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山村小神医〕〔高人竟在我身边〕〔豪婿〕〔重生之创业人生〕〔舒盼顾绍霆〕〔朝仙道〕〔我在地府当团宠〕〔最豪赘婿(又名:〕〔霍少接住,天上掉〕〔乱古剑帝〕〔三国之曹家逆子〕〔药植空间有点田〕〔女学霸在古代〕〔抗战之铁血救国〕〔穿成大佬的反派小〕〔大唐:神级熊孩子〕〔三国之巅峰召唤〕〔最强神医赘婿〕〔催妆〕〔将武生之武家庶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897章 程家成的最后一幕
    沈烽霖漫不经心的扣着衣扣,“未雨绸缪。”

    裴熙似乎听出了什么弦外之音,笑道:“难不成咱们沈三爷是因为上次被自家大哥反将一军之后也心生畏惧,所以打算转移资金?”

    沈烽霖笑而不语。

    裴熙啧啧嘴,“可是沈大爷怎么会是你沈三爷的对手?你也犯不着为了他而冒这么大风险,万一我欺骗你,最后把这些基金全部吞为己有,怎么办?”

    “你不会的。”沈烽霖言之凿凿。

    裴熙轻笑,“你真的这么相信我?”

    “我信你们。”沈烽霖不假思索道。

    裴熙莫名的有了一阵压力,“我怎么觉得你这更像是在给我挖坑。”

    “过两日我会让律师制定好合同,到时候烦请裴先生跟我走一趟。”沈烽霖穿上西装,前一刻还看着像极了谦谦君子温文尔雅,下一瞬便是锋芒全露,不怒自威。

    裴熙无可奈何的耸耸肩,“既然沈三爷都这么开口了,我会全力以赴替你管理好这个基金。”

    “拜托了。”

    裴熙倒是很意外他这句话,打趣道:“都是兄弟,客气什么。”

    沈烽霖转身离开。

    裴熙不知为何,最后他的那一个眼神,有些异常,像是藏着什么忧伤。

    他急忙晃了晃脑袋,打消自己这个荒唐的想法。

    堂堂沈三爷,何等的意气风发,怎么可能会心存忧伤?

    你最近是陪着家里的两个老人追多了狗血电视剧吗?

    正午,树影潺潺。

    江清河正在院子里拔着草,听着门铃声响起,她不以为意的朝着院外伸了伸脖子。

    周倩今天同样穿着一身黑,高傲的扬着头,对于出现是视线里的女人,越发对她不屑一顾。

    江清河手里还拿着小铲子,并不打算开门,两两就这么一人站在铁门外,一人铁门内四目对接。

    周倩打心眼里瞧不上这个江清河的低级,冷傲的说着:“程易呢?”

    “他去公司了。”江清河似乎也不想和这个女人纠缠什么,准备离开。

    周倩轻哼一声,“你知道我查到了什么吗?”

    江清河动作一僵,眼底一闪而过一丝彷徨,却又很快被她掩饰过去,她伪装着镇定转过身,语气不卑不亢,道:“倩姨查到了什么不需要跟我汇报。”

    “我当然不需要跟你说什么,我是来找程易的。”周倩嘴角高扬着,“我就想看看程易知道后,会是什么表情。”

    江清河握着铲子的手不由自主的紧了紧,她故作轻松道:“那你去公司找他吧。”

    “程家成失踪那天碰巧也出现在这里,你说这只是巧合,还是说这里原本就是第一现场?”周倩目不转睛的打量着那个丫头的神色。

    江清河仿佛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抑制不住的大笑起来,“倩姨可真会说笑话,爸是来过这里,之后就走了,这件事程易也知道。”

    “是吗?”周倩的语气里满满都是质疑,“可是监控器里可没有拍摄到他离开的画面。”

    江清河愣了愣,之前用笑声来伪装的紧张忽然间就不攻自破了。

    周倩捕捉到她眼底的慌乱,趁势追击道:“你这是紧张了?”

    江清河下意识的瞄了一眼对街处的监控,不知那家人是不是故意的,直接将监控对着他们这边,她不能在这里动手脚,否则,她苦心经营的一切,全都破灭了。

    周倩见她已经自乱阵脚,越发肯定之前的猜测,道:“真的是你?”

    江清河擦了擦手上的泥渍,“无论我说什么,解释什么,在倩姨心里,我早就洗不清嫌疑了,不是吗?”

    “家成的脾气我很明白,他在商业上也是谦卑有礼,不可能有人会憎恨他到想要杀了他,除非是有人嫌他碍事,或者说他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秘密,有人需要灭口。”

    江清河笑了笑,“倩姨说的这么玄乎,连我都有些害怕了。”

    周倩道:“家成最后一次跟我联系的时候说过露西的事,现在想来,露西小姐最后一次出现也是碰巧在这里。”

    江清河充耳不闻那般转过身,“倩姨这么会推理,不去当侦探,真的是太可惜了。”

    “我现在只觉得毛骨悚然,你究竟是什么可怕的女人?”周倩用力的推了推铁门,大概是想进去亲自撕毁这个女人的面具。

    江清河侧了侧眸,依旧脸上挂着让人扑朔迷离的微笑,“倩姨我尊重你是长辈,不与你计较这些信口雌黄的事,但还请你以后谨言慎行,免得祸从口出。”

    “你这是在警告我吗?”周倩并不畏惧她的那席话,道:“凭你也配威胁我?”

    江清河朝着她露出一个晦涩不明的笑容。

    周倩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寒迫使着她心跳都漏了一拍,女人的第六感让她最好和这个江清河保持距离。

    她就是鬼,从地狱深处爬出来的恶鬼。

    江清河回了别墅,放下小铲子,摘下手套,随后默不作声的站在了落地窗前,似乎在窥探什么人,虎视眈眈的望着。

    在她这里,全世界的人都没有温柔过,铺天盖地的质疑。

    她就算无罪,也在他们的眼里慢慢的变成了罪不可恕。

    夜幕降临:

    沈烽霖站在镜子前刮着胡子。

    忽然间,干净的盥洗池里晕开了一片红。

    沈烽霖摸了摸鼻子,他不以为意的放下刮胡刀,打开水龙头,冰冷的水洗过脸,绯红的血色也渐渐地变成了粉红,最后流入下水道。

    果然是太累了吗?

    “阿嚏。”江清柠被夜风吹红了鼻子,她连忙关上窗户。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江清柠注意到门外若隐若现的人影,轻声问道:“哪位?”

    “我是裴熙。”来人主动自报名讳。

    江清柠诧异的打开门,不解道:“裴先生?”

    裴熙是连夜赶来,身上沾上了不少寒气,他瞧见了江清柠发红的鼻尖,刻意的退后一步。

    江清柠对于他的唐突出现,更是疑惑,“你怎么会在这里?”

    裴熙确定身上的寒气消散不少后,慎重道:“我们能进屋说吗?”

    江清柠点头,“你请进。”

    这一幕,碰巧被楼下路过的秦姵瞧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