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风〕〔侦探之捉妖事务所〕〔浴火弃少〕〔头号战神〕〔主角叫叶锋苏凝霜〕〔龙行四海叶锋〕〔战龙陈宁〕〔不死的我只好假扮〕〔好歹也是个皇帝〕〔跨界小地主〕〔宠上娇软小甜妻〕〔我真不想多管闲事〕〔秘战无声〕〔超神科技交易商城〕〔暗影谍云〕〔南风有意寄相思顾〕〔傅寒铮慕微澜〕〔诸天网购〕〔假婚真爱,傅少的〕〔陆景琛顾南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十七章 心有喜悦难分享,梦中所遇假亦真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许成林炼器初成心中高兴异常,他第一时间想将这份喜悦与好友分享。将炼制好的短剑收入储物袋,没顾得上休息便匆匆离开。出了百炼堂,许成林向着萧雨的小院走去。

    一阵敲门之后,萧雨的院门还是紧紧地关着。许成林又是喊了几下门,仍是没有人回应。

    “竟然是不在,真是不巧!”

    本想将学会炼器的事情说与好友共同分享喜悦,但结果却是访友不遇。许成林不由得心中一阵苦闷,喜悦被冲淡了一些。

    “师姐既然不在,我去找王大哥好了,好久没与他相见了。”

    如此这样想着,许成林脸上又是挂上笑容,向着王树声的住处走去。

    无独有偶,今日的王树声也是不在。许成林摇了摇头,心情不禁有些低落。自己的两个好友都不在,不过想想也是释然了。他们得了任务玉简,此时说不定正在学习着修行技艺。

    有了高兴的事,首先会先想到与自己的亲人朋友分享,但无奈亲人不在身边,访友遇到不在家中,这无疑不让人心情低落。

    “既然都不在,那我还是回家休息几天,待到遇到他们,再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

    许成林心中想着,便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说实话,此时的许成林是十分的疲惫。一连炼器十多天,不只是体力的消耗,精神的消耗也是格外严重的。回到自己的住处,许成林推开屋门,一下子便躺在了床上。

    多日的疲惫一时袭上心头,许成林几欲陷入昏睡之中。他强打起精神,将短剑拿出储物袋放在身旁。十几天的劳动成果,他希望一睁眼看见的便是它。做完这些他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双眼一闭沉沉的睡了过去。

    葫芦吊坠顺着衣襟悄无声息的滚了出来,一如往常毫不起眼。一点微弱的红光悄悄从吊坠上亮起,随即这红光便如同水银一般渗了出来。与此同时这红光似乎寻找到了什么,瞬时间将许成林身边的短剑吞噬。红光猛的一闪而过,回到了吊坠之上。再看许成林身边哪还有短剑的存在,只余一个散发着微微红光的葫芦吊坠而已。

    许成林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真实的梦。梦中的他仿佛就是个看客一样,看着所有的事情一件一件发生。他无法干涉到梦中的事情,梦中的人亦是看不到他。

    这是某片海域,隐约可见远处的海岸。天空无月,漆黑的夜空被星光点缀。海中无风三尺浪,海面波涛追逐,前浪推后浪。虚空之中一点光亮闪动着七彩的光芒,光点不规则流动呈逐渐扩大的趋势。伴随着光点的不断扩大,碎裂的声音出现在虚空。这声音逐渐变大,甚至盖过了波涛之声。砰地一声,虚空仿佛被敲碎的铜镜,莫名的裂缝布满了大约两仗的范围。虚空中的裂缝大小相连,由中间向外蔓延开来。

    吱嘎吱嘎声音难听至极,有如金铁摩擦之声。虚空中多处出现凸起的涟漪,一只只黑色的手掌从突出部位艰难伸出。看清楚这只手掌,许成林没来由的感到毛骨悚然。这是些怎样的手掌啊!手掌遍布黑色鳞片,鳞片闪闪发光一看就知道防御力不凡,掌心一根中空骨刺从伸出手掌三寸有余,五指如

    钩,指甲长约半寸,手腕之处依稀可见四根骨刺呈莲花状将手掌保护其中。

    一只手掌探出虚空,另一只手掌也是艰难探出。两只手掌摸索了一番,抓住虚空裂缝猛地用力一撕。刺啦一声,虚空有如破裂的衣帛一样被撕开。一个两丈左右不规则的洞口,出现在虚空之中。伴随着桀桀的怪笑声,一个模糊的身影从洞口中走出。这身影晃动了几下变得清晰起来,这是一个身穿黑色铠甲的年轻男子。与常人不同的是,这人背生蝠翼头生怪角。陆陆续续的,从洞口中又走出许多人影,这些人除了相貌与前人不同外几乎一般无二。不久之后洞口逐渐关闭,空中聚集的身影已有数百之众,众身影一阵商议之后,三三两两一伙四散分开。

    许成林目睹这一幕深感惊奇,只是还未待他探索这些奇异,眼前便一阵模糊出现另一个场景。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熊熊的大火,远处壮美的亭台楼阁,在一道黑光之后消失不见。空中四个中背生双翼头生怪角的身影,猖狂的大笑着。十几道身影从下方飞身而上,一名白衣长者带领十几名年轻人,在半空与四个人影虚空对立。白衣长者站立虚空,仔细观察着四个怪物,突然间脸色大变。

    “天魔族!大家快走!”

    白衣长者看清那四个身影,急忙对着天空一声高呼。

    听到白衣长者的话,众人先是迟疑了一下。随即他们似是想到了什么,立即四散逃离。四道身影见此情景,桀桀怪笑的冲向了众人。只是这四道身影刚有行动,白衣长者已是冲动了他们面前。

    未见白衣长者有任何动作,周围已是亮起了各色灵光。几个威力强大的法术,被白衣长者随手使出。只是这些灵光不过一息便消散了,四个怪异的身影则是安然无恙。

    “这不可能!法术怎么回他你们完全无效!”

    自己的看家手段竟未建寸功,老者简直难以置信。

    回答老者的是桀桀的怪笑,还有四个怪异身影的讥笑。

    “……”

    一串许成林听不懂的言语,从四个人影中的一人口中说出。

    老者听了这串怪异的语言,脸色由难以置信变得更加震惊。

    “这怎么可能!他们怎么会帮你们!你们胡说!”

    老者几欲癫狂,四个怪异身影也是癫狂。只是他们一边是精神崩溃,一边是癫狂的大笑。未理会老者,四个身影就要绕开他继续前行。

    “不管是真是假,都不能让你们过去。邪魔休走,老朽舍了这条命也要留下你们!”

    四个身影为之一顿,白衣老者不知施展什么法术拦住了他们。

    “快走!”

    一声高呼之后,冲天的巨响随即传来,白衣长者自爆了。一阵尘埃过后,四道身影一道不少,拍打着翅膀追捕那些逃走之人。

    这惨烈的一幕,让许成林心中震动非常。还未待他发出什么感慨,眼前的场景又是一变。仍然是最初见到的海域,只不过这次这片海域上正在发生着一场战斗。一名长发青年,手拿一个小巧的葫芦傲立半空。青年相貌普通,头发未梳理只是散在脑后,给人一种狂放不羁的感觉。手中的

    小葫芦,非金非玉五色光华在其上流转不定。长发青年手托小葫芦,面对着五个背生双翼的怪异身影毫无畏惧之色。

    五道灵光从葫芦中喷射而出,五道身影无所畏惧向前冲击。五道灵光分金、绿、蓝、黄、红飞出,灵光瞬间到了五道身影面前。光芒一闪烁之际,许成林仿佛见到了灵光之中飞舞着五把飞剑。光芒闪过之后,五道身影前冲之势停了下来。一阵微风拂过,那五道身影抖动了一下,随即化作齑粉随风而去。

    “我管你们是蓄谋已久还是临时起意,有我在你们就休想得逞。传承的法术不管用,那就让你们死在我独创的剑阵之下!”

    长发青年脸上满是傲气,似乎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随手而为一般。

    话音刚落,长发青年突然转身面向不远处的虚空。不远处的虚空破裂,又是六道怪异身影飞了过来。他一皱眉,二话没说再次杀去。刚刚的一幕重演,六道身影再次伏诛。长发青年转身欲走,身后不远又是虚空裂开,又是几道怪异身影飞了出来。人力终有怠,如此四五次之后,长发青年也显露出了疲态。

    从深夜战到黎明,长发青年已是汗湿衣襟,浑身瑟瑟发抖头上白气横生,显然一副灵力消耗过度的样子。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他看着即将日出,脸上也是挂上了笑容。

    “日出之后一切就过去了,他们应该等的快着急了吧!”

    莫名的,许成林似是听到了蓝衫青年人的心声。咔咔咔之声再次传来,虚空又是出现裂缝。长发青年面色变得极为难看,他看了眼身后的海岸,喃喃的似乎说了什么。压制下眼中的热泪,长发青年咬牙甩出手中的小葫芦。嗖的一声清响,小葫芦化作一道五彩光芒撞向破碎的虚空。轰的一声,小半破碎的虚空恢复原状。葫芦身上的光芒随着巨响消失,化作灰色吊坠落入海中。

    “喝!”

    一声长啸之后,又是惊天动地巨响传来。随着长发青年的自爆,所有的虚空裂缝消失不见。烟消云散之后,虚空再无一物,尘归尘土归土。太

    阳出来了,光芒驱散了黑暗。重新出现在阳光下的世界,已是满目疮痍。仙山福地不见,长江大河干枯,尸横遍野,燎原千里。

    见到这副场景,许成林心中有股压抑之感。他很想努力的大喊一声,但他什么也做不了。他的双眼再次模糊,场景又是转变。这次迎接他的是一片黑暗,黑暗之中他什么也看不到。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声音响起在他的脑海。

    “众生遭难,天下当劫。我辈修士,挺身而出,纵使殒身又有何惧?”

    声音铿锵有力不断回荡,与此同时一些奇怪绕口的文字,伴随着声音印入到许成林的脑海之中。文字信息量繁多,以至于他的精神力难以承受,许成林头痛难忍晕了过去。

    许成林醒过来的时候,看看时间已是两日过去了。他伸手摸向身边,发现短剑已经不在,只余身旁的葫芦吊坠。他拿起葫芦吊坠,脑海中回忆着梦中的种种。现在的他难辨真假,神情有些迷茫。

    “刚刚那些究竟是梦还是真实发生?若是梦倒还罢了,若是真实发生那”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