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石飞〕〔冷少的傲娇萌妻〕〔巅峰赘婿〕〔最强废婿〕〔林子铭楚菲〕〔龙婿林子铭〕〔上门女婿林子铭〕〔超凡强龙〕〔我,开局复活了远〕〔山野糙汉小娇娘〕〔一胎两宝:萧少的〕〔逆天丹帝〕〔最强医圣林奇〕〔帝皇神座〕〔刘大红〕〔第一仙师〕〔林诗语〕〔千古第一圣贤〕〔不好好搞科研就要〕〔我真的只有一个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专宠的三爷小娇妻 第940章 你现在还不够清醒
    赵勤然一个激动竟是止不住的打嗝。

    他们这是欺人太甚啊。

    最后,在威逼利诱下,赵勤然当真立下了军令状,同样挂在了床头。

    “哈哈哈。”沈天浩抑制不住的笑声冗长且有力的回荡在整个楼层。

    “三叔,你写这玩意儿做什么?连赵先生都跟着你一起写,你们两是中邪了吗?”沈天浩笑得前俯后仰,如果可以行走的话,他估计都要奔走相告他家三叔的丰功伟绩了。

    “笑完了吗?”沈烽霖问。

    沈天浩很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笑出来,但一见古板到面瘫的三叔会写下这么滑稽的军令状,他就控制不住面部表情,又开始笑了起来。

    沈烽霖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瞪着他,最后一言未发的将纸笔放在了他面前。

    沈天浩笑声戛然而止,有些糊涂,“三叔,你做什么?”

    “你不是常说要跟我好好学习吗?现在就是你表达诚心的时候。”沈烽霖生怕对方不知道如何写,拍了拍身后的床头,“模板在这里,照着写。”

    沈天浩嘴角抽了抽,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既视感。

    “今天秦妈的汤肯定会不够,我匀一点给你喝。”沈烽霖说的大义凛然。

    “三叔,我不想——”

    沈烽霖一个眼神瞪过去,反问,“你这是想违背我?”

    “不,不是,我只是、只是觉得我没生病,我不应该——”

    “你如果不想等一下吐出来,在喝汤前两个小时,最好别吃任何东西。”沈烽霖善意的提醒着。

    沈天浩之前以为自家三叔只是随口说说,等秦妈把汤碗端上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的亲三叔向来都是说到做到,绝不打诳语的。

    秦妈笑了笑,“大公子,喝吧,趁热喝,这东西凉了更腥。”

    沈天浩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拒绝,他甚至都想扔掉碗就跑出去,这玩意儿是人喝的吗?

    猪脑是好东西,汤也是好东西,可是这两样结合在一起,就是让人怎么想也想不通的东西。

    秦妈怕他烫着,贴心的吹了吹,“闻着有点怪,但喝起来很滑口的。”

    沈天浩闭上眼,视死如归般抿上一口。

    在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快从身体里被抽离出来了。

    他的嘴里,全是元素周期的味道,他一手捂着嘴,一手滑着轮椅,疯狂的跑进了洗手间,搜肠刮肚的一阵吐,别说早餐了,连昨晚上没有消化的晚餐都一并吐了出来。

    沈烽霖气定神闲般端起汤碗,一小口一小口喝得津津有味。

    沈天浩吐得快脱水了,他神色恹恹的靠着轮椅,有气无力的说着:“三叔,这几天辛苦您了。”

    沈烽霖擦了擦嘴,“习惯了就好。”

    沈天浩光是回忆起那股味又忍不住的想要吐了,他急忙捂着嘴,“我、我改日再来和您唠嗑。”

    江清柠刚推开病房门就见青头白脸的沈天浩走出来,她不明他为何会是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询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沈天浩听着罪魁祸首的声音,顿时炸了毛,“你可真是一个祸害,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

    江清柠不懂他为何突然给自己戴了这么一顶高帽子,本想问问情况,但鼻子一闻,闻到了那股熟悉的猪脑味,瞬间恍然大悟。

    沈天浩阴测测道:“你还觉得很自豪?”

    江清柠眉头微蹙,“你跟你三叔抢汤喝?”

    “谁稀罕你那跟泔水一样的汤?”

    江清柠注意到墙头上突然多出来的一张纸,再看看灰头土脸一副快死了样子的沈天浩,茅塞顿开,明白了什么。

    沈天浩咬了咬牙,“你以后离我远一点,离我家三叔远一点。”

    “既然大公子也写了字据,以后我会让家里多炖一碗汤,准时准点给大公子送去。”

    “你敢。”

    江清柠招了招手。

    她身后的两名保镖走上前。

    江清柠直言不讳道:“认准了,这是大公子,以后按时给大公子送汤,不许他剩一滴。”

    “江清柠,你、你少说这种——”

    “现在送大公子回去,太吵了。”江清柠进了屋子,反手关上门。

    对于身后扯开嗓子大喊大叫的沈天浩,全然的充耳不闻。

    入夜,华灯初上。

    江清河提着晚餐,笑意盎然的推开了病房门。

    周倩或多或少恢复了七成体力,正靠着墙翻找着手机通信录,大概是在寻找着帮手。

    江清河的突然进入,更是吓了她一跳。

    “倩姨,我瞧着你今天精神不错,看来再过两天就能出院了。”江清河将餐碗放在了桌上,“我问过医生了,你可以简单的吃点粥。”

    周倩戒备着这个女人的不请自来,道:“你出去。”

    江清河莞尔,“我知道你肯定还有些神志不清,你放心,我和警所那边都说好了,这几日你精神不好,等往后你好些了,我们再来做笔录。”

    “我不会放过你的,江清河。”周倩扔下了她递过来的碗筷,“你少在我面前假惺惺的,我现在比谁都清醒,就是你江清河把我关在车库里。”

    “所以说倩姨你还是不够清醒。”江清河打趣道:“你瞧瞧你都说了些什么糊涂话。”

    周倩目眦欲裂的瞪着她,“我没有说糊涂话。”

    江清河按住开始挣扎着想要起身的周倩,忙道:“倩姨,你不能乱动,你现在情绪很不稳定,你别激动。”

    周倩瞪直了眼睛,不敢相信隐隐作痛的肩膀,她僵硬的转动了脑袋,视线落在江清河突兀的那只手上。

    江清河轻声安抚着:“你冷静下来,医生说过了,你需要静养,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相信我,没关系,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再慢慢解释。”

    周倩不知道为什么,舌头好像说不出话了,就像是被人打了麻药,她整个人都开始僵硬。

    江清河很满意她现在这个状态,笑着说:“嗯,你放心,我会替你找出伤害你的那个人,这件事太蹊跷了,我们一定不能让坏人逍遥法外。”

    “你、你——”周倩颤抖地抬起手,想要指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古斯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