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环斗罗〕〔毒门太子妃〕〔雷霆具现师〕〔苏扬叶慧云〕〔精灵侦探社〕〔崛起在港综世界〕〔脑海里飘来一座废〕〔这是我的星球〕〔宁璃陆淮〕〔我真的只有一个老〕〔隋末之大夏龙雀〕〔大奉打更人〕〔我真不是仙二代〕〔一世龙皇〕〔叶慧云〕〔无限血核〕〔旧日盗火者〕〔王婿叶凡〕〔医婿叶凡〕〔妖魔哪里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925章 我就是来打你的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江清柠差点没有绷住情绪直接告诉这个男人自己就是那个为他生儿育女的可怜女人。

    “听说老三醒了。”赵勤然捧着一束花笑意盎然的走进屋子里,“特意买来的,嫂子你说放在什么位置好一点。”

    “给我吧。”江清柠顺手接了过来。

    赵勤然走近病床,仔细的审视了一番病人的气色,道:“还是有点苍白,但比起前几日,已经好不少了。”

    沈烽霖皱了皱眉,赵家老二,跟他也算是旧识,一起在国外留学,曾也许下过豪情壮语,要建造自己的商业帝国。

    只是,他刚刚说了什么?

    嫂子,谁是嫂子?

    沈烽霖再一次将视线落在窗台前安静插着花的女人,这个丫头长得很漂亮,娉婷而立,举手投足间都有大家闺秀的端庄和气质,配他家天浩,也不算太差。

    赵勤然见他没有回复自己,忍不住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老三,你傻愣着做什么?我知道你刚刚醒来,肯定满眼都是你家清柠,但好歹也给我一个眼神啊。”

    沈烽霖大概是用眼时间过长,眼前景物越来越模糊,他不得不闭眼休息片刻。

    赵勤然啧啧嘴,“得了,是我不识趣,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跑过来,打扰你们二人世界小欢喜了。”

    “虽然我忘记了一些事,但江小姐我还是记得的,她和天浩是从小就定下的娃娃亲,她是天浩的未婚妻,这是整个京城众所周知的事情。”沈烽霖不疾不徐的说着。

    赵勤然愣了愣,一脸见鬼的看着似乎早就料到了他会这么说的江清柠,用着唇语问着:“这是怎么回事?”

    江清柠指了指自己的脑子,摇头,“医生说这是后遗症,手术切掉了一些他的记忆。”

    “……”赵勤然侧过身,大概还没有从这种荒唐的剧情里反应过来。

    沈烽霖继续道:“以后得谨言慎行,天浩还年轻,江小姐也年轻,年少轻狂确实是容易犯一些错误,但还请你们自重,别做落人口实的事情。”

    赵勤然不敢置信,他竟然强拉硬拽的想要把自己的女人推到自己侄子怀里?

    江清柠无辜的耸耸肩,“医生交代过了,他现在病情不稳定,不能过多的刺激,只要他开心,顺着他吧。”

    赵勤然掩嘴咳了咳,“老三,你这是打算撮合他们俩?”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沈烽霖睁了睁眼,继续打量着落落大方的江清柠,“天浩现在有点小缺陷,江小姐不会介意吧?”

    “我说过了,你开心就好。”江清柠道。

    “如果你介意,我可以代替他父母解除这个婚约,毕竟这种事不能强求。”

    “好。”江清柠回答的更干脆。

    赵勤然扶额,忍不住提醒道:“老三,你有没有想过你已经结婚生子了?”

    沈烽霖点头,“江小姐刚刚跟我说过了,我有一个儿子,我会负责的。”

    “那你知不知道是谁给你生了儿子?”赵勤然不着痕迹的往江清柠身边挪了挪,身体力行的告诉眼前这个男人,就是这个女人啊,你瞧啊,你仔细的瞧啊,是不是越瞧越熟悉啊。

    沈烽霖道:“无论她是什么身份,只要家世清白,为人正直,我都会负责。”

    “三爷今天也说了太多话了,他需要休息了,赵先生,我们先出去吧。”江清柠在花瓶里装满了水,重新将屋内的灯光关上,轻推开房门。

    赵勤然出了病房才敢大喘气,他绕着江清柠转上两圈,“你不打算解释什么?”

    “三哥潜意识里认为我是沈天浩的未婚妻,如果他知道我现在是他妻子,他肯定一时半会无法接受自己跟侄子抢了媳妇儿这事,所以先不说吧,等他病情稳定,再好好解释。”

    “你现在可真冷静。”赵勤然自上而下的打量了她好几眼。

    “不冷静还能怎么样?一哭二闹让他记起自己是什么人?其实手术成功已经是奇迹了,我不敢奢求太多。”江清柠淡然一笑,“这样也挺好的。”

    “他现在这种情况不同于你之前那种,你只是脑部积血,等自行吸收了就会记起曾经,可是他是被切掉了记忆,也就是说那些年的事他这辈子都想不起来了。”赵勤然不由得担心。

    江清柠似乎并不在意,她笑道:“记忆没了,可是感情还在啊,那种刻在骨子里的熟悉感,会慢慢找回来的。”

    “不得不说你真天真。”赵勤然双手斜搭在口袋里,“你这几天也累了,换我守在这里,你回家休息一会儿吧。”

    “嗯,秦妈也炖好了汤,我晚些时候拿过来。”

    赵勤然看着离开的背影,灯光照耀下影影绰绰,这个女人好像有些不一样,但他又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

    傍晚,华灯初上。

    长顺路公园,有不少附近居民开始出来散步溜达。

    江清柠从车上走下,看着早早就等在凉椅上的江清河,径直而上。

    江清河呡了一口咖啡,看向当真敢来赴约的女人,笑靥如花道:“姐姐,请坐。”

    “你想说什么?”江清柠直接开门见山道。

    江清河放下咖啡杯,依旧是笑容满面,“以前我很不喜欢这咖啡的味道,太苦,现在才恍然,这咖啡就跟人生一样,苦完之后吃任何东西都能回甜。”

    “你究竟想说什么?”

    “沈三爷手术成功了,我为姐姐感到高兴而已。”江清河笑。

    “别虚伪了。”

    “当然了,听说他忘记了一些事,我更为姐姐感到高兴。”

    江清柠拿起她放在椅子上的咖啡杯,打开杯盖,语气不紧不慢道:“既然你知道他手术后的事,就应该也明白一点,我之所以来跟你见面,不是寒暄,不是闲着没事。”

    话音一落,江清柠一泼,杯子里所剩的咖啡尽数泼在了江清河脸上,一滴不剩。

    江清河怒不可遏的站起来,“江清柠——”

    江清柠扔下咖啡杯,同样是龇牙裂齿道:“没错,我就是来打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真没想重生啊〕〔万族之劫〕〔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大周仙吏〕〔北玄门〕〔天官赐福〕〔麻衣神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在秦朝当神棍李〕〔剑来〕〔飞虎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