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夜少追妻99次最新〕〔你似流光缱绻〕〔农门丑妻〕〔宁北苏清荷〕〔开局成了二世祖〕〔全球神祇时代〕〔从灵气复苏到末法〕〔创造沙盘世界〕〔极品神医霸婿〕〔南明第一狠人〕〔寻唐〕〔这名将军温柔点〕〔长公主饶命〕〔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有神如此〕〔朕只是一个演员〕〔穿梭魂器〕〔从火影开始爆装备〕〔英雄无敌之骑士〕〔江辰唐楚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931章 藏在车库
    车上,气氛有些微妙。

    赵勤然亲自驾驶着车子,时不时的会透过后视镜观察一下后座上安静的小女孩。

    江清柠正看着公司资料,察觉到有人在打量自己,下意识的抬起头,“赵先生,有什么事吗?”

    赵勤然单手握着方向盘,兴致高昂道:“突然觉得你好像变了。”

    “是吗?”江清柠合上文件夹,扭头看向窗外,“我以前只是习惯了待在他的羽翼下,做着每个女孩子都会做着的童话梦。”

    赵勤然戏谑道:“所以现在是成长了?”

    江清柠垂眸一笑,“也许是长大了。”

    车子停在了红绿灯前。

    一缕阳光落在她的眉宇间,她微微一笑时,仿佛眼眸中都带着碎光,通透而美丽的一双眼。

    “赵先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江清柠开口道。

    赵勤然点头,“你说吧。”

    “你说一个大活人要藏在什么地方才不容易被同一屋檐下的人发现?”

    赵勤然深思熟虑了好一阵,连红灯变了都不知道。

    “叭叭叭。”后车喇叭开始闹腾起来。

    赵勤然一脚踩上油门,车子扬长而去,他道:“短暂时期藏起来的话,床底啊,衣柜啊,还有储物间什么的,但如果是长时间,不可能发现不了。”

    “可是这些地方都没有藏人,你说还有什么地方能让人连续几天都找不到一点蛛丝马迹。”江清柠再问。

    “为什么要藏在家里?”赵勤然反问。

    “你先帮我想想。”江清柠问的很是迫切。

    赵勤然思忖片刻,突然恍然大悟,“车库啊。”

    江清柠脑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击中了,浑身上下恍若有一阵电流闪过,她倏地茅塞顿开、豁然开朗了。

    赵勤然看着前车尾箱,“如果对方也是有身份的人,家里肯定不止一辆车子,总有一辆是被闲置的车。”

    江清柠连忙打开手机,拨打号码的手都是抑制不住的颤抖。

    赵勤然注意到她的彷徨和失措,同样紧张起来,“怎么了?”

    江清柠听着手机提示音,却是无人接听。

    赵勤然慢慢的靠边停车,“是有什么很焦急的事吗?”

    江清柠挂断电话,神色凝重道:“表哥的电话没有人接听,赵先生能麻烦你送我去一趟程易家吗?”

    赵勤然看了看时间,“董事会快开始了。”

    “人命关天。”江清柠再次拿起手机,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

    赵勤然权衡一番利弊,车子驶入辅道,拐入高架桥,掉头驶去。

    湿地公园,阳光从树缝间穿透,恍若星辰斑驳的洒下。

    江清河打开简易的椅子,再在地上铺上一层野餐地毯,架上一张桌子,放上一些水果零食。

    程易打开后备箱,将准备好的烤架一并拿了出来。

    江清河从身后将他抱住,“我很开心你愿意陪我出来。”

    “这段日子待在家里你也闷坏了。”程易回头,一吻落在她的额头上,“还有点肉,你提出来。”

    江清河点头如捣蒜,将大包小包烤串拿了起来。

    程易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江清河一转身就瞧见了地上闪烁的手机屏幕,上面显示您有未接来电十二。

    江清河右脚一踢,被关上静音的手机直接被踢进了车底。

    程易正在架着烤炉,笑意缱绻的看着走过来的女人,“接下来就交给我。”

    江清河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双手捧在下巴上,目不转睛的仰望着卷起袖子,忙的大汗淋漓的男人。

    不知为何,汗水从他鬓角落下的瞬间,竟是多了几分美感,连空气里氤氲散开的都是成熟男人的魅力。

    程易长得很好看,五官精致到无可挑剔,平时给人总有几弱不禁风的书生感觉,而现在,大将风采,高大且英俊,闪耀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程易侧眸,“你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

    江清河走到他面前,一把抱住他,靠在他怀里,撒着娇,“我好喜欢你。”

    程易忍俊不禁的刮了刮她的鼻子,“说什么傻话。”

    江清河依旧紧紧地抱着他,“就是一时之间,想犯傻,想像个牛皮糖一样黏在你身上,程易,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程易捧着她的脸,目光深情,“好,我答应你,永远不会离开你。”

    江清河满脸都是抑制不住的开心和幸福,她更像个小女孩一样兴奋的绕着他转,恍若如获至宝那般高兴的手舞足蹈。

    程易默默地看着她笑靥如花的样子,在那么一刻,说实话,他觉得江清柠对她肯定是诬陷,这么天真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心狠手辣到伤害那么多人?

    阳光依旧明媚,微风徐徐,吹着枯叶一片一片掉落。

    江清柠徘徊在别墅前,她按了好几次门铃,里面都没有动静。

    她趴在墙头处,东张西望了一番,确信周围没有什么人注意到她之后,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爬墙。

    赵勤然见此一幕,忙不迭的从车里钻出来,他愕然道:“你这是做什么?”

    “赵先生,麻烦你替我把风。”江清柠卯足了劲儿一蹬,当真是爬上了墙垣。

    赵勤然哭笑不得的眨了眨眼,刻意的压低着声音,“你快下来,被人看见了,你要怎么解释?”

    江清柠气喘吁吁的坐在墙垣上,一脸认真严肃,“赵先生,你可得把好了,我很快就出来。”

    “你——”赵勤然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那个丫头纵身一跳,进去了。

    他这是摊上什么人了啊。

    赵勤然不敢有一丝懈怠,连忙四处观察着,这么丢脸的事绝不能曝光出去。

    对面的一栋别墅,邻居放下窗帘,犹豫了好久还是拨打出了号码。

    “叮铃铃……”江清河正喝着茶,听着手机铃声,看了一眼号码。

    程易替她夹着肉,“怎么了?”

    江清河放下茶杯,莞尔,“我先接个电话。”

    程易继续烤着肉。

    江清河走到了车前,按下接听。

    “程太太,刚刚有一个女人从你家爬墙进去了,行为挺怪异的,你看需要报警吗?”女邻居出于礼貌的询问着。

    江清河语气如常,“不用了,我马上就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