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视世界旅行家〕〔我只会拍烂片啊〕〔王爷,王妃又去打〕〔最强上门女婿〕〔天门启示录〕〔韩娱之我们的世界〕〔哥布林杀手之爆头〕〔我伏地魔从不苟〕〔重生迷醉香江〕〔灵魂冠冕〕〔都市之巅峰战神〕〔我只想安心修仙〕〔最强傻婿〕〔荒海有龙女〕〔绝世小王爷〕〔天下第一道长〕〔心魔种道〕〔都市:我相亲就变〕〔末世胖妹逆袭记〕〔十方武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十六章 守株待兔来,搏命风雪中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风雪没有停歇,多数人都在涩涩的发着抖。在这一望无际的雪原之中,两队人马就这样不期而遇了。

    一队人马各个身材魁梧,护卫着四辆马车,此队人马正是神威镖行一行人。另一队人马则是浑身缟素,拱卫着三口棺木,这队人马正是送葬的队伍。

    “他娘的,真是晦气!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竟然还会遇到送葬的人,姥姥的……”,一名镖手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娘的,又不光是你自己觉得晦气,兄弟们心里也不舒服,瞎嘀咕什么。”,说着啪的一声狠狠地拍在先前之人的后脑勺上。

    坐在马车中的李德海知道遇到了送葬队伍,但他没有作出任何指示。李德海紧皱眉头,透过马车门帘的空隙打量着这支送葬队伍。

    这支队伍诡异之处颇多,首先明明是送葬,却没有听到一声哭泣,反而是各个神情冷漠无比;第二浑身缟素的队伍之后有着一辆装饰华美的马车,这明显与送葬的气氛不符;第三,有哪只送葬的队伍会来这冰天雪地之所;还有,这些人脸上的冷漠也是与众不同,只是哪里不同一时间他也想不出来。

    一方人马凶神恶煞,一方人马神情冷漠,两方人马互不相让就这样僵持了半盏茶时间。

    终于,沉默首先被神威镖行打破了,一名大汉按耐不住性子排众而出。

    “他娘的,一群晦气的玩意儿,还不赶紧给老子让路。耽误了老子们的大事,老子们宰了你们!”

    大汉一边说着一边抽出了兵器,他示威性的在众人面前晃了晃。明晃晃的刀光照耀在送葬队伍众人的脸上,他们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仍旧是一副冷漠无比的表情。那种冷漠,犹如看待死人一般。

    大汉见此情景以为是众人害怕的不敢出声,转身对着自己人哈哈大笑。

    “还是老子厉害!他娘的,路不平就要踩,看不惯就要打。遇到晦气的玩意,看着碍眼杀了就是。”

    “说得好,这话我十分同意。”

    一个青涩的声音从装饰华美的马车中传来,听声音可以判断出,说话之人的年纪应该不大。

    果不其然,只见马车门帘一掀,一名年纪与许成林相仿的白发少年从马车中走了出来。少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看着场中的大汉,微笑着不慌不忙的将一些什么东西缠在了手腕之上。

    “你……”

    大汉睁大着眼睛,努力的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少年。他保持着这个姿势约莫有十几息,接着兵器从他的手中滑落在地当啷有声。

    呼啸的风雪打在他的身上,他的身体没有丝毫晃动,一颗硕大的头颅却是啪嗒一声从他的脖颈之上掉了下来。头颅落在地上滚了几滚,最终面向神威镖行一行人,犹自睁大着双眼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

    双方人马一时间都是沉静了下来,只余呼啸的风雪之声。直到此刻,马车之中的李德海终于想起来了这些人脸上的冷漠是如何的不同了。这些人脸上的冷漠不是出于对人情世故的漠视,而是出自活人看待死人般的冷漠。

    “牵魂丝!”

    李德海脸色阴沉的走出马车,艰难的从口中挤出三个字。与此同时,许成林等三人,也是走了出来。

    “哦?算你还有些见识,竟然会认识牵魂丝。怎么样?识相的还不把东西交出来,说不定我还会绕你们一命。”

    看着李德海阴沉的面容,白发少年得意的笑了起来。

    “我与道友素不相识,道友为何在此拦路?”

    盯着犹

    自笑着的白发少年,李德海面色难看双眼紧缩。

    “素不相识?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白发少年抬头对着李德海笑了一下,随即接着把玩着手中的牵魂丝。

    李德海皱眉不语,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

    “你是在镖行大厅留下书信的人?”

    “哦?是,也不是。”

    在所有人的疑惑之中,白发少年笑着掐出一个手诀。

    李德海心中感到不妙,瞬间感应到了什么。一抖袍袖,一方木盒飞了出来。木盒刚飞出两三丈的距离,其上便闪现灵光。

    见此情景李德海暗叫不妙,急忙运转灵力将木盒隔空丢向了远处。木盒刚一落地,便砰地一声炸裂开来。一团绿色的烟雾升腾而起,四周的雪地瞬间变得漆黑无比。

    “啧啧啧,可惜啊,差点就成功了。”

    白发少年脸上笑容收敛起来,摇了摇头一副遗憾的样子。

    李德海双眼一缩,脸色晦暗的看向了白发少年。

    “一切都是你一个人在演戏,托标的人是你,留信也是你,你究竟意欲何为?”

    “算你们还不笨,你说的没错,都是我一个人做的。”

    白发少年说完这句便微笑着看着李德海,那意思仿佛是在等他继续发问。

    “你他娘的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干,耍老子很有意思吗?小兔崽子,你要说不出个前因后果,老子叫你今日死无全尸!”

    老三李德空忍不住了,指着少年直接破口大骂。

    “呵呵,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无论是托标还是留信,都只是想把你们引出来而已。镖行生意最重要的是信誉和威名,为了维护信用你们定会护送木盒前往朔冰城,为了维护自己的威名当然也会不惧前往。无论是出于哪个目的,你们一定会走出天雪城。出也得出,不出也得出。”

    “我诚心你大爷!”

    大骂了一句,李德空就要往前冲去。

    “老三!”

    李德海一声断喝,瞬间止住了李德空的前进步伐。白发少年叹了口气,那表示仿佛是有些失望。随即这失望的表情一闪而过,他的脸上重新带上那淡淡的微笑。

    “天雪城中我奈何不了三位,只有将你们引出来我们才能好好算算账。哦抱歉了,忘记这里还有一位道友了。我们双方属于私怨,希望到又不要插手此事。”

    “我们与你有何仇怨?”

    李德海心中愤懑,咬牙切齿的挤出这句话。

    “有何仇怨?你忘了吗?不认识我了?这也难怪,亏心事做得多了,当然不记得了。也好,你们三个做糊涂鬼也好。”

    白发少年仍旧不急不慢的说着,那语气仿佛在说一件不经意的小事一般。

    双方之人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果真没人理会许成林。见到没人理会他,许成林也乐得自在的一旁看戏。

    这双方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与他关系不大。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一旦威胁到了他的自身安全,大不了一走了之。

    “我管你是谁,你这杂碎,我要你死!”

    李德海面色阴狠,法宝不知何时已经握在手中。

    “该死的是你们,这三口棺木正是为你们准备的!”

    说到这里,白发少年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凶狠之色。

    “好狂的小子,你以为一个人能够和我兄弟三人为敌,大家动手!”

    李德空愤怒之下

    抢先发动了命令,场面一时混乱了起来。李德海与李德坤有心阻止,但见为时已晚,也只能跟着出手。

    跳上车顶,李德空遥遥的盯着少年人,李德坤亦是如此。唯有许成林还是站在马车旁边,一副好整以暇观看好戏的样子。

    “人多就了不起吗?”

    少年取出一支玉笛,放在了嘴边轻轻吹了起来。看着少年拿出玉笛吹了起来,李德海不敢大意,只是并未察觉笛声的古怪,一时间不敢有所作为。

    怪异的曲调响起在空旷的雪原之上,随即伴随着的是无数兽吼之声以及地面微微的震动。三兄弟一时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能指挥着众人原地警戒。

    许成林先是皱着眉头,看着少年人施为之后,他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似乎想到了什么。

    “御兽法诀?这就是御兽法诀吗?看来果然不虚此行,竟然见识到了罕见的御兽法诀。”

    想到这里许成林更是悠闲地观察起来少年的施为,仿佛是在认真的学习一般。

    兽吼声越来越近,地面震动的也是越来越厉害。几十息之后,神威镖行一行人赫然发现他们被各种各样的动物包围了。

    这些动物大小不一,上到雪熊、雪狼,下到雪狐、雪兔等等。直到此刻,三李氏三兄弟这才清醒,原来少年人吹奏笛子是在招引附近的野兽。

    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野兽,许成林不禁失望的摇了摇头。

    “原来不是真正的御兽法诀,只是阉割版的法术而已。真正的御兽之法控制的全是真正的妖兽,而这些野兽显然并不是妖兽。”

    笛声突然变得急促起来,外围的野兽双眼开始变得血红,疯狂的向着神威镖行一行人冲了上去。

    镖行的一众镖手经历了先前的狼袭,本应该有些应对经验。但这些被操控的野兽失去了理性,毫无畏惧与疼痛之感,只顾着一味的对着众人撕咬。

    不一会,镖手们便出现了死伤。更是有几头野兽冲入了人群,向着李氏三兄弟冲去。

    此时此刻,李德海再也不能坐视不管了。只见他双手挥动之间迅速的掐动手诀,以他为中心二十丈地的范围内狂风呼啸飞沙走石,人畜均被吹得东倒西歪。

    几息之后,狂风突兀的烟消云散。现场中除了三兄弟和成林还安然无恙,其余人都是倒在了地上。

    “打断他的笛声,不然一会还会有麻烦!”

    李德海高声吩咐,许成林没有任何动作,更是向着三人做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李德坤看了一眼李德空,李德空会意的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周围倒地的一众人。

    “指望不上这些废物,看来还要我们自己出手。”

    李德空对着地上吐了一口痰,一把撤掉了身上的外衣,腾身向着少年冲去。

    李德空轻身术了得,几下便跃到了三口棺木上空。身处半空的李德空,冷冷的望着少年,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三弟小心!”

    猛地听到两位兄长的提醒,李德空根本反应不过来。

    “什么?”

    李德空脑海中只闪出这两个字,接着他只觉一股巨力狠狠地从下方传来。砰地一声,李德空像是破麻袋一般被斜着拍飞出去。

    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李德空口出喷出,鲜血在半空划出一道弧线。

    李德空身体远远飞出,碰的一声摔在李德海的不远处。鲜血从口中止不住的溢了出来,他努力的挣扎想要起身,只是身体一歪人便事不醒了。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