

    她现在以什么身份送他去医院?

    “咯吱”一声,紧闭的房门从内被人推开了。

    沈烽霖等候许久都不见这个丫头主动进来,无可奈何之下只有自己推门而出。

    江清柠被身后出现的人吓了一跳,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都不知如何启齿询问他哪里不舒服。

    沈烽霖一言未发的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两人就这么相顾无言的站在空旷的走廊上,氛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尴尬。

    “咳咳。”江清柠掩嘴轻咳一声,“赵先生说你生病了。”

    “嗯。”沈烽霖故意沉着嗓子,看起来就像是有气无力的样子。

    江清柠紧张道:“是哪里不舒服?”

    “柠柠这是在关心我?”沈烽霖靠近她一步。

    江清柠愣了愣,抬头,四目相接,他声音虽然有些喑哑,但瞧着气色还是不错,可能是因为沈三爷本身皮肤就很白,哪怕是病态的苍白也让人瞧不出什么端倪。

    沈烽霖莞尔,“你会陪我去医院吗?”

    江清柠急忙低下头,面颊微微泛红,她道:“医院要去县城里,有点远,如果三爷只是有些不舒服的话,可以去镇上的诊所,听赵灵说过,那是位老中医了,医术很好。”

    “你会陪我一起去吗?”沈烽霖还是那句话。

    江清柠转过身,双手紧紧地捏着裤脚,她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难不成她着急忙慌的跑上来就为了跟你介绍医生吗?

    沈烽霖看了看她的小手,不露声响的握上。

    江清柠噌的一下子抬起头,她本能的缩了缩,“三爷,不妥。”

    “我是病人。”沈烽霖笑意盎然的牵上她的手走过长廊。

    江清柠起初还有些拒绝,但心里面总是有一道声音发了疯的制止着她的行为。

    两人相携着走下了二楼。

    二楼处的某间客房,房门缓缓打开,女人面无表情的望着离开的两道背影,目光犀利。

    李胜萍越发用力的握着门把手,声音阴测测的响起:“这个女人果真不是什么良家妇女,左手牵着自己的儿子,右手还不忘去勾搭前夫,水性杨花,不知羞耻!”

    “你一个人嘀嘀咕咕的在说些什么?”赵雄拿着紫砂壶,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面前空空无物。

    李胜萍回头恶狠狠的瞥了他一眼,“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赵雄哭笑不得道:“我又是哪里招惹你了?”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人看上女人都是图什么,还不是图那点美色。”

    赵雄心虚的移开视线,“也不知道儿子好点了没有,我下去瞧瞧。”

    李胜萍瞧着他的背影,啧啧嘴,“哪里有什么真爱,一个个的还不是见色起意,如果江清柠没有几分姿色,你儿子和那个男人怎么可能对她死心塌地?”

    阳光明媚,郁郁葱葱。

    镇上的诊所前,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草药,空气里好像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药香。

    江清柠浑身僵硬的坐在椅子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正在把脉的老中医,神色颇重。

    沈烽霖忍俊不禁道:“柠柠你这个样子就像是我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似的。”

    江清柠忙不迭的捂住他的嘴,“童言无忌,别胡说八道。”

    老中医收了手,“最近没睡好?”

    沈烽霖点头,“嗯,有些失眠。”

    老中医站起身,回到药炉前,“我给你抓两贴中药,晚上饭后喝。”

    江清柠紧跟着医生,“没有什么大碍吧。”

    “失眠有很多因素,生理的,心理的,我治不了心理的,只有从生理上入手,如果生理上解决不了,可能就需要心理干预了。”老中医一一捡着药材,时不时的留意一番小两口。

    江清柠回头望了望倒是不甚在意的沈三爷,他眼窝处有些泛黑,但可能是因为气场太过强大,无人敢对视他的双眼,自然就没有人发现原来他早已憔悴不堪。

    老中医笑道:“你们是夫妻吧。”

    江清柠倏地转过身,解释道:“您误会了。”

    老中医垂眸,笑意更深,“这或许就是他失眠的源头。”

    江清柠似乎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头埋得更低了,她吞吞吐吐的说着,“既然没什么大碍,我、我先回去照顾孩子了。”

    沈烽霖没有阻止她离开。

    老中医将药材放进药炉中,看着沸腾的水,声音不疾不徐的响起,“你刚刚让我别说实话,是怕她担心?”

    “我知道。”沈烽霖不以为意的站起身,“失眠终归是心病,不是吗?”

    老中医欲言又止,犹豫片刻,点头道:“确实是如此,我给你煎了两贴,你先试试看,如果还是睡不着,可以试试艾灸。”

    “麻烦你了。”

    老中医皱了皱眉,“我治不了这病。”

    沈烽霖提着两包中药,慢慢悠悠的出了诊所。

    赵勤然半靠着石墩望着由远及近的身影,道:“中药?”

    “你怎么会在这里?”

    “刚刚从赵家出来就见你的小娇妻一脸羞涩的跑回了客栈。”赵勤然伸了伸胳膊,“村长那边给我消息了,基本上都签字了。”

    “没想到事情进展的如此顺利,我竟有些怅然,好像做梦一样。”

    “……”这不是您老人家一早就设定好的结果吗?

    沈烽霖往前走着,“既然签好字,就让林栎连夜制定正式合同,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让全镇人民一起庆贺,毕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家快乐才是真的快乐。”

    “……”赵勤然以前只觉得沈烽霖是老奸巨猾的商人,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现在却发现,他还有些贱。

    刚刚那些话,太贱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两个是一伙的,他都想为民除害揍这个家伙一顿了。

    夜风徐徐,吹过树梢,卷起片片落叶。

    江清柠拢了拢衣衫,看向钟楼上迎风而站的身影,不知为何,心里莫名的有一些不安。

    沈烽霖注意到了楼下遥想对望自己的女人,朝着她招了招手,“上来。”

    江清柠站在他身侧,纵观全镇,“你这是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