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染南辰读天才双〕〔女主宁染男主南辰〕〔南辰〕〔宁染南辰〕〔林辛言宗景灏_〕〔蚀骨前妻太难追林〕〔总裁诱妻成瘾〕〔总裁诱妻成瘾一见〕〔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你是我的风景〕〔穿成小可怜后我被〕〔仙武大帝〕〔重生之宠妾要上天〕〔宗景灏林辛言〕〔农门小厨娘:夫君〕〔重回七零:老公大〕〔我可以点化诸天〕〔嫡女贵嫁〕〔超强狂婿〕〔玄清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906章 他很快就会死
    掌心下的温度确实是异于常人。

    江清柠连忙取下他脖子上的围裙,“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沈烽霖见她扶着自己胳膊,随后与其说的搀扶着他离开厨房,还不如说是她在强拉硬拽将他带离这弥漫着浓烟的地方。

    江清柠道:“我给你去找药,你先躺好。”

    沈烽霖拉住她的手,“刚刚在公司已经吃过了。”

    江清柠点头,又跑进了洗手间,须臾,拿出湿毛巾贴在他的额头上,“你出了好多汗。”

    “中医不是常说发热出汗后就会退烧了吗?”沈烽霖往着她身边靠了靠,“柠柠,我可以抱抱你吗?”

    江清柠面颊一红,羞赧道:“嗯。”

    夜色更深,窗外的明月也羞答答的藏进了云层里。

    落针可闻的大厅里,有微风吹动帘子。

    江清柠独自站在落地窗前,墙上的时钟重叠在十二的数字上,夜半的别墅区,鸦雀无声。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好像压着什么东西,很不安,很惶恐。

    翌日,天色烦闷,恍若随时都会大雨倾盆。

    工作日的露天广场,人烟稀少,再加上黑沉沉的天,周围更是鲜少有人逗留了。

    广场上的咖啡厅,江清柠安安静静的坐着,她望着由远及近的身影,拿起咖啡,呡上一口。

    江清河言笑晏晏的坐在了她对面,一脸稀奇道:“接到姐姐电话,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号码。”

    江清柠放下咖啡杯,似笑非笑道:“很意外我又回来了吗?”

    “姐姐能回来,确实是让我有些惊讶,看来我上次的威胁,姐姐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啊。”江清河脸上满满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仿佛藏着剧毒,让人望而生畏。

    江清柠不以为然道:“老夫人现在这种情况,还能更糟吗?可能是我一孕傻三年,正中了你下怀,现在仔细想想,你江清河本事再大,也不可能赢得过沈三爷。”

    “哈哈哈。”江清河抑制不住的大笑起来,“姐姐原来想明白了,看来我还得另想办法再把你赶走了。”

    “当初苏菲娅给你的药,是想让你弄死我,对不对?”江清柠目光灼灼的落在对方身上,为了掩饰自己的迫不及待,她刻意把话放的很慢,语气很轻,让人乍听之下就像是无聊时拉出来唠嗑的闲话家常。

    江清河瞥了她一眼,“的确如此。”

    “为什么?为什么你又用在了沈三爷身上?”

    江清河背靠着椅子,笑意盎然,“我就是恨他,恨他毁了我的一切,他该死。”

    江清柠压抑着自己的怒火,语气一如方才的镇定自若,她道:“既然恨他不是更应该伤害他爱的人吗?让他也尝尝失去的滋味。”

    “所以说当初是我太年轻了,只顾一腔恨意,忘了用最狠的方式。”江清河垂眸,整个人周身上下好像都散发着一种戾气。

    江清柠道:“不过你们的希望落空了,他还活着,我也还活着,我们所有人都还活着,相反她苏菲娅恶有恶报。”

    “你真以为你们就能好好活着?”江清河悠哉悠哉的端起咖啡杯,目光挑衅般的瞪着对方,“那种药用在身体里,就算现在相安无事,迟早有一天,也会慢慢的腐蚀人的身体,他沈烽霖,活不了几年的。”

    “啪。”江清柠拿起旁边的水杯,全部泼在了江清河脸上。

    江清河不怒反笑,“我不过实话实说,姐姐生气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

    “既然不相信,为什么这么生气?”

    江清柠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这个女人的话,似真似假,让人无从辨知,但凭着她的了解,七七八八都是信口雌黄的假话。

    江清河擦了擦脸上的水渍,“苏菲娅的话半真半假,姐姐可以选择相信,也可以选择不相信,只是啊,如果是真的,这堂堂沈三爷怕也是没有几年光景了,真是可惜。”

    江清柠几乎是双手紧握成拳,“你给我闭嘴。”

    “姐姐别害怕,你还年轻,咱们再找一个就是了。”江清河放声大笑起来。

    “姨夫是你害死的,对吧。”江清柠突然转移话题。

    江清河的笑声更是戛然而止,那么一瞬间,她企图掩藏的秘密瞬间无处遁形,完全暴露。

    江清柠捕捉到她眼底处一闪而过的惊慌,倒将一军的端起咖啡杯,这一下,换她笑了,“你别藏了。”

    江清河目光阴鸷,“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心虚的时候,人就会开始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当做自己没听见,不知道。江清河,虽然我现在没有证据,但凡走过必留下痕迹,你就算处理的再干净,也会暴露蛛丝马迹。”

    江清河点头,“那姐姐可得努力了,这日子久了,就算有蛛丝马迹,也会变成粉末,一碰就碎。”

    “那你可得藏好了,我会把你隐藏的秘密一点一点的揪出来,让程易,让所有人,都看清楚你的真面目。”

    “哐当”一声,沉闷的天终于压不住了,豆大的雨珠噼里啪啦的落下,不过片刻,便将整个广场陇上一层水雾。

    江清柠依旧岿然不动的坐在椅子上,望着广场上四下躲雨的人群,她看似风平浪静,却在端起咖啡杯的时候,暴露了自己的伪装。

    哪怕治好了,也没有几年光景了。

    那种药,会慢慢腐蚀他的身体,最后,一命呜呼。

    他会死,很快就会死!

    江清柠重重地放下杯子,也是不管不顾这瓢泼大雨,发疯似的往广场外跑去。

    沈氏大楼:

    总裁办公室内:

    裴熙放下手里的文件,察觉到办公桌前的人没有反应,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最近怎么好像都没有什么精神?”

    沈烽霖耳鸣的厉害,脑袋里嗡嗡嗡的仿佛飞着无数只蜜蜂。

    裴熙见他没有回复,绕过办公桌走到他身前,“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沈烽霖感觉到鼻子有些湿,他伸手摸了摸,指尖顿时一片红。

    血!

    裴熙不敢置信的瞪直了双眼,“你流鼻血了?”

    沈烽霖晕晕沉沉的擦了擦,“没、没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