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护花小神医〕〔医世神卫〕〔龙帅江辰唐楚楚〕〔爱你成瘾:偏执霸〕〔林平李芸汐〕〔豪婿韩三千〕〔偏执霸总的罪妻凌〕〔华丽逆袭〕〔莫宛溪贺七少〕〔都市神豪林云〕〔凌依然易瑾离〕〔农家傻女〕〔婚期365天〕〔重生之我有灵泉〕〔总裁爹地惹不起〕〔我的二十四诸天〕〔风雷神帝传〕〔炮台法师〕〔丹皇武帝〕〔万妖圣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888章 你才是外人
    赵勤然有些搞不懂,他绕这么大一个圈子,为什么不直接干脆了当的收购了这里,免得多费什么功夫。

    沈烽霖似乎看穿了他心里在猜忌什么,面上的笑容更是晦涩不明,让人实在是捉摸不透。

    赵勤然紧跟随后,“徐总不是什么好人,他的眼里只有利益,你把西元镇转交给他,这不是直接断了这些人的生路吗?”

    “你现在是在跟我讲道德?”沈烽霖问。

    “老三,我知道你想带江小姐离开,但咱们也不能用这么偏激的手法,女人嘛,哄哄就听话了,你这样做,太损阴德了。”

    “我像是那种无奸不商的人吗?”

    赵勤然不带考虑的点头,“沈三爷的手段,如雷贯耳。”

    “谦虚点。”沈烽霖拍了拍赵勤然的肩膀,“说实话这衣服面料不怎么样,穿着还是挺凉快的。”

    赵勤然嘴角抽了抽,他这是在转移话题还是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夜晚,风盛。

    “叮咚……”门铃响起。

    江清河一夜未眠,当真是有些憔悴,她看着门外的女人,愣了愣。

    女邻居神色凝重,“我刚刚听说了程先生出事了。”

    江清河一提起这事就忍不住的红了眼眶。

    女邻居连忙递上纸巾,“你请节哀顺变。”

    “谢谢。”江清河擦了擦眼泪,“您怎么过来了?”

    “这是程先生生前拜托我剪辑的u盘,他过世了,我也只好交给他的家属。”女邻居将东西递上。

    江清河双手接了过来,“麻烦您亲自跑一趟。”

    “真的是太让人意外了。”女邻居叹了叹气。

    江清河进了屋子,她看向闭门不见的卧房,默默的将u盘放回了口袋里。

    程易昏昏沉沉了一天,听见门铃声突然惊醒过来,他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坐起身。

    江清河倒了一杯水放在床头,“醒了?”

    “是谁来了吗?”程易好像浑身力气都被掏空了。

    “邻居听说了伯父去世,特意来慰问慰问。”江清河替他按摩着两侧额头,“你吃点东西,再睡会儿?”

    “不用——”

    “叮咚……”门铃声再次响起。

    江清河动作顿了顿,“我去看看,你就别出来了。”

    屋外,女人穿着黑纱,戴着黑帽,在傍晚时分出现,确实是有几分瘆人感。

    江清河起初并没有认出来者何人,但当她揭下帽子的瞬间,神色一凛,“倩、倩姨。”

    周倩看了一眼被吓得花容失色的江清河,直接无视她的存在,径直入内。

    江清河僵硬的转了转脑袋,望着女人高傲的背影,眉头不可抑制的紧蹙成一团,他们不是离婚了吗?

    程易听见谈话声,有些恍惚的推开了房门。

    “啪”的一声,周倩没有给对方任何解释的机会,一巴掌打了过去。

    程易被打懵了,身体更是不受控制一软,跌坐在地上。

    周倩居高临下的瞪着面无一点人色的程易,道:“你爸就是为了你的那点破事才从国外回来,没成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这里。”

    “倩姨,程易已经很难受了,您能不能——”

    周倩瞪着她,“我在和程易说话,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什么嘴。”

    江清河装作一脸无辜的低下头,“我知道您心里有气,可是、可是您别忘了,您和伯父已经离婚了。”

    周倩嗤笑一声,“所以你是在告诉我,我才是没有资格的那个人?”

    “我现在是程易的妻子,我不是外人。”江清河抬头,两两四目相接,“倩姨,如果你是来吊唁亡者的,你应该去殡仪馆,而不是在这里欺负程易。”

    “江清河你可真是好大的面子,你以为你把清柠赶走了,江家就没有人跟你抢了吗?我现在回来,一是处理我前夫突然死亡的蹊跷事,二是替清柠做主拿回本该属于她的一切。”

    “您要做什么,那是您的自由,可是请您自重。”江清河道。

    周倩拍了拍手,“没了你那个妈,你江二小姐更是有本事了,”她上前一步,“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罪有应得,你和你那个妈做的事,我记得清清楚楚。”

    程易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他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恍若被掏空了所有意识,顺着墙就坐在了地板上。

    江清河蹲在他面前,握着他冰凉的手,“程易,没事的,她不会为难你的。”

    “倩姨说得没错,我爸是因为我才回来的。”

    江清河被他用力的推开了,口袋里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她脚一踢,被藏进了地毯里。

    “我要一个人静一静。”程易自暴自弃的双手抱着膝盖,就这么孤苦伶仃的坐在角落里。

    江清河听话的不再上前打扰他。

    时间静悄悄的溜走了,空气里好像有什么酸涩的味道在弥漫。

    夜,沉的犹如压抑着一块大石头。

    诊所里,中药味阵阵扑鼻。

    老中医收了针,“还是睡不着?”

    沈烽霖将卷起的袖子放下,微不可察般点了点头,“那个中药没有什么效果。”

    “我说过了,失眠除了需要生理干预之外,更需要心理治疗。”老中医继续捡着药,“沈先生应该是心里压着事。”

    “最近家里出了太多事,的确是让我有些力不从心。”沈烽霖闭眼小憩,“老先生还有别的办法吗?”

    “心病还须心药医,我顶多加以药物辅助。最后还是得靠你自己。”

    沈烽霖轻笑一声。

    “之前陪你来的那个小姑娘呢?”

    “为什么问起她?”

    “我瞧着那个小姑娘气色不是很好,应该是之前失血过多没有好好调养。”

    沈烽霖噌的一下子睁开眼,“怎么办?”

    老中医倒是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你很关心她?”

    沈烽霖眉头紧蹙成川,如临大敌那般,“需要怎么调养?”

    老中医笑了笑,继续选着药材,“看得出来她就是你的心病,等下我给你煎两副补气血的药,你让她按时喝,一两个月就会调养回来了。”

    “麻烦您了。”沈烽霖松了一口气。

    “不过——”

    沈烽霖又顿时紧张起来,“又怎么了?”

    老中医推了推自己的老花镜,语气也比前一刻凝重些许,“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不能再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真没想重生啊〕〔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高人竟在我身边〕〔万族之劫〕〔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大周仙吏〕〔北玄门〕〔天官赐福〕〔穿梭在轮回乐园〕〔麻衣神婿〕〔我在秦朝当神棍李〕〔飞虎战神〕〔综漫之无尽逃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