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衣风华〕〔在野外综艺做咸鱼〕〔龙王医婿〕〔唐土万里〕〔女主夏乔男主司御〕〔没有人比我更懂修〕〔重生后变成团宠人〕〔王蜜王大山〕〔我的傻白甜老婆〕〔科技传播系统〕〔万族之劫〕〔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剑域神王〕〔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农家有女甜如蜜〕〔灾难:从开学遭遇〕〔满级大佬穿成农家〕〔十五病区手记〕〔开局变成黑色切割〕〔重启大宋:从科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884章 程先生的遗体
    赵勤然姗姗来迟,却只来得及见到刚刚还如胶似漆准备离开的两人又一次分道扬镳了。

    他不得不再感叹一句,爱情果然使人疯癫,这一会喜一会悲的,真是够狗血。

    沈烽霖捏了捏鼻梁,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那两个字,“林栎。”

    赵勤然提着行李箱走上前,捡起地上散落的文件,“这算不算把自己玩脱了?”

    沈烽霖瞪了他一眼。

    赵勤然啧啧嘴,“沈三爷不愧是沈三爷,连我都骗过去了,我还以为你老人家真的打算把自己交代在这里。”

    “我还不至于没有想好退路就不管不顾的耍心机。”沈烽霖长叹出一口,“就差一点点,只要出了镇子,林栎这家伙,来得可真是时候。”

    “不是你让他连夜加班赶制合同吗,他可是为了遵照你的命令搭乘第一班飞机赶过来的。”赵勤然忍不住打趣道,“就是有个臭毛病,喜欢做工作总结。”

    沈烽霖脑袋一阵发晕。

    赵勤然诧异的接住他,“你也不至于被气晕吧。”

    “吵得我头疼。”沈烽霖闭了闭眼,“看来还得再逼一把。”

    “别了,你老人家可别再乱来了,不然等下再玩脱了,那群村民真当真了,把咱们给堵在镇子上,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你沈三爷一代神话就真成笑话了。”

    沈烽霖瞥了他一眼,“我会打没有把握的仗吗?”

    “你还要怎么玩?”

    沈烽霖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些文字,“把西元镇的开发案转交给徐氏,你意下如何?”

    赵勤然不敢置信,“徐氏可是地痞流氓,他们得到这里,还不得直接把这里的祖坟都给刨了?”

    沈烽霖云淡风轻的说着,“徐氏的作为,的确是有几分不尽人意,不留余地。”

    “我瞧着江小姐对你还是有感情的,咱们好好哄哄,总能把人哄回去,你用手段去逼,就算把她逼回去了,也会心存嫌隙。”

    “你不懂。”

    赵勤然皱眉,“是,我没有结婚,也没有女朋友,不懂你们这些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可是女孩子嘛,更喜欢甜言蜜语,你这样硬逼,怕是会留下心理阴影。”

    沈烽霖往回走,“你真的是不懂。”

    赵勤然看着他的背影,哭笑不得:“你这是在埋汰我没有谈过恋爱?”

    黄昏,夕阳如火。

    “叮铃铃……”唐突的手机铃声打断了程易的工作,他不以为意的看了一眼电脑桌的手机,确定是陌生电话之后,并不打算接听。

    “叮铃铃……”铃声孜孜不倦的响着,一遍又一遍。

    程易关上电脑,疲惫的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按下接听。

    “请问是程易程先生吗?”陌生的男人声音。

    程易道:“我是。”

    “您好,我们是西林警所的警员,上次你报案称自己的父亲失踪了。”

    程易立马警觉起来,他道:“有消息了?”

    对方顿了顿,沉默了好几秒。

    程易心里惶惶不安,“究竟有没有消息?”

    “我们现在在华城医院,需要麻烦你过来确认一下程家成先生的……遗体。”

    程易如雷轰顶,在那么一刻,他的听觉好像出现了什么问题,以至于他有好长时间都没有听见声音,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坐在电脑桌前。

    “程先生,你还在听吗?”

    程易恍恍惚惚的回过神,他噌的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不敢置信,重复一遍又一遍,“你说谁的遗体?你说谁死了?我爸只是失踪了,他不可能、不可能——”

    “我们很抱歉,你看你什么时候过来一趟?”

    程易几乎是没有片刻考虑,拿起外套踉跄着就往外跑,因为紧张和害怕,他走了两步就被迫摔倒在地上。

    疼痛使他稍稍的回了回神。

    他愣愣的看着紧闭的大门,心脏一抽一抽跟机械故障了那般,最后竟是忍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

    江清河早一步到了医院,她站在门口处,望着憔悴不堪却又硬撑着一口气出现的程易,知晓现在说什么无济于事,就这么默默的跟在他身后。

    医院的太平间,温度极低,冷空气扑面而来时,程易忽然变得无比清醒。

    他轻轻地掀开了遮住程家成的白布。

    程家成面色灰暗,脖子上长长的一条勒痕触目惊心,额头上也裂开了两道口子,已经有些结痂。

    医生道:“程先生是窒息而亡,从脖子上的淤青判断,应该是被绳子之类的东西勒住,最后窒息。”

    程易捂住口鼻,甚至都不敢大喘息。

    江清河扶住他颤抖到无法控制的身体,安慰着:“没事没事。”

    程易痛苦的闭上双眼,最后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爸,爸你别吓我,你起来和我说说话好不好?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跟你对着干了,我好好听话,你起来,你起来啊。”

    江清河抱着他,“程易,你不要这样。”

    程易一把将她推开,“我现在不想见到你,你出去。”

    江清河呆呆地坐在地上,她看着哭得不成样子的程易,微微低了低头,“我知道了,我在外面等你,你、不要太伤心了。”

    程易双手握着脑袋,拼了命的摇着头,“爸,爸。”

    江清河走到窗口处,四周静若无人,她拿出烟盒,点燃一根香烟,烟雾缭绕在眼前,她抖了抖烟灰。

    所以说,都该死!

    夜色渐沉,群星闪烁。

    回去的路上,车上两人,无一人言语。

    越走,路越黑,好像这一路,都没有任何灯光似的。

    程易忽然一脚踩上了刹车,车子猛地急刹住。

    江清河因为惯性,身体重重地往前扑去,又重重地跌回了座位上。

    程易双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今天,是我太伤心了,那些话,我不该对你说。”

    江清河浅浅一笑,“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我不会怪你的。”

    程易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

    江清河侧了侧头,看着站在车外佝偻着背影的男人,同样解开安全带走了出去。

    就像是两个无家可归的孤儿在寒夜里互相取暖那般,她抱住了他,温柔的顺着他的头发,“你还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