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渡劫之王〕〔不灭霸体诀〕〔鲲鹏归云〕〔药香农女今天成神〕〔传奇浪潮十八年〕〔陛下每天都在套路〕〔农家小福女〕〔大唐的玩家们〕〔农夫凶猛〕〔我的白富美老婆〕〔扶摇而上婉君心〕〔老公每天不一样〕〔我真不是狗官〕〔战神少帅项少龙云〕〔渡月桥边鸢尾花〕〔教父的荣耀〕〔洛诗涵战寒爵〕〔小街包子铺〕〔毒手医妃王爷被休〕〔强化医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885章 什么时候结婚
    河畔人家,灯火通明。

    村长已经喝得七晕八素,围着林栎一个劲的转悠着,“幸好林先生今天来得及时,不然我这把老骨头,估计都要被这群崽子们给拆了。”

    林栎推了推眼镜,时不时的留意一下角落位置稍显安静的一桌。

    他有好几次都想要过去,却是被自家老板那犀利的眼神给逼着乖乖的坐在了主位位置。

    村长客客气气的为他倒满了酒杯,“林先生,现在由你再给大家解释一下那份合同,让这帮崽子好好的听清楚。”

    “村长,您喝醉了。”林栎摆了摆手,制止着他再继续为自己续杯。

    “今个儿大家都高兴。”村长打了一个酒嗝,“我刚刚好像看见了赵先生,我得去跟他敬一杯。”

    林栎扶住摇摇晃晃的村长,道:“赵先生说过了,今晚上大家才是主角,他只是过来庆贺庆贺而已,村长不必客气。”

    “赵先生太客气了。”村长大概真的是喝晕了,眼一闭就倒在了桌上不省人事。

    林栎长吁出一口气,他总算有机会回到老板身边当个乖巧听话的助理了。

    正当他准备起身,忽然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他下意识的看向大老板方向,只见老板的眼神比之前一刻更加阴沉,似乎在身体力行的告诉他,别过去,不许过去。

    沈烽霖拿起酒杯,轻呷一口,收回视线又看了一眼身残却是志不残执意要出席的赵舒。

    赵舒手脚都绑着夹板,当真是动弹不得,他恶狠狠地瞪着企图对他江小姐易行不轨之事的家伙,随后又委屈的看向正在小口小口吃着东西的江小姐,道:“听赵灵说你们今天准备离开?”

    江清柠瞄了一眼对面坐上同样等候自己答案的男人,放下筷子,道:“没有,那都是误会。”

    赵舒如释重负,“我忧心忡忡了一下午,真怕你不打声招呼就走了。”

    江清柠忍俊不禁道:“所以你就不管不顾的也要跑来这里?”

    赵舒苦笑着,“我尽量不动弹就行了。”

    江清柠夹了一块肉递到他嘴边,“肚子不饿吗?”

    赵舒张开嘴,得意洋洋的瞥了一眼只能看着却吃不到的男人,道:“很饿很饿。”

    沈烽霖捏着筷子的手都在咯吱咯吱响。

    赵勤然偷偷的斜睨了他一眼,随后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埋头自顾自的吃着东西。

    江清柠视若无睹对面那犀利的眼神攻势,继续喂着赵舒吃饭,那贤良淑惠的样子,就恍若小两口那般。

    “赵舒啊,咱们是不是快吃酒了?”一名妇人走上前,扯着嗓门大声询问着。

    这一问话,直接把周围数十道目光齐刷刷的吸引了过来。

    李胜萍掩了掩嘴,笑道:“陈婶就爱开玩笑,我们江小姐害羞,不能这么问。”

    被唤作陈婶的女人说着:“难道不是吗?我瞧着小两口感情挺好的,也是时候吃酒了吧,我们这些长辈盼着赵舒结婚可盼了好些年。”

    “要得要得,等日子定下来,我一定奔走相告,让大家第一时间知道。”李胜萍戳了戳自家木头儿子,“别一个劲的傻笑,也问问江小姐喜欢吃什么,改明儿我给她做。”

    赵舒乐呵乐呵的点头,“江小姐,你别误会,他们就喜欢开玩笑。”

    江清柠不以为意,继续夹着菜,“只要你不误会就行。”

    赵舒愣了愣,嘴角有些牵强的扯了扯,“我、我不会误会的。”

    “啪。”的一声,沈烽霖将筷子放在了桌上。

    这一声响,不轻不重,直接将周围的议论声压了过去。

    陈婶看了一眼沈烽霖,碰巧沈烽霖也抬头注视着她。

    他虽不言不语,却是戾气逼人,让人对视上的刹那,仿佛脑子里某一根弦忽然就断了。

    陈婶还没有说完的话直接戛然而止,她怯生生的低下头,不敢再看对方一下。

    沈烽霖站起身,气势凛冽,“我吃饱了,你们慢慢用。”

    赵勤然紧跟上前,“你就任由他们对你的江清柠想入非非?”

    “一群跳梁小丑罢了,不足为惧。”沈烽霖嘴上说着毫不在意,双手却是早已愤怒的紧握成拳。

    赵勤然道:“保不准江小姐她突然想换换口味。”

    沈烽霖止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样东西吃多了也腻了,这个时候如果遇到别的稀奇玩意儿,说不定好奇心一来就陷进去了。”

    “凭他,也配?”沈烽霖反问,“爱过狼的女人怎么可能会看上狗?”

    赵勤然语塞,见他走远,才敢嘀嘀咕咕自言自语道:“问题是大野狼和小奶狗的区别,女人嘛,都喜欢对自己唯命是从的男人。您老人家懂得人家小奶狗的撒娇情趣吗?”

    一顿饭作罢,江清柠放下了筷子。

    不知是谁开了口,音乐声响起,有人围在人群中,放声高歌。

    是否,冥冥之中,你我注定,没有结果。

    为何还要,飞蛾扑火。

    是为情所困,是为爱蹉跎,是傻是对还是错。

    初闻不知曲中意,再闻已是曲中人。

    “江小姐。”赵灵喝了一点小酒,有些微醺,她拿着酒杯本是想要和江清柠喝一杯,只是刚刚走近,就见她哗啦一声推开了椅子。

    江清柠站起身,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跑出了农家乐。

    夜色朦胧,小路又曲又折,她几乎是拿出了自己这辈子最快的速度朝着客栈方向跑去。

    “叩叩叩。”她敲了敲门,在等候开门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从心口处跳出来了。

    时间一分一秒弹指即逝,江清柠从最初的激动转而慢慢的平息了。

    她独自站在门外,尝试着再敲了敲门,里面依旧没有人应。

    江清柠抬头看了看身前的门,失落的往后退了退,是不在吗?

    她周围环顾一圈,整座客栈静悄悄的,确实是不想有人的样子。

    她后知后觉的锤了锤自己的头,现在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刚刚的行为有多么幼稚。

    江清柠你果然心肠歹毒,想推开就推开,想拥抱就拥抱吗?

    漆黑的屋子里,大床上有微微弧度。

    沈烽霖躺在上面,不知是醒着,还是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