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环斗罗〕〔毒门太子妃〕〔雷霆具现师〕〔苏扬叶慧云〕〔精灵侦探社〕〔崛起在港综世界〕〔脑海里飘来一座废〕〔这是我的星球〕〔宁璃陆淮〕〔我真的只有一个老〕〔隋末之大夏龙雀〕〔大奉打更人〕〔我真不是仙二代〕〔一世龙皇〕〔叶慧云〕〔无限血核〕〔旧日盗火者〕〔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妖魔哪里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918章 我为什么还活着
    失败了?

    江清柠手一抖,手机掉在地上,啪的一声响。

    她几乎都感受不到心脏的跳动,她压了压心口位置,真的是好奇怪啊,前一刻明明还有心跳的东西,为什么一下子就没有动静了。

    医生诧异的看着突然间面如土色甚至可以用灰败来形容的江清柠,下意识的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问道:“您怎么了?”

    江清柠眨了眨眼,听着声音转了转头,意识恍恍惚惚,眼前的人忽远忽近。

    医生发现她瞳孔不对劲,急忙道:“少夫人,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江清柠尽可能的让自己保持冷静,她摇摇晃晃的站直身体,一手撑着墙,一手把地上的手机捡了起来,“我、我没事。”

    医生蹙眉,见她朝着电梯走去,跟上前道:“老夫人这边——”

    “我、我等下过来。”江清柠也不知道自己在回答什么,双腿麻木的往前走。

    我其实早该想到的,本来就该想到的,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奇迹,怎么可能会有那种荒谬的奇迹。

    江清柠跌跌撞撞的进了电梯,右手颤抖的按下数字键。

    手术室前:

    裴熙面无表情的瞪着正在打电话汇报情况的家伙,道:“你这样吓唬她,万一她出什么事了,你想过怎么收场吗?”

    赵勤然哭笑不得道:“我话还没有说完,她就把电话挂了,再打过去,都是无人接听。”

    裴熙扶额,“还不赶紧去找。”

    赵勤然正准备离开,就见电梯敞开。

    江清柠面无一点血色的从里面跑了出来,只是,刚跑了两步,又跌倒在地上,她挣扎着又从地上爬起来。

    一段不过十米的距离,她竟然摔倒了四五次。

    裴熙扶住她,正想解释什么,就见她眼一闭,晕了过去。

    “……”赵勤然只觉得脖子上有把刀凉飕飕的,可能随时都有可能落下来,他怕是得享年三十岁了。

    裴熙吼道:“看看你干的好事。”

    赵勤然欲哭无泪,“谁让她听话只听前半段,我这不是话还没有说完吗?”

    “你说话前不知道挑重点话说?”裴熙抱起江清柠,狠狠地瞪了一眼闯祸的家伙。

    ……

    黑暗,整个天与地都是一片昏暗。

    江清柠站在孤苦无依的绝境里,她无论怎么走,好像都没有出路。

    最后,她放弃了,就这么蹲在地上,任凭黑暗将自己侵蚀。

    “清柠,清柠?”

    好像有什么声音在呼唤她?

    江清柠抬起头,原本还是暗无天日的苍穹忽然照耀而进一缕阳光,随后,周身的黑雾散去。

    徐萌萌喜极而泣,“你总算醒了。”

    江清柠还有点懵,双眼愣愣的望着那苍白且单调的天花板,“原来我还活着。”

    徐萌萌道:“你在胡说什么傻话。”

    江清柠静静地躺着,眼泪从眼角滑落,“我为什么还会活着?”

    徐萌萌皱了皱眉,“亲爱的,你别吓我。”

    江清柠扭头,两两四目相接,“萌萌,我为什么还会活着?”

    “你为什么不能活着?”徐萌萌握住她的手,“清柠,你怎么了?手术成功,你怎么一点不开心?”

    江清柠一把抓住她的手,更是有些语无伦次,“你说什么?不是失败了吗?”

    徐萌萌忍俊不禁道:“你听谁说失败了?”

    江清柠掀开被子,不带一点迟疑的从床上跳了下去,“三哥还活着?”

    “是啊,沈三爷还活着,你先别跑,他现在还没有醒,你现在过去,也见不到他。”徐萌萌当真是没有想到这前一刻还病弱西施浑身虚脱的人,竟然跑得比兔子还快,连她一个四肢健康的人都抓不住。

    江清柠哪里等得下去,手忙脚乱的按着电梯,“他、他在哪里?”

    徐萌萌被她逗乐了,笑道:“所以说你连他在哪里都不知道就瞎跑一通?”

    “他在哪里?”江清柠很认真的重复着。

    徐萌萌把鞋子脱下来给她穿上,“你瞧瞧你连鞋子都忘了,你别急,我带你过去。”

    江清柠急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不对,我不能穿这身衣服过去。”

    徐萌萌见她又心急火燎的跑回了病房,忍不住扶额道:“这丫头,怕不是傻了。”

    江清柠换好了衣服,反反复复的在镜子前照了无数遍,更是忍不住的拍了拍自己的脸,别人都是略施粉黛让自己看起来白里透红,她倒好,直接把脸颊给打红。

    徐萌萌摇了摇头,“这丫头又开始不正常了。”

    江清柠走进电梯里,再次确认道:“三哥真的没事了吗?”

    “是啊,很成功,现在在监护室里,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江清柠数着电梯楼层,“我能进去吗?”

    “还不能,医生交代过,得等他完全醒了才能探病,所以你现在过去,也见不到他。”

    江清柠虽说有些失落,但只要手术成功了,无非就是多等几天,她点头,迫不及待地点头,“我会等他醒过来的。”

    电梯敞开。

    赵勤然刚准备进去,在见到里面站着的两人之后,竟是有些心虚的往后挪了挪。

    江清柠难以掩饰喜色道:“赵先生,你也在这里。”

    赵勤然被她那口洁白的大白牙吓坏了,心里更是发慌发虚,难道这就是因为坏事做多了的后果?

    江清柠兴高采烈的走出电梯,走了两步又连忙折返回来。

    赵勤然本是缓缓放下的心脏又因为她的返回而提心吊胆了。

    江清柠道:“赵先生,你之前为什么要告诉我手术失败了?”

    赵勤然一个劲傻笑着,企图装傻充愣的掩饰过去。

    “你是想试探我什么?”江清柠再问。

    赵勤然吞了口口水,“我这不是话还没有说完吗?我刚说了五个字,你就挂了电话。”

    “原来是我太心急了,看来无论是什么事都得把话听完,是我草率了。”江清柠莞尔,“赵先生请慢走。”

    赵勤然木讷的望着离开的背影,这个江清柠似乎有点不一样了,不同于以往跟自己大哭大闹,甚至责备自己故意欺骗她,或者委屈的跑去老三身边告状。

    她这样一笑而过,是什么意思?

    是不追究,还是不计较?

    这样无声的沉默,更让人心里没底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真没想重生啊〕〔万族之劫〕〔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大周仙吏〕〔北玄门〕〔天官赐福〕〔麻衣神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在秦朝当神棍李〕〔剑来〕〔飞虎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