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武大帝〕〔穿越八年才出道〕〔洛婉〕〔大明最狠一个山贼〕〔贵妃每天只想当咸〕〔医武高手闯天下〕〔我在大明割韭菜〕〔旷世神胥〕〔司礼监〕〔入赘为婿〕〔慕斯盛莞莞〕〔不败神婿〕〔战锤巫师〕〔不败神婿〕〔史上最强练气期方〕〔不败战神秦惜杨辰〕〔方羽修炼五千年〕〔都市绝品仙尊〕〔炼气五千年李道然〕〔史上最强炼气期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911章 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你、你在胡说八道什么?”程易尽量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免得露出什么马脚。

    江清河递给他一只用红布绑好的符咒,她解释道:“你最近精神情况很不好,我托人给你算了算,他们说家里有脏东西阴魂不散,你才会这般失魂落魄,让我烧掉一些不吉利的东西,你以后就会平平安安了。”

    程易被浓烟呛住了,连连的咳嗽着,他一把推开她递过来的东西,吼道:“你也信这些无稽之谈?你知道在家里烧东西会造成什么后患吗?”

    江清河低下头,“我这不是担心你吗?”

    程易愣了愣,从他进门后,江清河的喜悦和现在的落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因他而起。

    她看见自己回来,是发自肺腑的高兴,可是因为自己的三言两语,她又这般失落。

    程易承认,自己有些许动摇,他又开始怀疑那一切是不是自己幻想出来的,眼前这个女人,怎么可能心狠手辣到伤害自己的父亲?

    不、不是这样的,她可是江清河啊,当初那个把他们所有人耍的团团转的女人,她怎么可能改邪归正?

    程易陷入了魔怔,他痛苦的捂住自己的头,有两道声音疯狂的折磨着他的理智,让他的精神一点一点崩溃。

    “程易,你怎么了?”江清河抱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

    程易将她推开,“你不要靠近我。”

    江清河跌倒在地上,“你怎么了?”

    “对不起,对不起。”程易蹲在她旁边,想着将她扶起来。

    江清河抓住他的胳膊,“程易,你现在很不对劲,你知道吗?”

    程易渐渐地冷静了下来,他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很不对劲。

    也可能江清河是对的,他现在这样就跟被什么阴祟的东西缠上了那般。

    江清河把符咒挂在了他脖子上,言之凿凿道:“你会没事的,大仙跟我说过,只要你每天带着它,你就会没事了。”

    程易将她抱在怀里,“对不起,对不起。”

    江清河莞尔,“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只要你好好的,我只想要你好好的。”

    一阵狂风吹过,漫天都是灰烬。

    十四院:

    偌大的房间,却是落针可闻。

    裴熙早已是按捺不住,有好几次都想着出口打破这种死寂,可是他每每话到嘴边又被迫咽了回去。

    沈烽霖处理着电脑工作,几乎都没有关心书房里是不是还站着另一人。

    这个压抑的空间里,仿佛氧气都开始变得稀薄,裴熙口干舌燥的连灌了自己好几杯温开水。

    沈烽霖道:“你可以回去了。”

    “我是不会走的。”裴熙斩钉截铁道。

    沈烽霖瞥了他一眼,不以为意道:“基金会的事,还需要你投入更大的精力和时间,你不该在我这里浪费。”

    裴熙轻哼一声,“我怕什么?我还有好几十年的光景,浪费一两天,没什么。”

    沈烽霖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他似乎也没有说错。

    裴熙走近,“你把所有资金投进基金会,就为了解决她的后顾之忧?”

    “这些事,你我心知肚明就好,不必说破。”

    “解决了她的后顾之忧,那你呢?”

    沈烽霖嘴角微扬,似是笑,“你应该回去工作了。”

    “包括你现在让她学习这些经商之道,硬逼着她接受那些金融圈的知识量,你接下来是不是还想着给她找两个保驾护航的随从,陪她披荆斩棘在这京城里站稳脚跟?”

    “不需要另找他人,你和勤然就是不错的选择。”

    裴熙咬了咬牙,“既然如此,那不如我帮你一起照顾她的余生算了,反正我也未婚。”

    沈烽霖敲击键盘的手一滞,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家伙竟然敢惦记自家媳妇儿。

    “顺便帮你把儿子也一起养了,挺好的,这么一来,儿子媳妇我都有了,我爸说不定还得夸我一次性解决了人生两大事,如此一想,我不亏,还赚了。”

    “……”这家伙是越说越上瘾了?

    裴熙继续道:“有了江清柠,你留给她的所有股份和基金也都是我的了,如此我更应该卖力的帮你管理好基金会,毕竟这以后都是我的财产。”

    “咔嚓”一声,沈烽霖硬生生的扳断了键盘。

    裴熙得意道:“就算我把你留给她的东西都抢了,你放心,我也会保她衣食无忧的,至少三顿饭这种最基本的需求,我会供应的。”

    沈烽霖闭了闭眼,“你正当我听不出来这些话都是你故意说来激我的?”

    “这丫头年龄小,等过个七八年或许就把你忘了,到时候说不定她也会想今天勾缀你的样子再来勾缀我,问我美不美!”

    如果问什么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裴熙的这最后一句话完全就是他自己灭掉自己的最后一招。

    噼里啪啦一阵乱。

    江清柠正在听课,突然听见书房方向传来惊天动地的打砸声,随后只见裴熙腾空而起,他是被丢出来的。

    裴熙重重的摔在地上,被当场摔蒙了,甚至都有些发懵自己是被自己丢出来的。

    江清柠伸长脖子瞧了瞧,裴熙还在地上挣扎着,看那样子,应该是挺疼的。

    裴熙差点吐出一口老血,哭笑不得道:“我就开个玩笑,老三你这可是下了死手啊。”

    “所以说,刚刚你都看见了?”沈烽霖问。

    裴熙面色一僵,他这不打自招的本事是日渐成熟啊。

    沈烽霖拖着他的后领子,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拖着经过了客厅。

    裴熙企图挣扎,毕竟旁边还有一双眼两双眼三双眼齐刷刷的看着他们啊,这样被拖着离开,挺丢人的。

    江清柠回过神,轻咳一声,不能让外人知道她家三哥是个心狠手辣的坏家伙,她道:“老师,请继续。”

    老师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颤栗,僵硬的转了转脖子,看来京城流言不虚,沈三爷太可怕了,一两句话不对劲,连裴家裴公子都该揍!

    “老师?”江清柠见其没有反应,再次喊了一声。

    老师强挤出一抹微笑,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回答:“我刚刚什么都没有看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林平李静名字〕〔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