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傅元令肖九岐〕〔王鼎昌〕〔荒岛我为王张起萧〕〔一胎独宠:我家萌〕〔最强狂婿归来张天〕〔抗日之特种兵降临〕〔唐千缈封弦〕〔豪门弃少〕〔史上最强太子爷〕〔张天与林子晴〕〔接到休书她不像王〕〔原来是教主啊〕〔萌宝魔女闯江湖〕〔农家娇妻有空间〕〔赘婿神医〕〔谋凰之天下为棋〕〔无上神帝牧云王嫣〕〔重生之投资大亨〕〔诸天万界之帝国崛〕〔星际之男色袭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十五章 风雪困倦时,群狼偷袭刻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又是六七日过去,神威镖行一行队伍已经远离了天雪城。天雪城往北,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雪原。

    积雪终年不化,地面因为常年积雪的沉积变得紧实无比。如果不是预先知道朔冰城就在雪原的对面,许成林是不会相信雪原是可以越过的。

    初升的太阳撒下一片光芒,映的人双眼不敢直视,微微适应了光线,映入眼帘的别无他色皆是一片洁白。

    越是往北走,天气似乎也是越冷。沿途高大树木由原来的成片出现,到后来的零星出现。再到后来高大的树木已是不见,只有一些低矮的灌木成片出现。

    又是过了几日,成片的灌木也是消失不见,映入眼帘的只有白皑皑的积雪和炫目的光芒。

    迎面吹来的风中夹杂着细小的冰粒,打在人的脸上有如一枚枚锋利的冰刀。寒冷的天气并没有对许成林等四位修行者造成多大的影响,修行之人因常年修炼原因,身体长时间受灵气滋养,故而体质要强于普通人。

    受苦的是那些跟随他们的镖手,别看镖手们各个身材魁梧,但经不住寒冷的侵袭。

    凛冽的寒风不停的侵蚀着人们,人们的衣服也是越卷越紧。但无论他们是如何的裹紧衣服,还是无法祛除身上的寒冷。寒冷拖慢了队伍的行进速度,这让四名修行者有种无可奈何的感觉。

    随着天气越来越寒冷,队伍行进的速度越来越慢,有些人已经开始支持不下去了。无奈之下,李德海只好让队伍原地修整。

    队伍围成了一个不大的圆圈,将所带的行李以及马匹停放在圆圈的外围,中心之处则是四辆马车以及瑟缩在一起的镖手们。

    雪原的夜来得格外的快,太阳刚刚西沉,黑夜便开始悄悄地吞噬光线。不一会,太阳完全淹没在了夜幕之中,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只余呼呼的风啸之声以及迎面吹来的冰粒。

    篝火悄然的被点燃了起来,一大堆冻得僵硬的汉子,围着篝火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这满足的笑容,落在三兄弟眼中却觉得那么的可笑。

    这也难怪,他们是修行者,寒热不侵,百病不生。对于他们来说,这些镖手们都只是一些蝼蚁罢了,是为他们打掩护的牺牲品罢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寒冷的天气竞又飘起了细密的雪花。篝火遭遇风雪的侵袭,只能勉强的维持着不灭。忽闪忽闪的火光在这无际的黑夜中显得格外渺小,但这渺小微弱的火光却成功的成为了一盏启明星。

    雪原的夜分不清是深夜还是黎明,疲惫许久的人们也是沉沉的进入了梦乡,就连在外围负责放哨的几个人也是处于半醒半睡之间。沙沙之声夹杂在呼啸的风声之中,如果不是仔细分辨,任何人都会以为这是风声。

    一对对幽绿色的光点如同烛光一般刺破了黑夜,光点忽亮忽灭诡异至极。幽绿光点悄无声息的接近人群的外圈,外圈的马匹开始嘶鸣起来。

    马匹的惊醒了半睡半醒的放哨之人,待他们完全清醒之时,赫然发现他们此时已经被许多幽绿光点所包围。

    “有情况!”

    一语惊醒了所有人,一阵纷乱的响动之后,所有人都警惕

    起来,纷纷盯着不断向着他们靠近的绿点。

    绿点越靠越近,借助微弱的火光,人们只能够看出模糊的身影,那一对对幽绿色的光点,竟然是一双双眼睛。身影轮廓逐渐清晰,那一个个模糊的身影,赫然是一匹匹毛色雪白的雪原狼。

    “狼,是雪原狼!快点点起火把,快!”

    镖手们惊慌失措,高声急促的呼喊。

    “不要慌,千万不要慌!”

    有人高声提醒,但是这声提醒还是晚了。都说狼性狡猾,这句话是没错的。狼群的确是怕火,所以他们看见火光没有贸然发动攻击。

    但它们无形中的围困,却是给镖手们造成了沉重的心理压力。最强大的力量出于有组织的行动,最无力的挣扎源自慌乱的心理。狼群发动袭击的时刻,正是镖手们的慌乱时刻。

    一道道白色身影跨过人群外圈的行李马匹,直扑向慌乱的人群。这一下,镖手们更加的慌乱了。来不及再去点燃火把,镖手们便慌乱的迎接起狼群的袭击。

    慌乱之中,有人晕了头脑,忘记了自己手中的利器,赤手空拳的与狼搏斗了起来;也有人抽出自己的武器,迎击扑来的雪狼;还有人趁着慌乱躲在人后;还有人奔向了中央处的火堆。

    不同的选择决定了不同的结果,那些头脑发昏赤手空拳与狼搏斗的镖手,注定着悲惨的结局,死亡就是他们的归宿。那些拿着武器的镖手,受伤的较多,死亡很少。而其余的两种人,则是幸运的逃过了狼群的猎杀。

    就在场面愈演愈烈的时候,一声冷哼之声响起在雪原之上。

    “废物!连狼群靠近都没有觉察到,真是一堆废物。”

    李德空的声音从马车之中传来,随即一股气势以马车为圆心向外扩散。正在疯狂的狼群身躯猛的一僵,接着就是夹着尾巴怪嚎的四散奔逃。一场狼袭来的突然,去的也如退潮一般迅速。

    冷哼之声来自李德坤,他早就察觉了狼群的靠近。狼群对他造不成任何威胁,自己的两个兄弟也不会害怕狼群,至于许成林与其他人,这关他什么事。

    如果不是还需要几个人来探路,他才不会轻易开口救人。李德空为人虽是鲁莽,但多少有几分江湖豪气。看到这么多的镖手受伤,一时义愤填膺,故而放出了气势。

    狼群退走了,但是镖手们的警惕并没有随着狼群一起退去。一群人警惕着警戒着四周,直到天际出现了一丝微微的亮光。

    天亮了,确实是天亮了。雪原的夜来得快,去的也快。晚上的一切仿佛是一场梦境一般,如果不是零乱的脚印,如果不是同伴的尸体,如果不是地面上散乱的血迹,谁也不会相信晚上的一切都是真的。

    不是不敢相信,而是不愿意相信。神威镖行的镖手们虽然名声不好,但相处久了相互之间还是有着一些感情的。看着昔日的同伴一个个变成了尸体,这是谁也无法接受的。

    一具一具尸体被镖手们摆开在雪地之上,仔细清点了一下数量,发现还少了几具,显然是被狼群叼走了。看着几十具尸体,一众镖手都有些默然。

    许久过后,一名满脸虬髯的黑脸汉子走上前对着

    一具年轻的尸体一脚踹去。

    “他娘的,二狗子。你怎么死在这了,老子不是说你只能死在我手上,你怎么死在这了。他娘的,活该,呸!”

    说着一口痰吐在尸体脸上,心中尤不解气,又是对着尸体一顿拳打脚踢。

    见到大汉的做法,有人也开始跟着纷纷效仿。甚至有人不解恨,对着冰冷的尸体又狠狠地补上几刀,一时间雪原上充斥着叫骂声和大笑声。

    死亡按照常理来说应该是一件悲伤的事情,然而许成林在这些人身上没有看到多少的悲伤。或者说悲伤只是出现在最先见到尸体的时候,但现在看来,那些并不是悲伤,只是兔死狐悲而已。

    许成林现在见到的只有人性的扭曲,死了死了,有什么事情连死都不放过,何至于此啊。

    对着尸体一番亵渎之后,诸多活着的镖手似乎是玩累了,多少有些意兴阑珊。

    “喂!这些尸体怎么办?”

    “一把火烧了吧,让他们一路走好。”

    “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不如就将他们的尸体丢在这算了。”

    “嗯,不错!把他们的尸体丢在这,这样那些畜生就会以他们尸体为食,不会再在晚上袭击我们了。”,有人嘿嘿的笑道。

    “这个主意不错,好我们就这么办。”,有人跟着附议。

    “好好好,就这样了。”

    ……

    镖手们的对话被许成林一句不漏的听到耳中,许成林脸上一阵铁青,心中也是一片阴冷。

    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几个字反反复复的响起在他的脑海。起初许成林对于连带算计这些凡俗间的镖手有着些许愧疚,但是这一刻,他心中的愧疚一扫而空。

    “这些人该死!”

    这就是此时成林心中的想法。

    “启程吧。”

    冷漠的声音从李德海的马车中传来,众人这才开始收拾准备启程。

    听着大镖总的冷漠声音,看着其他二人也是无动于衷,许成林的心中更是没有了丝毫愧疚。

    “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对于这样的人,许成林进行sha&039;re:n夺宝都不为过,算计一下他们可以说是对他们手下留情了。

    不要说他多管闲事,也不要说他蛮不讲理,因为这些在如今的许成林看来都只是正常的事情。

    修行界,这是修行界,实力为上的修行界。你可以恃强凌弱,也可以打抱不平,你可以肆意妄为,只要你有实力,而现在许成林就有着这个实力。

    不久之后,一队人马再次在雪原上缓缓地行动起来,只是这队人马相比起刚出天雪城的时候要少了不少。

    寒风呼啸,吹起的雪尘掩埋了雪地上的血迹,而那些僵硬的尸体则直愣愣的躺在雪地之中,等待着狼群的大快朵颐。

    镖行人马行走了半日之后再次停了下来,因为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队伍挡住了他们前进的方向。

    这个队伍是一个送葬队伍,三口沉甸甸的棺木一字排列,挡住了神威镖行前进的道路。寒冷的雪原,送葬的队伍,三口沉甸甸的棺木,一切好生的奇怪。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