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洛青羽〕〔安宁王〕〔华夏守护战〕〔这皇帝实在太阴险〕〔开局直达元婴期巅〕〔厉司珏〕〔逍遥战神江策丁梦〕〔走在为爱奋斗的路〕〔醋精Boss从不掉线〕〔逍遥战神江策〕〔废柴王妃是块宝〕〔逍遥战神江策丁梦〕〔修仙从钻木取火开〕〔根在东方〕〔骆风棠杨若晴〕〔凌天宇〕〔龙血战神萧辰姜诗〕〔叶思诺〕〔师傅不要逃之女修〕〔天禄星今天又在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903章 你会不会赶我走?
    夜,更深了。

    宁静的别墅,玄关处忽然传来一声响。

    沈烽霖本是清醒着,听着门外的脚步声,眉头不可抑制的皱了皱。

    闹贼了吗?

    “咚咚咚。”门外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老鼠正在夜间行动似的。

    沈烽霖坐起身,掀开被子,同样没有开灯,径直朝着房门走去。

    夜晚,静的落针可闻。

    江清柠抱着孩子,拖着行李箱,沈小宝靠在她的肩头似睡似醒,时不时会不舒服的换一换睡姿。

    “咔嚓”一声,紧闭的卧房大门从内打开了。

    沈烽霖不愧是沈烽霖,在漆黑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他就往那里一站,都像是牛头马面能吓退所有入侵者。

    江清柠被突然冒出来的人影吓得心脏一滞,差点又忍不住晕过去了。

    乌云散开,碰巧一抹月光从落地窗前照耀而进,

    “柠柠?”沈烽霖不敢置信的望着身前若隐若现的人影,虽然只能大致看清楚她的身体轮廓,但那烙在记忆里的人,哪怕就是一根头发丝,他都能认出那是从她头上掉下来的。

    江清柠咧开嘴,笑得恬不知耻,“我回来了。”

    沈烽霖打开屋子里的所有灯光,确定眼前这个活生生的人真的是江清柠之后,说实话,那么一刻,他绷不住自己的喜悦,差点扑上前将她抱起来转圈圈举高高。

    江清柠把孩子放在了沙发上,重新走到他面前,“三哥,我回来了。”

    沈烽霖有些不真实的摸了摸她微微发烫的脸颊,“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我怕你不许我回来。”江清柠自责的低下头,“所以我先斩后奏想先溜进来,这样你就不能赶我走了。”

    沈烽霖被她那稀奇的脑回路逗乐了,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头,“胡说八道什么。”

    “三哥,你不会赶我走吧?”江清柠目光灼灼的凝望着他的眉眼。

    “坐了一天的车,累不累?”沈烽霖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走向厨房,“你得赶紧吃点东西,不然等下又要晕过去了。”

    江清柠默不作声的走到了他身后,忽然伸手环腰将他紧紧抱住,“三哥,我有点害怕。”

    沈烽霖垂眸看着腰间的小手,莞尔,“傻丫头,害怕什么?害怕我真把你赶出去了?”

    江清柠右手有些颤抖的把老中医交给她的那页纸递给了他。

    沈烽霖只是看了一眼,关火转身,忍俊不禁道:“你相信了?”

    江清柠深信不疑的点头,“三哥,我害怕。”

    “需要我把体检报告给你看一下吗?”沈烽霖掐了掐她嫩的都快出水的脸蛋,“那是之前和勤然串通后拜托老先生的事。”

    “……”江清柠嘴角抽了抽,有一种自己演了半天苦情戏,最后却成了喜剧的感觉。

    “你如果不相信可以去问问勤然,他也知道的。”沈烽霖转过身,随意的将那页纸扔进了垃圾桶,“要不要加两颗蛋?”

    江清柠窘迫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早该想到了,身强体壮的沈三爷怎么可能会摊上那种事。

    她犹豫中要不要现在又跑回西元镇藏起来。

    沈烽霖没有听见回复,转了转身,“柠柠不会又想跑了吧?”

    江清柠尴尬的轻咳一声,“肚子有点饿,先吃饭。”

    “你去坐着,很快面条就煮好了。”沈烽霖重新打开火。

    江清柠坐在餐桌前,双手捧着下巴,目光直勾勾的望着男人那虽然穿着衣服但也有棱有角的背影。

    这么英俊的男人,江清柠,你真的是不知好歹啊。

    翌日,阳光明媚。

    “叮咚……叮咚……”门铃声响起。

    江清柠从儿童床上惊醒过来,她睡意惺忪的揉了揉还有些发胀的眼睛,环顾四周,这才想起昨天犯的糊涂事。

    “叮咚……”门铃声还在继续。

    江清柠吹了吃有些发酸的胳膊,走到玄关处。

    赵勤然听着开门声,也不管里面站着谁,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我今早才听到保镖消息,你家柠柠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这次可不怪我没有看好她——”

    江清柠笑意盎然的朝着他打了打招呼。

    赵勤然一脸懵逼,不敢置信的掐了掐自己的腿,确定有点疼之后,诧异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江清柠的处境确实是有些尴尬,她和沈烽霖可是协议离婚了,她唐突留在这里过夜,怎么看都有几分不知羞耻的感觉。

    赵勤然蹙了蹙眉,“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江清柠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昨晚上回来的太晚了,我没有去处。”

    “得了,你也别解释什么了,只要你好端端的没事,我就心安了。”

    “让你担忧了。”江清柠倒上一杯水递给他,“谢谢你这段日子的照顾。”

    赵勤然差点被水呛了一口,“你忽然这么客气,我总觉得你这行为是欲行图谋不轨的事。”

    江清柠反复斟酌权衡利弊,最后还是开了口,她问:“之前三哥是不是串通你想要在我面前演什么苦肉计?”

    赵勤然这下子真的是被谁呛到了,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没曾想最后竟然被公之于众,他无地自容的想要饮水自尽了。

    江清柠递上纸巾,“不急,你慢慢喝,家里还有很多。”

    赵勤然哭笑不得道:“你怎么知道的?”

    “那就是真有这么回事了?”

    赵勤然尴尬的放下水杯,“堂堂沈三爷竟然搞这种儿戏的事,传出去真的是得让人笑掉大牙。”

    江清柠轻喘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你这话什么意思?”赵勤然反问。

    江清柠摇头,脸上的绷不住的轻松和喜悦,“没事没事,小宝应该也快醒了,我进去看看他。”

    赵勤然忍不住腹诽,“这一天天的,这两人一个比一个奇怪。”

    微风徐徐,院子里的花一朵挨着一朵,争相绽放。

    江清柠躺在美人榻上,正晒着太阳,忽然听见玄关处传来开门声。

    她欣喜若狂的站起身,一心以为是他回来了。

    然而,进门的却另有其人。

    林栎浩浩荡荡的领着一群人而进,“夫人。”

    江清柠瞧着一箩筐两箩筐的书,眼睛都瞪直了。

    这是想让她重温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万族之劫〕〔穿成权臣的心尖子〕〔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