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奇幻养殖场〕〔混沌天帝诀〕〔开挂的住院医〕〔掌权人〕〔入骨宠婚:误惹天〕〔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小娘子不凡〕〔魔王不必被打倒〕〔重生之再铸青春〕〔极品萌宝:霸道爹〕〔独家蜜宠甜妻宠翻〕〔黑洞剑仙〕〔镇国战神叶君临李〕〔超强狂婿〕〔威震九州〕〔巅峰男主方晟〕〔至尊归元〕〔万界毒尊〕〔医武神婿〕〔陈宁宋娉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一卷 北沧初识天下势 第三章 世间隐有仙人现,但问可愿求长生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中洲大陆战乱横行,但多了修行者们横插一手,状况顿时发生了变化。大陆上的战争莫名奇妙的停止了,停战的原因众说纷纭。但有一个说法是比较令人信服的,那就是仙人临世阻止了战争。这种玄而又玄的说法之所以令人信服,是因为有人目睹了当时情况。

    某片战场两方人马正在交战,一层诡异的白雾突然弥漫战场。身处白雾笼罩的双方逐一昏倒在地,待他们醒来之时已是身在各自家乡。这样昏倒在战场醒来时已归乡的人有很多,于是难免会有人没有完全沉睡。朦胧之间,他们看见了毕生难忘的一幕。白雾之中有仙人出没,施展莫力将人凭空转移。

    相似的说法越来越多,各地也开始流传出不一样的说法。随着各异的说法不断涌现,各地也传出了仙人出没的传说。仙人出现阻止战乱的说法,得到越拉越多人的认可。修行者的入世成为了人们眼中的救世,而他们入世的真正目的却是无人得知。

    鲁国临沂某山村,有名王阳者,年方十六,其父早亡,家贫如洗,偏有母亲病重卧床不起。王阳极孝,其母生病,王阳衣不解带,日夜照顾,汤药必先尝。其母病重欲食鲜鱼,但天寒冰冻,加之家贫,王阳无法购买。深夜,王阳冒着凛冽的寒风,tu0&039;y-i卧于河床上,企图用体温将坚冰融化,求鱼河中。凛冽的寒风呼啸,冰上的王阳被冻的瑟瑟发抖。王阳的意识仿佛明灭的灯火,随时就要消失。突然间,一道闪耀着蓝绿黄三色的光芒射到了王阳的身上。王阳被这光芒一照,意识渐渐地回复。一个年轻的白衣人,出现在王阳的眼中。白衣人腰悬宝剑,手中托着一颗明珠。那三色光芒,正是从那明珠上射出来的。

    白衣人看向王阳,满意的点了点头。

    “身怀三灵根,你与修行之道有缘,不知可愿随我回归宗门。”

    王阳喉咙鼓动了几下,张了张口方才艰难的发出声音。

    “多谢仙长相救,长生谁不愿求。但苦于家中有母卧病,王阳需在家中赡养,恐无法随仙长求道。”

    白衣人一阵沉默,随即摇头叹息。

    “一切皆是缘法。孝行可嘉!可惜,可惜了。”

    一番话罢,白衣人对着王阳屈指一弹。

    王阳感觉自己身体漂浮而起,轻轻地落到河岸之上。原来卧冰之处,咔的一声裂出一个冰洞。冰水之中两条尺许大的鲤鱼,跃出水面跳到了王阳面前。王阳面上一喜,急忙抓住岸上的鲤鱼。待抓住鲤鱼,这才想起了白衣人。此时再抬头,哪里还有白衣人的影子。王阳欢喜的将鱼拿回家,为其母烹食。其母食后,疾病褪去。王阳一家感念仙人赐鱼医病之恩,遂立长生牌位供奉,仙人的事迹传诵千里。

    正值时局大乱,大陆南部江州有水匪为患,官府无力制止。某日一手持长枪英武男子,路过此地恰逢水匪为祸乡里。英武男子手执长枪独身冲入匪巢,以一人之力独战三百水匪。不到盏茶时间,击毙水匪一百余人,其余皆被男子俘获。男子在此地盘桓良久,手持宝珠似是在寻找什么。直到某日,宝珠显出蓝绿两色。男子循着光芒找到一瘦弱孤儿,这才满意的带着孤儿离开了此地。离去之时天降大雨,但男子与孤儿身上滴水不沾。二人在大雨中破空消失,江州此地一时传颂仙人卫道之事。

    大陆西方桐乡,某繁华街道,有恶霸强抢民女。街上行人愤怒不已,但摄于恶霸人多势众,无人敢上前解救。一彩衣女子从天而降,手持宝珠拦在众恶霸面前。宝珠散发出黄色与绿色相间的光芒,光芒直指恶霸手中女子。彩衣女子收起宝珠,未待众恶霸反应,伸手在空中煽动几下。众恶霸一个个痛呼飞起,摔在身后的街道。彩衣女子拉着女子轻声说了些什么,接着便见她脚下绽开莲花,托着二女凭空飞起,未几不知所踪。街上行人见此神迹,有高呼者,有虔诚跪拜者,仙人事迹一时不胫而走。

    秦国边境不远处渭水河,仍是如往日一般湍急流淌。金沙滩金光不减,望月坪一如往日鸟语花香,但白云村已经不复往昔。昔日的村子虽然是房屋稀少,但村中生机盎然,如仙隐之地。如今重建的白云村,屋舍更是少的可怜,往日的生机淡去,郎朗的读书声不再。在距离村子不远处,有着一座座不高的小土包,赫然就是往昔村民的坟墓。坟墓上未干透的湿土,似乎在告诉着人们他们还没有远去,还在思念着家乡。

    这一天,六道光束划破虚空降临到白云村外。几道色彩不一的光束相互挨近,在白云村的上空盘桓几圈,最终在白云村前停下。光束降落光芒消失,六个身影渐渐地显露出来。五彩光芒之中,显露出的是一名俊朗的白衣青年人。绿色光芒之中,走出来的是一位彩衣仙子。蓝色光芒之中,是一位手执长枪的英武年轻人。紫色光芒中的是一位年轻道士,金色光芒中的是一位青年书生,最后黄色光芒中的是一位年轻僧人。六人相见互相打量着对方,但随即目光便被各自手中的宝珠吸引。宝珠上呈现出金、绿、蓝、紫、黄、五彩,六种绚烂的光芒。

    众人互相望了望,最后白衣青年人首先站了出来。

    “诸位道友,万法仙宗明桓有礼!”

    “幻灵教,清心见过众位道友!”

    彩衣仙子展颜一笑,还了一礼。

    英气年轻人上前一步,对着周围一抱拳。

    “天龙门,林战!”

    年轻道士轻甩拂尘,口中道号唱出。

    “无量天尊,玄真道道真,见过众道友。”

    青年书生微微一笑,向着众人揖礼。

    “在下玄灵,出自九华书院,众位道友有礼。”

    年轻僧人对着几人一笑,轻念佛号。

    “阿弥陀佛,千佛寺无念,众位施主安好。”

    几人相互见礼完毕,得知皆是出自名门,不由得互相高看了几分。

    一番交谈之后,最后还是由明桓引入正题。

    “若是没有猜错,诸位都是受到手中的引灵珠的指引而来。”

    几人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明桓的话。

    “既是如此,有些事情我们还是说开的好,免得到时伤了和气。根据灵珠显示,村子中有灵根的人应该不止一个,不知里面的人我们应该如何分配。”

    幻灵教彩衣仙子清心开门见山,直接问出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彩衣仙子这一问,瞬间又使众人陷入沉默之中。从大陆边缘到中央这一路走来,寻找到有灵根且适宜修行的人真是不多。灵根在平凡人之中本就是万中无一,再加上修行体系在世间几近绝迹,有灵根之人,也因岁月蹉跎错过了最佳修炼时间。种种原因,导致适宜修行之人难以寻到。好不容易有所希望,诸人当然不愿放弃。此时此刻,众人都难以开口。事关各自门派未来的发展,谁也不敢轻易决定。

    “诸位道友,其实我们不必如此。根据引灵珠指使,有灵根之人在这村中应该至少二人。”

    年轻道士摇了摇头,无奈对着众人开口。

    众人点头,默认了道真的话。

    “如果有灵根的人是二人,其中一人是五彩的混合光束,预示着此人是混元灵根。我想不用我说,这人必是由万法仙宗的道友带走。剩余之人应该就是五行杂灵根,我们几人估计没人愿意收留。如果多于二人,我们就各取所需,遇到选择有冲突,我们再想其他的方式抉择,切莫因为些许小事,伤了互相之间的和气。”

    听着道真的解释,几人纷纷觉得有理,无论如何还是先找到人再说其他。

    迈步入村,六人根据引灵珠的光芒,向着村中的学堂走去。一路上白云村村民,见到六人的行径无不感觉奇怪,但想到最近的传说又都释然了。这些也许就是传说中的仙人吧,虽然和传说中的不太一样,但他们手中那散发光芒的宝珠,却是和传说中的如出一辙。

    六人走到学堂前,这时他们各自手中的引灵珠都是一阵颤动,射出六道光芒。这六道光芒,一道紫色,一道绿色,一道黄色,一道蓝色,一道五彩混合色,最后一道是金黄交织的两色光芒。

    “真是令人意外。有灵根者万中无一,没想到这小小的山村中一次出现六人。黄色的土灵根,紫色的雷灵根,绿色的木灵根,蓝色的水灵根,五彩的混元灵根,剩下的金黄交织的则是金土双灵根。若是这样,就应该没有多大冲突了。希望这些都是可造之才,不要出现什么偏差的好。”

    清心仙子惊讶的表情毫不掩饰,其余几人也是相差无几。一路上他们有过太多希望,也又过了太多的失望。

    六道光芒从学堂外飞进,落在几个人的身上久久不散。教书的夫子一惊,望着六个学生身上的光芒,随后似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现出些许高兴、些许无奈、些许不舍。仙人的事迹一传十十传百,就连这小山村中也是有所耳闻。夫子见到这番情景,自是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六名修行者走进学堂,一眼便看到了六个少年身上的光芒。看着这六个少年,修行者门心中激动不已。

    “难得一见的修行根苗,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青年书生缓了缓激动的心情,微笑着点了点头。

    众人没有回应,显然此时都是处在激动中没有听见书生的话。学堂此时一片寂静,夫子保持了沉默,学堂的少年们皆是不明所以。见此情形书生无奈摇头,只好继续开口。

    “尔等身上有光芒者,皆是与修行之道有缘之人。不知尔等可愿随我们回归宗门,学仙法求长生!”

    一句修行一句缘,皆是此行敲门砖。长生未知可有期,却道可愿随他去。

    微尘传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