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戏曲大佬到天王〕〔我竟然死了300年〕〔我是如何当神豪的〕〔资本江湖的最后一〕〔奥灵猎人〕〔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明骑〕〔都市之最强大爷〕〔谢邀!高考弃权,〕〔道仙小剑客〕〔腹黑王爷的悍妃〕〔傅先生我们和好吧〕〔仙界第一卧底〕〔在超凡港综遇到美〕〔徒弟都是大魔头〕〔天命之族〕〔我的老婆超迷人〕〔文唐〕〔我的白富美老婆〕〔剑剑超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930章 我只偏袒她
    “虽然我有些不想打扰你们,但毕竟公共场合,咱们还是含蓄点。”赵勤然忍不住出声打扰了屋内那你侬我侬气氛下的两人。

    他的身后跟着浩浩荡荡的一群医护人员,一个个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刻意的背过身。

    江清柠闻声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将沈烽霖推开,有些尴尬的撂了撂自己的长发,捡起地上的毛巾,大步流星的跑进了洗手间。

    “嘭”的一声回响,沈烽霖这才后知后觉的回过了神。

    赵勤然忍俊不禁的掩嘴笑了起来,“麻烦医生们进去吧。”

    沈烽霖躺回病床,两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他觉得自己这一觉睡得太奇妙了。

    一觉醒来,不仅多了一个媳妇儿,还把自己变渣了。

    他小沈三爷的人设不该是这样的,在沈家,在京城,都是人人尊敬的对象,怎么在这个小丫头面前,到有点卑躬屈膝了。

    是的,他还生怕把她惹哭了,连句重话都不敢说,甚至看见了她和别的男人拉拉扯扯,也不敢挑明,一心想着她开心就好。

    不不不,沈烽霖你是高傲的,你怎么能放弃底线去哄一个小女孩?

    “三爷可能是见了光,眼睛有点发红,等下用点药就会恢复了。”医生检查了一下,汇报着情况,“只是最近这段时间还是要避光。”

    “我知道了,我会重视的。”赵勤然送走了医生,这才饶有兴味的看着病床上一声不吭的男人。

    沈烽霖很不喜欢被人如此打量,睁了睁眼,虽说看不清,却依旧气势逼人,他道:“你想说什么?”

    “嫂子好像进去很长时间了。”赵勤然笑意盎然的走向洗手间。

    “叩叩叩。”

    江清柠听着敲门声,关上水龙头,深吸一口气,故作如常的推开门,“赵先生。”

    “医生已经检查过了,老三的眼睛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不能再任性见光了。”赵勤然双手环绕在心口位置,更是一脸狡黠的看着不畏强权也要强迫三爷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女人。

    这后劲,比喝了十年女儿红还上头啊。

    江清柠脸色倏地通红一片,她轻咳一声,“赵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裴熙让我来接你去公司。”赵勤然笑得越发难以掩饰。

    “赵先生,咱们能不要这么笑了吗?”

    “发自肺腑,嫂子可别放在心上。”赵勤然绷着笑,“我们走吧。”

    “等一下。”江清柠走回到病床边,简单的交代了一下,“秦妈给你炖了猪脑,我晚些时候再拿来给你喝。”

    “……”

    “这东西对你有益处,三爷也不是小孩子了,不至于挑食吧。”江清柠调了调病床高度,顺便将他的手机拿了过来。

    掌心里一空,沈烽霖抬头看向竟敢在他手里拿东西的女人。

    江清柠一脸严肃道:“你现在需要休息,手机光线太强,不利于恢复,这段时间手机先暂由我保管。。”

    沈烽霖莫名的有一种既视感,自己是被她囚禁的娈宠。

    江清柠掖了掖被子,转而是目光缱绻的望着他,将口袋里的小盒子递给他,“我给你下载了一点音乐,如果太无聊,听听歌。”

    沈烽霖本想要拒绝她那自以为是的安排,可是在对视上她水灵灵的大眼睛时,嘴里差点呼之欲出的话硬生生的被吞了回去。

    他潜意识里要顺着她,无论她说什么,都要听着,无论她做什么,都要顺着。

    他好像对她,没有一点脾气。

    江清柠握上他的手,“我很快就会回来。”

    病房忽然安静了下来。

    沈烽霖抬起手,就这么一瞬不瞬的注视着被她握过的那只手,好像还残留着她的余温,有一种熟悉感油然而生,他特别留恋这种感觉。

    “三叔?”紧闭的门倏地被人推开。

    沈天浩见着大病初愈否极泰来的亲三叔,顿时泪流满面,“江清柠那个死丫头不让我来见您,她可真是太坏了。”

    沈烽霖皱了皱眉,“她现在是你三婶,下次我不想再听见从你嘴里说出这种不尊不敬的话。”

    沈天浩哭意一停,愕然道:“三叔,你记起来了?”

    沈烽霖疲惫的闭了闭眼,“不是我记起来了,而是这些事都会有人告诉我。”

    “三叔,我真的很高兴你能忘记那个死——那个江清柠,她就是一个祸害。”

    沈烽霖睁开剜着他,“我说过了,她现在是你三婶,你应该尊敬她。”

    “都是她把你害成这样,我怎么可能尊敬她?”沈天浩越说情绪越是激动。

    “我只是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并没有愚蠢到可以任人牵着鼻子走,判断一个人的好坏,更不是随意听别人三言两语就可以下决定,我有眼睛,看得出来她是什么秉性。”

    “三叔,你眼睛现在就有问题,你完全就是——”

    “你是在教训我眼花缭乱识人不清?”沈烽霖打断他的话。

    沈天浩嘴角一抽,原本他想趁机抹黑江清柠的计划就这么被迫胎死腹中了。

    他的好三叔,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那颗心都是朝着江清柠跳的。

    沈烽霖揉了揉眉心,“我心疼你现在身有残疾,但那些话以后不必再说了。”

    沈天浩委屈的撇了撇嘴,小声嘀咕着:“你就是偏心。”

    “江小姐现在是我妻子,就是要和我过一辈子的人,也就是你的长辈,无论于公于私,我该偏袒的人只有她。”

    “三叔,你就不怕她再来祸害你?你好不容易转危为安,你可不能再在同一个坑里连犯两次错误,她之前就是利用你,现在更是利用你。”

    “天浩。”

    “嗯。”

    “你还是改不了这恶人先告状的性子。”

    “……”

    沈烽霖道:“有些东西是刻在骨子里的,记忆没了,感觉还在。”

    “三叔,你真的相信她?”

    沈烽霖嘴角轻扬,“我不是相信她,我是相信我自己,我能把自己的所有都交付的女人,怎么可能看错了?”

    我与春风皆过客,你携秋水揽星河。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他好像真的对某个小丫头说过这些话,烙在记忆最深处被他小心翼翼藏着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林平李静名字〕〔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