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奇幻养殖场〕〔混沌天帝诀〕〔开挂的住院医〕〔掌权人〕〔入骨宠婚:误惹天〕〔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小娘子不凡〕〔魔王不必被打倒〕〔重生之再铸青春〕〔极品萌宝:霸道爹〕〔独家蜜宠甜妻宠翻〕〔黑洞剑仙〕〔镇国战神叶君临李〕〔超强狂婿〕〔威震九州〕〔巅峰男主方晟〕〔至尊归元〕〔万界毒尊〕〔医武神婿〕〔陈宁宋娉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二十四章 市中交周通,暴雨前安宁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日子一天天过去,建元坊市成立的消息逐渐传播开来。一些好奇感兴趣的修行者闻讯而来,纷纷前来凑了一把热闹。随着越来越多的修行者到来,坊市也变得越来越热闹。坊市就是有这一点好处,不问你货物来历,只看你货物好坏。来坊市的修士不识货的少有,许成林的炼器材料自然被人认了出来。每每有人来到他摊位询问价格,许成林便会心虚一下。为什么会心虚?因为他只想着把东西卖出去了,根本忘了扫听一下价格的事情。

    心虚一时可以,但不能总是一直心虚。

    被逼无奈,当有人问价格时,他总是故作高深的沉吟一下。

    “都是识货之人,何须再问价格!”

    前来问价的人得不到确切回答,有人默默离开了,有人是神秘一笑的去向了别的摊位。于是坊市中出现了奇怪的一幕,有人在许成林的摊位前问完价然后离开,最后转了一圈之后将他的货物一扫而空。许成林为了防止引起他人的注意,故而每次摆出的材料只有六七样。六七样东西被人一次买走,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次数多了就有点奇怪了。

    许成林隐约觉得这其中有些古怪,但一时想不出其中关键。直到一名方脸大汉气势汹汹前来问责,许成林才明白事情的不对之处。

    “小子,你是不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

    许成林被喊得一呆,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这位道友,敢问小弟是如何得罪阁下的。”

    “怎么得罪的我?你不止得罪了我,你还得罪了这里的一群人。坊市的材料价格都被你搅得一团糟,挡了大家的发财之路还不自知!”

    方脸大汉嗓音低沉的说着,同时伸手向着身后的几个摊位一一点去。随着方脸大汉的一一指出,点到的人纷纷对许成林投去幽怨的目光。从那目光之中,许成林仿佛见到了无尽的幽怨,就像他欠了他们多少灵石似的。许成林有些愕然,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罪这么多人的?

    被众人的不善目光一一扫过,许成林是心中拔凉拔凉的,他有些心虚的讪讪开口。

    “小弟初来此地,不知如何得罪诸位,还请诸位明示。”

    “你小子还装糊涂!你卖出的炼器材料价格要低于市场价很多,这明显就是强行压价。你不顾及损失,还要带着大家一起受累。你说,你是怎么得罪我们的!”

    说到最后,方脸大汉的声音几乎是从喉咙中一个个挤出来。

    许成林一愣,隐约之间抓住了什么关键之处。见到许成林的反应,方脸大汉也是瞬间明白了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第一回自己参加坊市交易啊?”

    上下打量着许成林,方脸大汉一脸古怪。

    “嘿嘿!不瞒道友,这确是第一次。”

    被方脸大汉一眼看破实情,许成林尴尬的摸了摸头。

    “怪不得了,原来是愣头青一个!”

    听到方脸大汉的话,许成林没有反驳,只是尴尬的笑了笑。对于那些常年在外的修士来说,他这第一回出山门的人就是愣头青。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渐渐地事情的原委清楚了起来。

    “他奶奶的,这几个王八蛋竟然欺负新人不懂行市,真是给元海城的修士丢人!若是让我见到这几人,非打他们个满脸桃花不可!”

    方脸大汉愤慨的呵斥,看向许成林的目光却是带上了几分同情。

    许成林有些哭笑不得,摇了摇头对着周围的人抱拳告罪。

    “诸位道友多有得罪,这事怪我没有打听清楚行市,倒是给诸位添了麻烦。”

    “算你小子识相!若是再有下回,定要你走不出元海城。”

    “算了算了,跟愣头青有什么好计较的。”

    “行了行了,这事就过去了,反正也没太大损

    失。”

    ……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这事情就算是揭过了。见此情景,许成林不由得舒了口气。y-i次忄得罪多个修行者,换做是谁都是感到头疼,更别说是他了。

    “你小子也是,第一次来也不打听一下行市,赔了活该。不行!你这样的新手做生意,岂不会赔个底儿掉,你在这等我。”

    不顾许成林的反应,方脸大汉说完话转身便离开。

    走到一半,方脸大汉突然转头说道。

    “小子,我叫周通。如果有人再来问价就告诉他,等我周通到来再说。”

    许成林愣了片刻,随后微笑摇头。这方脸大汉显然是刀子嘴豆腐心,自己的赔赚与他无关,但这人却是帮助自己这素不相识之人。

    未过片刻,周通便回来了。他没有理许成林,直接在他相邻摊位坐了下来。周通扯下腰间储物袋轻轻一抖,瞬间杂七杂八的东西一股脑出现在摊位上。摊位上的东西堆成一堆,周通一点一点的进行着分类。许成林看向那一堆东西,只见其中五花八门,丹药法宝符纸、灵药种子,等等一应俱全。许成林蹲下身,一同帮着周通整理。

    “周大哥可是经常外出交易?能否给小弟讲讲其中的门道?”

    这声周大哥似乎听起来很顺耳,周通嘿嘿一笑。

    “小子,不自我介绍一下?”

    “呵呵,怪我了。兄弟许成林,还请大哥多多关照!”

    许成林转头微笑,对着周通一抱拳。

    “这才像个样子嘛,既然喊我一声周大哥,我今天就给你讲讲这里的门道”

    坊市一连七日,许成林在周通的关照下也是赚的盆满钵满。两人几日以来也是越来越熟络,二人交谈之中许成林也是知道了周通的底细。这周通自称是外地的修士,因不喜门派规矩繁多所以干脆做了散修。这散修虽是逍遥,但是生活修炼却是艰难。说到以往的经历,周通不禁一阵唏嘘。

    许成林出自九华书院,又是进入修行界没多久,所以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听着。周通难得找到一个好的听众,滔滔不绝的讲着自己这些年的经历,似是要将这些年来的不平苦闷一一诉说。

    问起许成林的来历,他也是没有多说,只是说自己刚进入修行界不久。周通闻听此言打量了一下许成林,哈哈大笑说了一句菜鸟。许成林说话谨慎,没有透漏出自己过多的信息。只是隐约的透漏出自己会一些炼器之术,对于材料提料也是有些心得。周通听了只是点了点头,因为他看着许成林卖的东西是各种材料,心里已然有了一些猜测。

    坊市进行了第七日,距离第十日关闭只剩三天。许成林在这七日学到了不少东西,眼见坊市即将结束,心中略有不舍。旁边摊位的周通正在低着头,默不做声的收拾着东西。闲来无事,许成林也是帮忙收拾了起来。

    “怎么着,许兄弟,是不是有点舍不得离开了。”

    “是呢,在这呆了几天产生感情了,真有点舍不得离开呢。”

    许成林没抬头只是默默地收拾着,周通也没有抬头,似是在考虑着什么。

    “习惯就好了,我们修行之人哪可能安居一地啊。”

    一句话说完周通没有了下文,他的双眼却是不着痕迹的看向一个地方。

    许成林察觉周通的动作,双眼不自觉的跳了几下。看到周通没有声张的打算,于是他也默不作声的接着收拾东西。几日以来,二人经常待在一起,相互之间已有了不少默契。他们收拾完毕便各自离开,在人群中兜兜转转几圈后,最终在竹舍的交易密室碰了头。

    周通在密室之中一番扫视,确认安全之后这才开口。

    “兄弟,这几天可有有察觉到什么异常之处?”

    许成林双眉微挑,试探着问道。

    “大哥可是说那些窥视我们的人?”

    “果然如此,看来我感觉没错了。”

    周通叹了口气,脸色有些难看。

    “开始几天,我还以为那些人只是在坊市闲逛的。可是后来几天,我发现他们总是在注意着我们,并且还会刻意躲闪我们的目光。这样的人,定是在窥视我们。只是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身份?”

    看着周通变化的脸色,许成林觉得有些不妙,于是将自己几天观察到的情况说了一遍。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纷争,有修士聚集的地方就会有sha&039;re:n夺宝。像我们这种修为不高却颇有身家的人,是最容易被人劫杀的了。现在的情况不用怀疑了,窥视我们的人就是打着sha&039;re:n夺宝的主意。换句话来说,我们被盯上了。坊市结束之后,他们多半就要动手了。”

    听了周通的话,许成林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sha&039;re:n夺宝,这是修行界中时常发生的。就在几个月前,许成林根本不明白为什么会有sha&039;re:n夺宝的出现。但是现在,他似乎有些明白了。实力低微又身怀重宝,这很容易引起他人图谋。sha&039;re:n夺宝一旦成功,获得的利益要远超自己的想象,这无疑是最省力的资源收集方法。

    “果然啊,修行界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实力为上啊。看来想安安稳稳的在修行界生活,没有强大的实力是不行的。”

    许成林心中叹息,同时也有着某些觉悟。

    自许成林进入修行界以来,虽不能说是顺风顺水,但至少是平安的度过了几个月。凡事都有两面,先前他只见到了修行界光明的一面。直到今日,成林终于意识到了修行界阴暗的一面。建元坊市的成立,对于修士来说既是机遇也是危机。机遇来自于修行资源的聚集带来的便利,而危机则是sha&039;re:n夺宝的出现。

    “周大哥可有应对之法?”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许成林毫无经验,于是他看向了自称散修的周通。

    “两手准备,第一寻找安全的路线提前出城,第二就是做最坏的打断拼死一搏了。”

    听到周通的话,许成林心中一动。伸手拍向自己的储物袋,一块白色玉简落到手中,许成林手捏玉简递向周通。

    “周围的地图,周大哥看看是否有安全一些的道路?”

    周通接住玉简,随即神识探入玉简之中。

    “太好了,竟有如此详尽的地图,撤退路线交给我便是!”

    许成林给周通的玉简之中就是宗门给他的地图,不过这块玉简是成林自己复制出的一块玉简。玉简之中只有附近的地图,没有关于宗门的任何信息。周通对这份此详尽的地图很是惊讶,但他并没有多问,作为修行者谁没有一点秘密。周通仔细的研究起地图来,不久便找出一条相对安全的出城线路。二人一阵讨论,最终确定了最安全的出城方案。

    周通咬了咬牙,不舍的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方玉盒。小心地打开玉盒,只见四颗闪烁着紫光的半透明圆珠安静地躺在玉盒中。

    “兄弟做了第一手准备,我这当大哥也不含糊。拼死一搏只是下下策,所以手中不能没有一张底牌。此物是消耗品,威力极大,非到关键之时勿要使用。”

    周通严肃的看着许成林,将两颗圆珠塞到了他的手中。

    看了一眼手中的圆珠,许成林艰难的咽了咽喉咙。

    “难道这是……”

    没待许成林问完,周通便给出了答案。

    “霹雳子!一旦爆炸,相当于凝气后期的全力一击。使用得当,保命还是能够做到的。”

    霹雳子,一颗都要价值数百灵石。如此珍贵的东西,周通却是送了出来。许成林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看到周通真诚的表情,他便没有再多说什么。重重的点了点头,接过收入储物袋中。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