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洛尘〕〔都市仙尊洛尘〕〔上门女婿叶辰〕〔女权世界修仙记〕〔都市巅峰狂医〕〔沐暖暖慕霆枭〕〔一世巅峰〕〔一世巅峰〕〔神级医婿林炎〕〔盖世医圣林炎〕〔神医狂婿林炎〕〔盖世医婿林炎〕〔林炎柳幕妍〕〔上门女婿林炎〕〔超级女婿林炎〕〔无敌天王归来夏天〕〔无敌天王归来〕〔夏天周婉秋〕〔朕又不想当皇帝〕〔影帝偏要住我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三十九章 暗流潜城中,散修使招法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此时的许成林心中大骂晦气,去一趟暗市没想到会遇到如此多的凝气修士。这也就罢了,还碰到凝气修士清场赶人,真是让人气愤不已。

    “呼!算了,谁让自己实力不如别人强呢。再说了,即便没有这些凝气修士,自己也没法得到破障丹。”

    既是自我安慰也是事实情况,许成林按下心中的郁闷与无奈,小心的走出了破败的小屋。

    出了小屋,打量四周的环境,许成林辨认出所在位置离着万珍楼不算太远。稍微识别了一下方向,他朝着元海分堂的方向走去。

    元海分堂的大厅中,许成林将自己在暗市的所见所闻,一字不差的向着孙师叔诉说了一遍。关于暗市出现凝气修士的事情,他更是着重禀报。孙师叔听完了许成林的诉说,眉头也是不禁的皱了起来。

    “这暗市也是神通广大,竟然能打通交易会的关系,而且还是高层关系。不然不会只有消费达到一定的数量,才会收到信物。小小的暗市竟然聚集如此多的凝气修士,这更是有些不正常了。”

    孙师叔一个不留神,竟是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听你之言,我似乎觉得你们一些煅体修士的存在,只是有意安排故布疑阵而已。真正交易对象,应该是那些凝气修士。若真是这样的话,那这暗市所图不小啊。”

    既然已经不小心把话说了出来,孙师叔也是没有在隐瞒什么。他缓缓地说出自己分析,接着眉头微微皱起似在思考着什么。

    “有意安排故布疑阵,这是何意?”

    许成林心生疑问,便直言不讳的开口询问。

    “y-i次忄聚集如此多的凝气修士,绝不是偶然。这暗市应该是暗中进行凝气期的交易,煅体修士的存在只是捎带的,顺便故布疑阵而已。最后那些凝气修士没有伤害你们,只是将你们赶了出去,可以看出他们并没有什么恶意。不然你以为凝气修士争抢东西,还会好心顾及到你们的安全吗?”

    经孙师叔这一解释,许成林也有所醒悟。仔细回味暗市的几位凝气修士的对话,果真如孙师叔分析的那样。那几位凝气修士先前没有叫过价,好像是一直在等着什么,直到破障丹出现才开始出手。

    正待许成林再想问些什么,屋外一名年轻修士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许成林见此情形,识相的将要说出的话咽了回去。来人是元海外堂专门负责打探消息的人,向着首座的孙师叔施了一礼,又抬眼看了一眼许成林。

    “有什么事直接说就是了,这里没有外人。”

    孙师叔摆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是!”

    年轻修士回应了一声,又是抬眼看了一眼许成林。

    “禀师叔,刚刚打探到消息,元海城暗市惊现破障丹,共有四名凝气修士修士参与破障丹的争抢。最后破障丹被一名文士打扮的修士得走,其余三人均受轻伤,两名负责主持暗市的凝气修士不见踪迹。”

    年轻修士将自己打探到的消息,简明扼要的说出。

    “嗯,我知道了。这消息很重要,记你小子一功。辛苦你了,下去休息吧。”

    孙师叔面带笑容,和蔼的对着年轻修士说道。

    “多谢师叔!”

    年轻修士向着孙师叔施礼感谢,然后离开了大厅。

    轻修士打探到的消息与许成林的禀报大致相同,只是多了破障丹的去向和凝气修士的情况。说实话,许成林对这位年轻修士也是佩服的很。破障丹现身暗市也不过是几个时辰的事情,连许成林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完整的消息,这个年轻修士却是在第一时间掌握了这个消息,此人不可谓不是神通广大。

    “诶,这元海城又要不太平喽,一场大戏又要上演了。小子,好好陪我看热闹吧。”

    孙师叔笑着看向许成林,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不太平?还请师叔解惑?”

    “哼!自从来这元海城之后你就一直忙着修炼修炼,一些人情世故都疏忽了,想知道怎么回事为何不自己去打听。”

    孙师叔瞥了一眼许成林,端起桌上的灵茶细细的品着。

    许成林见此情景,也是识趣得很,急忙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方玉盒递向了孙师叔。

    “师叔,看看这是我特意为您在坊市寻的灵茶。”

    “小子,你这是临时抱佛脚啊。就算你小子hu-i&039;我,我也不会告诉你。自己想办法去打听,你小子可以滚了。”

    孙师叔打开玉盒看了一眼灵茶,指着许成林笑骂。

    “师叔这是哪里话,这是小子专门孝敬您的!”

    许成林摸了摸鼻子,微微有些尴尬。

    “行了行了!赶紧滚,我还要早点休息。”

    孙师叔收了玉盒,摆摆手像是赶苍蝇一样,将许成林轰了出去。

    许成林嘿嘿笑了两声,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出了大厅。

    “这小子……”

    看着离去的许成林,孙师叔无奈的摇了摇头。

    元海外堂门房之处,许成林花了几块灵石,轻松地hu-i&039;了守门的弟子,打听到了为何元海城会不太平。先前两次元海城的破障丹现世,伴随着的都是腥风血雨。当时许成林是处在深度修炼之中,孙师叔也没人让人通知他的意思,故而他不知道此事。

    此时的元海城各方势力,纷纷接到了破障丹再现的消息。文士打扮的凝气修士虽然得到了破障,但因为与三位同期修士共同竞争,身上也是受了点轻伤,故而他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元海城。就是这一稍稍的耽搁,元海城的诸多势力反应了过来,纷纷布置人手,准备夺取破障丹。

    在面对共同利益上,元海城各方势力出奇的团结。但一旦涉及到了各家利益,尤其是影响到了城内各方势力分布,各方势力便会陷入不停的争斗之中。像破障丹这种能够影响各方势力的战力资源,没有哪一方势力是愿意放弃的。徐家依仗长期盘踞元海城,最先行动起来,率众将城门封锁关闭。其他的几个小家族组成的联盟也没有闲着,派出自家子弟组成小队,满城搜查。这些小家族组成的联盟,并不是真正的一条心。谁都想独吞破障丹,故而这个小小的联盟也是貌合神离。

    “该死,真是该死。该死的元海城,该死的暗市。”

    一名文士打扮的中年人,一边摔打着手中的折扇,一边恼怒的诅咒。

    轻轻地咳了几声,一丝血迹顺着嘴角流了出来。他恼怒的擦掉了血迹,心中满是愤怒。争斗之中,只是一个不小心就受了伤。受伤虽不重,但是阻碍了他灵气的正常运转,使他在几个时辰内不能自如的使用法术。换在平时,这点小伤他

    不会在意。然而如今,他面对的是整个元海城追截,还有至少三位凝气修士的追截。想不到他堂堂的凝气后期修士,竟然也有陷入窘境的一天。

    连续打了两个响亮的喷嚏,鬼面下意识的想要摸向鼻子。由于戴着面具,他只好推了推脸上的修罗面具。

    “果然又有人在骂你了,这也难怪,又用破障丹坑了一回人,有人骂你也是正常。”

    凝气修为的笑脸使者呵呵的笑着,语气之中满是嘲弄之意。

    “没有的事,我这是灵气走岔了,鼻子微微有点不舒服,哪是有人骂我。再说了,这事和我关系不大啊,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关我什么事。说起破障丹,我还真有点心疼,那可是好不容易得到东西,就这样让那人白白得去了。”

    “什么叫白白得去,他不是答应我们两件不违背自身利益的事情吗。凝气后期修士的两个承诺,这是难能可贵的。再说了,我们散修联盟好歹也是天下七势之一,怎会在意一颗小小的破障丹。”

    笑脸使者看上去很是轻松,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话虽如此,但我还是心疼那一枚破障丹。”,鬼面叹了一口气。

    “别心疼了,接下来我们该看场大戏了。这元海城内部势力看似纷争,实是团结,一致的排斥外来势力。我散修联盟多次派人进驻元海城,都遭到他们或明或暗打压。明面上我们不好强势,只好来暗的了。”,笑脸使者侃侃道来。

    “这驱狼吞虎之法也真是高明,每过一段时间放出一颗破障丹,引来其他凝气修士在元海城大闹一番,同时也间接的分化了元海城的众势力。既为我们势力入驻创造了条件,也为先前遭遇的多次打压报了仇。妙啊,好一个一石二鸟之计。”,鬼面后知后觉的感慨。

    “计策虽好,但也只是鬼蜮伎俩罢了,只能对付一些利令智昏之人。这元海城也是有着明白人的存在,实是不可小觑天下英雄。”

    一边说着笑脸使者一边摘下了面具,面具后边的那张脸让人熟悉。若是有元海城的常客在,他们一定会认出,这人赫然就是云来客栈的老板之一,那位面容清雅的青年人东藏散人。

    “你说的可是九华书院外堂的那帮人?那位外堂堂主确实是太镇定了,几次凝气丹引起的骚动,他都没有插手,果然有大家之气。”,鬼面无不赞叹的说道。

    “是啊,不愧是天下六大势力之一,想用一颗破障丹就吸引人家出手,真是有些天真了。”

    “要出去了吗?不做一些伪装吗?”

    “差不多了,估计元海城的各方势力也应该发现那位凝气后期了。不然这帮人就真是蠢蛋了,白浪费我暗中提供给他们的消息了。至于伪装,那用不着的。整个元海城都知道我的存在,也都知道我的突破是因为得到了元海城出现的破障丹。既然所有人已经知道我的修为,那我就不隐藏了。”

    东藏散人悠闲地向着外面走去,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对了,刚刚你说错了一句话。现在的修行界是天下七势,我们散修联盟不比他们差!”

    鬼面看向东藏散人,后知后觉的提醒了一句。

    “是呀,天下七势,我们也不输于其他几个势力。”

    东藏散人身形一顿,遂而疾步走向外走去。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