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宠婚顾南舒〕〔饲养全人类〕〔仙帝归来当大佬〕〔早安,老婆大人顾南〕〔大秦之系统骗我在〕〔假婚真爱,傅少的〕〔顾南舒陆景琛〕〔言染苏御〕〔我是神级御兽师〕〔都市:我相亲就变〕〔厉爷,团宠夫人是〕〔孙猴子是我师弟〕〔重生之九零年代〕〔开局僵尸:我被女〕〔团宠龙女萌萌哒〕〔漫威:开局签到地〕〔蚀骨宠婚:早安,〕〔横推从拔刀开始〕〔被大佬们团宠后我〕〔船撞桥头它也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十一章 离去存心疑,只身诱敌出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是日天明,元海城恢复了往常模样,仿佛昨天晚上的骚动没有发生一般。元海城中的世俗之人,也似是习惯了这样的情况。晚上打的再乱也和他们没多大的关系,只要不伤害他们就行。修士之间流传着昨晚的斗争情况,然而破障丹的最终得主却是无人得知,就连各方势力对此事也是讳莫如深。

    数位参与争夺破障丹的凝气修士还剩下四位,至于莫氏双雄与李老鬼,则是在气愤之下连夜离开了元海城。元海城四名凝气修士此时仍是余怒未消,各家子弟因此也不敢去触那眉头,故而破障丹的得主最终谁也不知道。

    破障丹的消息没有神秘多久,快到日上三竿,消息最先从云来客栈传了出来。据东藏散人描述,当日晚上七位凝气修士已将白智子堵在了北门,白智子放弃了破障丹逃出城外。七位凝气修士为了破障丹大打出手。然而就在胜负即将分晓,一道剑光划破黑夜,夺走了破障丹。夺走破障丹之人,掌握人剑合一秘术,七位凝气修士竟然一时间拦截不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七位凝气修士无功而返。

    得知这个消息,众人这才明白为何那些凝气修士都保持着沉默。能不沉默吗?算计了半天却被别人摘了果子,丢人啊!这事说出去丢人,让平日高高在上的凝气修士情何以堪,不保持沉默还能怎样?这些凝气修士曾怀疑是九华书院夺走的破障丹,但经过一番排查之后却是排除了这个可能。九华书院在元海城的势力,除了孙师叔没有人可以在他们手下抢走东西了。而当日晚上他们安排的巡查之人,亲眼见到九华书院的孙师叔一直呆在分堂中。这破障丹的下落,真正的成为了无头公案,查无所查。

    事情已经过去,无论再怎么愤怒再怎么悔恨也是于事无补。元海城的诸多修士该修炼的修炼,该争斗的争斗,破障丹的事件尘埃落定告一段落。

    事情过去了两日,许成林被孙师叔叫到了一处偏僻的小院中。见到坐在上首的孙师叔,许成林觉得孙师叔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仔细一打量,他才发现今日的孙师叔看上去有些疲惫,没有了往日的精神矍铄。

    “随便坐吧。”

    孙师叔随意一指指了指下首的座位,同时一杯灵茶缓缓飘起飞向许成林。

    “是,师叔。”

    许成林依言坐下,双手接住灵茶。灵茶表面微波一荡随即平静下来,一滴未洒。

    “力道控制精准,底子打的扎实。”

    “师叔过誉了。”

    许成林微微一笑,将手中的灵茶一饮而尽。

    “牛嚼牡丹!这茶是用来品的,不是用来牛饮的。这是有名的雾影灵茶啊,给你简直就是糟蹋了。”

    孙师叔有些心疼啧啧摇头,脸上满是可惜之情。

    “这灵茶似乎要比自己的要好得多,入口灵气盎然,充满生机之感,清香驻口,回味绵长。”

    许成林仔细品味着口中的香气,做出了极高的评价。

    “还算你小子有点眼光,好了说正事吧。”

    孙师叔拿出一个木盒,直接抛给了许成林。做完这小小的动作,孙师叔似乎更加疲倦了,他下意识的打了个哈欠。

    许成林觉得今天孙师叔很是奇怪,但他更对面前的木盒更加感到奇怪。

    “这是?”

    孙师叔摆了摆手,随即开口。

    “不要多问,你只需将它送回外云峰交到外务堂就好了。这次你出来时间也不短了,是时候回去专心修炼了。护送木盒不是什么急事,早些晚些送到都是无所谓的。整日呆在这元海城也实是无聊,你不若就四处走走。”

    说完这一番话,孙师叔又是打了一个哈欠。

    “师叔,你……”

    许成林见到孙师叔如此疲倦,有些欲言又止。

    “行了小子,别瞎担心。赶紧收拾东西滚吧,老人家我累了。”

    说着孙师叔又是打了一个哈欠,摆了摆手示意许成林离开。

    见此情况,许成林没有再说什么,行了个礼便告辞准备。离开小院之前,他依稀还听到孙师叔的自言自语。

    “哎!老了老了啊,稍微活动一下筋骨就累得受不了,要是换做年轻的时候……”

    许成林只是听了半句话,于是他也没有多想。摇了摇头,向着外面走去了。

    修士出行简单的很,一应东西装入储物袋,然后就是轻装出行。与元海城的分堂交代了一声,许成林踏上了离去的路程。

    “此次师叔让回宗门顺便送东西,说是时候专心修炼了,又说不若四处转转。师叔言语间有些矛盾,似乎只是单纯的想让我离开而已。莫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算了还是不要多想了。”

    一边思考着,一边走向城门。许成林不经意的一偏头,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他的眼中。

    “交易会上的徐家华服修士。”

    看到这个人,许成林突然间想起了一些令他愤怒的事情。想起上回遭遇徐家修士的追杀,他心中瞬间阴云密布。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毁我一粟,我虽非一定要夺他三斗,但也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心念于此,许成林走向一个隐蔽角落。不过片刻,一位黑脸大汉出现在街道。黑脸大汉跨步来到一家店中,一进门便放声大喊。

    “店里有什么好东西?赶紧给爷拿出来瞧瞧!”

    未待掌柜有所反应,大汉便又是疾步退了出来。

    “他娘的,什么破地方,连点像样的东西都没有。奶奶的,我看这元海城爷没什么了不起,除了一个破交易会,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店铺掌柜被这黑脸汉子整懵了,他感觉这个家伙整个一个个神经病。看着黑脸汉子匆忙来匆忙走,掌柜的心中有些疑惑。但随即他便摇摇头将此事忘却,在元海城开店的这段时间,各种奇奇怪怪的人他见的多了。

    黑脸大汉的声音成功吸引了徐家华服修士,这个声音他不会忘记,就是这个家伙害得自己在万珍楼丢人出丑。华服修士没有见到黑脸汉子人影,他只好循着声音查探着踪迹。一阵扫视之后,二人不自禁的对上了目光。

    “呦!我倒是谁呢,原来是你这家伙!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想不到在这里又见面了。怎么着?灵石输得不够,还想再给爷送点灵石?”

    黑脸汉子脸上先是疑惑,随即挂上一脸讥笑的表情,言语之中更是肆无忌惮的嘲笑之意。

    听到这句话,华服修士脸色阴沉,双眼之中已是露出淡淡杀气。

    城门前虽是人流涌动,但黑脸汉子的话却是被许多人听到。看着周围一些停步驻足交头接耳的人,华服修士觉得此刻所有人都是在议论自己,都是在嘲笑自己一般。一时间,华服修士脸色更加难看,杀气也是愈加浓烈。

    “哎呀呀!这么大的火气,不得了啊!元海城是你徐家的地盘,爷惹不起你,但爷我躲得起你!”

    黑脸汉子似是察觉到了杀气,表情猛的一变。随即他想也没想,快步出了城门向着远方跑去。

    “哼!蠢货!若是你老实的待在城里,也许还能多活些时日。既然你一心想要速死,那也怪不得我了。”

    华服修士脸上浮

    现残忍的笑容,随即那笑容敛去。看着黑脸汉子逃离的方向,也是快速追了上去。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追来的时候,远处的黑脸汉子脸上也是浮现残忍的笑容。

    “不来倒罢,来了就别回去了!”

    许成林在前跑得快,华服修士在后追的也不慢。但不管华服修士如何奋力追赶,离着许成林总是有一段距离。二人一追一赶,已经有半个时辰出去。华服修士仍要要继续追赶,身后两道阴影却是悄然无声的急速接近。两道模糊的阴影逐渐清晰,最终化为两名黑衣修士。其中一名黑衣修士伸手抓住了华服修士,拦住了他继续追赶。

    “拦我作甚?”

    “徐兄,此中有诈,不得不防。”

    “有何不妥,凭我们三人还拿不下一个散修?我倒要看看,他究竟耍的什么阴谋诡计。”

    华服修士说罢,闪开黑衣修士的阻拦,继续向着远处追去。华服修士一意孤行,多少让两名黑衣修士心中有些不快。但二人想了想,还是不紧不慢的跟着华服修士。

    人一旦失去冷静,往往会做出错误的判断与行为。此时的华华服修士失去了冷静,不能做成正确的判断。如果他此时足够冷静,就一定会明白黑衣修士为何阻拦,也定会察觉到其中的蹊跷,放弃继续追赶。

    许成林跑在前方,但神识一直关注着后方的情况。自从修习了神念剑之后,他的神识变得格外强大。在经历了凝气修士的威压之后,许成林觉得自己的神识变得凝实了许多,俨然已经与凝气初期的神识媲美。三人发现不了许成林的神识,但三人的情况许成林却是丝毫没有遗漏。

    原本许成林只是想用激将法将华服修士引出来,没想到跟随而出的还有另外两名黑衣修士。换做平时同时对战三人,许成林是不敢这么做的。而今天,他打算试上一试。之所以敢如此,完全是因为他对此时情况的判断。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华服修士一意孤行,多少让两名黑衣修士心中不快。三人之间的关系有了些许微妙,可以说人和已失。至于地利条件,这正是许成林要自己创造的。善战者因其势而利导之,许成林以有心算无心,且了解身后之敌,胜利的条件更加倾向于他。不止如此,许成林经历sha&039;re:n夺宝,对于修士的争斗已经熟悉,如今修为暴涨正是锐气正盛的时候。此时的他,可以说是现阶段最强盛的时候。有利的条件都在他的手中,若是此时还不敢博上一博报仇雪恨,那还寻求什么抗争的力量,不如重新回到白云村算了。

    元海城临近大陆南侧,受海风影响,高大的树木并不是很多。然而出了元海城十余里之后,就变成了另外一番情景。高大的树木扎堆成长,生成一片树林错落分布,无双城外围的树海就是最好的例子。不得不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相差十里就是另一番景象。

    “到了!就是这里,成败在此一举。”

    望着前方一片连绵数里的树林,许成林脸上挂起了残酷的笑容。树林埋伏,设陷阱sha&039;re:n,这不是他第一回做了。没做任何停留,许成林迅速的钻入树林之中,三拐两拐将三人甩开一段距离。

    逢林莫入,逢水莫渡。江湖俗语人所共知,有理智的人都会记得这句话。然而此时身后的三人,一个失去了冷静,另外两个则是为了保护华服修士不得不跟着。华服修士丝毫没有犹豫跟着许成林钻进了树林,两名黑衣修士在树林边缘略作犹豫也是跟了进去。

    望着远远吊在自己身后的三人,许成林心中冷笑。

    “不追来倒罢了,追来就别回去了。”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